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不离东阳梦

第十三章 殷狐被拒

不离东阳梦 杍墨 2443 2016-09-01 16:35:00

  殷狐经历了几天的徒步和多方打听询问,终于找到了不离山庄,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不如他想的那般顺利。

殷狐来到不离山庄,大门没有关,门口也没有守卫,出于礼貌他在门口喊了一声“有人吗?我来拜见花冷花庄主。”见没人回应,便又喊了一声“有人吗?我来拜见花庄主。”可还是没人回应,于是他走了进去,可刚走到院里,就被人从身后叫住“你是什么人,怎么随随便便的就闯进来了,真没规矩。”

殷狐回头一看,是一个打扮中规中矩的年长老者“不好意思前辈,我看门没关,喊了几声也没人答应方才进来的,请问花庄主在吗?”

“庄主他不在,请你离开。”刘管家看着殷狐的打扮和头发,不由分说,直接把他往外推。

殷狐诧异极了,他甩开了刘管家的手“我找花庄主有非常重要的事,麻烦你带我去见他。”

“都说了,我们庄主他不在,你赖着不走也没用,再说了,只要是来不离山庄的,都有重要的事,没事的也不会来。”刘管家看着殷狐一脸嫌弃。

“花庄主去了哪里?”殷狐没有理会刘管家的表情,着急的问。

“无可奉告。”刘管家怠慢的说。

“我真的有重要的事必须见到花庄主,如果这件事真的发生了,你我都承担不起。”就在殷狐和刘管家还在纠缠的时候,萧良郁从屋里走了出来,他看了刘管家一眼说“刘管家,你怎么能用这种语气,来者是客,快请客人屋里说话。”

刘管家冲萧良郁笑了笑然后带着殷狐进了屋子里,殷狐坐下之后,刘管家为他倒了杯茶,随后给萧良郁也倒了一杯,萧良郁也像刘管家一样从头到脚打量了殷狐一番“阁下是?”。

“我是来拜见花庄主的,你应该就是不离山庄的大师兄萧良郁萧公子吧。”殷狐在打听不离山庄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和他提到了这个大师兄萧良郁。

“哈哈正是在下,我师父他不在,出门办事了。”萧良郁客气的说,并示意殷狐喝茶。

“萧公子,幸会幸会,在下名叫殷狐,来找花庄主有非常重要的事,他什么时候回来?”殷狐焦急的边问边喝了口茶。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可能五天也可能十天。”萧良郁笑着说。

“啊,这么久,那去哪里能找到他?”殷狐着急的问。

“殷狐兄弟师承何门何派,找我师父有什么急事,可否讲于在下一听?”萧良郁问。

“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但只要我和花庄主说出我的身份他肯定知道我所说事情的重要性了。”殷狐解释道。

“殷狐兄弟,你不说出你来自何门何派,也不说出到底什么事,让我如何帮你?”萧良郁提出了心中疑虑。

“我没有门派,也没什么名气,但是我找花庄主真的有至关重要的事,十万火急。”殷狐再次强调事情的重要性。

“现在江湖动荡,很多门派都联合起来主张讨伐虚伪的名门正派,我师父出门就是为了此事,他多久能回来,我也不清楚,如果可以的话,你的事可以和我说说,看我能不能帮得上忙。”萧良郁好奇心驱使他再次向殷狐打听了所来为何事。

“可我只能见到他之后才能说,我的事情迫在眉睫,如果不能尽快的见到花庄主,凡间可能就会有一场浩劫。”殷狐脱口而出。

“凡间?”萧良郁惊奇的看着殷狐。

“我的意思是江湖上就会有一场浩劫,我们谁都承担不了这个后果。”殷狐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立马更正。

“哈哈,我师父他就是去阻止江湖上的浩劫了啊。”萧良郁觉得殷狐说的话有点异想天开所以笑了起来。

“萧公子,我和你说不明白,能告诉我他去了哪里吗?我去找他。”焦急的心情让殷狐并没有理会萧良郁的嘲笑。

萧良郁怕殷狐万一是师父的贵客,得罪了他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所以对他说“我可以告诉你他去了哪里,我师父出门也不是什么秘密,可是如果你现在快马加鞭的去到明月宫可能要个三五天,到了那里能不能和他碰上还是个问题,你再返回来,浪费的也是三五天时间,我也不能保证他会一直在同一个地方待着,所以我建议你最好不要去,留下来等着。”

“好吧,那我留在这等他吧,我能在不离山庄里住下吗?我想在他回来的第一时间见到他。”殷狐见和萧良郁再做争辩也没有任何意义于是提议住下来。

萧良郁双手抱拳,做出抱歉的表情“不好意思殷狐兄弟,不是不离山庄不留客,而是师父临走之前专门嘱咐了我,在他没有回来的这段时间,不离山庄不能留宿任何的外人。”

“那好吧”殷狐听到这有点郁闷,就在此时他突然想到那天碰见的蒙眼少侠,何不提他一试,于是便说“对了,我前两天在市集,救了不离山庄的一名小兄弟,他说如果我今后有事可以来不离山庄找他,我今天能不能见他一面?”殷狐迫于无奈只能撒了个谎。

“小兄弟?叫什么名字?”萧良郁问。

“是个很年轻的小兄弟,叫离少。”殷狐激动的说。

“离少。”萧良郁想了想,然后缓缓的说“好像没听过有这个人。”

“不可能啊,就是前几天才刚刚发生的事,我不会记错的,就是离少,他的腰间还挂着一块写着‘离’字的牌子。”殷狐说。

萧良郁怕自己记错,又叫来了刘管家问“刘管家,我们这有叫离少的小兄弟吗?”

刘管家直摇头“公子,没有。”

殷狐着急的抓过刘管家的衣服“你一定要确认一下啊。”

刘管家挣脱了殷狐,往前走了几步,对着萧良郁说“公子,我们这确实没有叫离少的少年,我确定。”

“你听到了,我们不离山庄的所有人来到庄里都会找刘管家登记,他是不会弄错的,是不是你救的那人骗了你。”萧良郁说。

“不会啊,那孩子只是有点心强好面子,心地到是很善良的,为什么骗我呢?”殷狐捉摸不透。

“这样吧,你告诉我个你住的地方,等师父来了,我派人去通知你。”萧良郁提议说。

“好吧,我现在住在毓月客栈,花庄主来了一定要第一时间去找我啊。”殷狐叮嘱萧良郁。

“没问题,那就委屈殷狐兄弟先在客栈住了,师父也是怕不离山庄遭遇不测,也希望你谅解我师命难为。”萧良郁略显为难的说。

“恩,我理解,萧公子,那殷狐先告退了。”殷狐说着一脸无奈的离开了不离山庄。

“殷狐兄弟慢走哈。”萧良郁把殷狐送到了大门口。

待殷狐走后,刘管家走到萧良郁身边问“公子,你干嘛对他这么客气,这小子一看就不是好人,身着奇装异服,还是紫色的头发,活脱脱一副邪门歪道的打扮。”

“可万一他真的是师父的相识怎么办,我们不离山庄可是名声在外,没必要和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过不去。”萧良郁说着眼底露出一丝邪恶的微笑。

“哈哈,公子说的对啊。”刘管家嬉皮笑脸的恭维萧良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