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不离东阳梦

第七章 苓狐交心

不离东阳梦 杍墨 2275 2016-08-21 19:56:23

  七日之时已到,药仙把殷狐从墨雪峰接回了仓山,并把他安排在自己旁边的房间住下。

药仙为仙药阁的弟子介绍殷狐是自己的贵客,让大家都好好招待他,女弟子们看到他的时候都议论纷纷,激动的走不动路,虽然他有一头怪异的头发,但是颜值实在太高了。

这七天时间让茯苓度日如年,今天终于见到了殷狐,她掩盖不住心中的兴奋,走上前去“狐哥哥,你总算来了。”

殷狐有点尴尬的看着茯苓笑了笑说“是啊,药仙前辈一早接我过来的。”

见茯苓和殷狐交谈,其他师姐妹都羡慕不已。

“我们一起吃午餐吧狐哥哥。”茯苓拉着殷狐的手臂热情邀请。

“这个,好啊。”殷狐看着茯苓期待的眼神,没忍心拒绝。

斗斗远远的看着这两个人,卿卿我我的,一肚子气,他走到茯苓身边“茯苓,我们吃午餐前要把藏书楼打扫完的,你忘了?”

“哦,斗斗,你帮我打扫吧今天,我中午要和狐哥哥去吃饭。”茯苓扫都没有扫斗斗一眼,只看着殷狐笑靥如花。

茯苓的花痴表情让斗斗更加郁闷“不行,你不能每次都这样吧,你和你的狐哥哥相亲相爱去,留我自己打扫这么大一个藏书楼,你好意思吗?”

殷狐听他这么说,劝茯苓说“茯苓,如果你有事的话,我们就不要一起吃午餐了,你先忙你的,改天再吃。”

茯苓听殷狐这么说,瞪了一眼斗斗“死斗斗,你给我过来。”她把斗斗抓到了一个角落。

“你到底想干嘛,不知道我和狐哥哥吃一次饭很不容易嘛,你还破坏,不就是让你打扫一下卫生吗,大不了我明天自己打扫不就得了。”茯苓生气的说。

“这不是打扫卫生的事好不好。”斗斗奋力辩解。

“那这是什么事?”茯苓追问。

“这是,怎么这个殷狐来了之后,你就满心里都是他?”斗斗鼓起勇气问出了心里话。

“我喜欢他啊。”茯苓毫不避讳“好斗斗,你就成全我吧。”

茯苓的话音刚落,斗斗就转身离开了,茯苓看着斗斗的背影不知所措,她喊了一声“你这么走了,我就当你答应了哈。”

“我们走吧狐哥哥。”茯苓高兴的拉着殷狐的手往食堂的方向走去,殷狐却一直回头看斗斗落寞的背影。

殷狐和茯苓到了食堂,茯苓主动的说去给殷狐盛这里最好吃的菜。

“茯苓,斗斗他是不是真生气了?”殷狐试探着问。

“你不用管他狐哥哥,他就这样,小气吧啦,你快尝尝这个龙眼豆腐,非常好吃的。”茯苓说着,往殷狐碗里夹了一块豆腐。

“谢谢你啊茯苓。”殷狐客气的说。

“客气什么啊狐哥哥,快吃吧,吃完了之后,我带你去我们练剑的地方看一看,那里可以看到山下的翠竹成林,非常美丽。”茯苓边说边为殷狐夹菜。

“恩,好啊。”殷狐淡淡的说。

茯苓边吃饭,边偷偷的看殷狐,她开心极了,殷狐却刻意躲避着她的目光,尽量少和她有眼神的交汇。

殷狐快速吃完了饭,并对茯苓说“茯苓,你慢慢吃,我出去等你,这里边太闷了,我去透透气。”

茯苓撇了撇嘴说“好吧狐哥哥,你稍等我一下,我很快的。”

殷狐走出了食堂,突然觉得整个人轻松了下来,虽然在他看来茯苓只是一个孩子,但是她对自己的过分热情还是让殷狐压力很大。

他在食堂外边走了走,没一会茯苓就出来了,嘴里还嚼着东西,她见到殷狐,不好意思的捂着嘴,掺杂着嚼东西的声音憨笑着说“狐哥哥,我很快就能咽下去的,嘿嘿。”

殷狐看着她的傻萌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你慢点吃啊,不着急。”

茯苓把嘴里的东西使劲的咽了下去“狐哥哥,你笑起来真好看以后一定要多笑,走,我带你去我们的练习场看看。”说着,茯苓拉着殷狐去了练习场。

这个时间大家都在午休,练习场还没有人,茯苓领着殷狐走到石板桥上,指着下边对他说“狐哥哥,你看下面,是不是非常美丽。”

殷狐随着茯苓手指的方向看向下面,只见山上松柏林林丛丛的排列着,几颗古槐就站立在松柏丛中,边上还有几颗相思树,红艳艳的,也能隐隐约约看到松柏树下星星点点的紫色,好像是鸢尾花也好像是紫罗兰的开了一地,漫山遍野的树木尽收眼底,伴随着云雾缭绕,殷狐忍不住惊叹“太美了,这里的景色比我在墨雪峰看到的还要壮观。”

“那是必须的啊,这里是最美的一个地方了。”茯苓得意的说着,一跃而起坐上了桥的栏杆。

殷狐站在桥上,看着下面的美景发呆,茯苓见他久久没回过神来,于是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狐哥哥,你发什么呆呢?”

殷狐看着茯苓,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刚才突然走神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狐哥哥?如果有的话,你可以和我说说啊。”茯苓关切的问。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很莫名的,我也说不清楚,感觉压力很大。”殷狐说着也跳上了栏杆和茯苓坐在一起。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那天我问师父你为什么从天而降,师父还对我说是什么天机。”茯苓撇了撇嘴。

“药仙前辈他对我说的也不是很清楚,从墨雪峰回来,我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殷狐说着,跳下了桥,提着紫星剑来到了练习场,腾飞而起,在天空中耍了几个回旋,落地而去。

茯苓看的目瞪口呆,忍不住拍手叫好“你太厉害了狐哥哥。”

“哎,厉害有什么用,要对付的也不是普通的小毛贼。”殷狐唉声叹气。

“那是要对付谁?你说出来,或者和我师父说,他法力很高的,说不定能帮你解围呢。”茯苓关切的问。

“这件事谁也帮不了我,是我自己的使命。”殷狐坚毅的看着远方。

“使命?虽然我不太明白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我觉得你要办的事,肯定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狐哥哥?”茯苓走下桥来问。

殷狐看着茯苓,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茯苓,你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希望你永远都这样,单纯快乐。”

茯苓听到殷狐说自己可爱,害羞的脸红通通的,低下了头“你说我可爱狐哥哥?”

殷狐看着茯苓的样子“对啊,你本来就很可爱,就像我的妹妹。”

茯苓听到这里,撅起了嘴“是妹妹哦。”

殷狐走到茯苓身边,摸了摸她的头说“傻丫头,你的鼓励对我非常有用,师姐妹们都来了,快去和她们练剑吧。”

“哦,好。”茯苓灰心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