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不离东阳梦

第八章 殷狐下山

不离东阳梦 杍墨 2260 2016-08-21 19:56:23

  殷狐在仓山待的这几天时间里,茯苓几乎天天黏着他,殷狐却总是刻意的疏远茯苓,可是无奈茯苓根本看不懂,或者是明明看懂了却装作看不懂的样子,好在斗斗了解了殷狐的心意,没有继续对他误会下去。

这一天傍晚,药仙把殷狐叫到了自己房间,他坐在床上,呈打坐状,“前辈,叫我来是?”殷狐忍不住好奇的问。

“你先坐殷狐。”药仙指着自己旁边的位置,让殷狐坐下。

“好。”殷狐说着坐在了药仙的旁边。

“你的法力恢复的差不多了吧。”药仙闭着眼睛说。

“恩,差不多了。”殷狐看了一眼药仙,见他没有睁眼,又回过头来。

“那你明天就下山吧。”药仙淡淡的说。

“明天就下山?那下山之后呢?”殷狐有点惊讶,也有点抵触。

“你下山以后去不离山庄,找花冷花庄主。”药仙说着睁开了眼睛。

“恩。”殷狐恩了一声,表示他想听接下来的话。

“那是17年前的事了,我当时有两个得意弟子,一个是仓山一脉的大师姐,名叫离茶洛,她本就是东海里一条青鱼变幻而来,我为她取名儿茶,另一个是墨雪一脉的大师兄,名叫沐文修,我为他取名龙骨,龙骨一直爱慕儿茶,但是儿茶却对一个凡人情有独钟,后来他们私定终生,我本来也是反对的,可是后来我算到她命有此劫,只是我没有算到的是,龙骨会因受了情伤而堕入魔道。”药仙徐徐道来。

“那她现在怎么样,和那个凡人?”殷狐好奇的问。

“那个凡人就是花冷,不离山庄的庄主,而他的女儿花不离,就是儿茶今生的劫难,是儿茶承载了妃雪剑魂的转世,可是她却也付出了生命作为代价,而我那现已堕入魔道的曾经的爱徒,就是你此时来到凡间要对付的现被封魔棵之城的薄暮煞。”药仙说着站起身来。

“我还是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前辈,你说儿茶前辈承载了妃雪剑魂的转世,难道花不离就是妃雪剑的剑魂?”殷狐仿佛恍然大悟。

“果然聪明。”药仙看着殷狐,欣慰的点了点头。

“可是药仙前辈,你为什么不亲自去消灭了薄暮煞呢?你的道行比我要高深得多。”殷狐见药仙已经起来,自己也不好坐着,于是也起身,站在他的左边。

“我来人间已上千年,我的法术只能救人却无法伤人,我的功力也只能封印他16年时间,如果可以的话,16年前我就消灭了他,哪里还能留他祸乱人间?”药仙说着语气中夹杂了惆怅。

“原来如此,那我下山之后该怎么办,我该怎么讲述给花庄主听?他会不会信我?我又该怎么消灭薄暮煞?还有花不离她虽是剑魂转世,但她毕竟是个人,我该怎样才能发挥她的力量?”虽然殷狐听明白了药仙话里的意思,但是还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决。

“这些都要靠你自己去一一解决了,天书里只说是要找到能使用她的世间最纯净之人,至于那个纯净之人是谁,没有天示,也许是凡人,也许是仙人,在薄暮煞走出魔棵之城之前,你一定要找到那个人。”药仙摸着白花花的胡子对殷狐说。

“这不像大海捞针一样吗?”殷狐面露难色。

“我知道很难,所以说这是对你的历练和考验。”药仙说着用手拍了拍殷狐的肩膀。

“我明白了药仙前辈,我今天收拾一下,明天就下山去。”殷狐对着药仙坚毅的点了点头。

“如果遇到什么问题,就来山上找我,有我能帮得上的,我都会帮你。”谢谢药仙

“恩,好的前辈。”殷狐说着走出了药仙的房间。

殷狐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第二天很快就到来了,殷狐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其实也没什么东西,无非就是一把剑,两件衣服,还有一点点的银子,他本是想只和药仙道个别,然后无牵无挂一走了之的,不巧却遇到了斗斗。

“殷大哥,你提着东西这是要去哪里?”斗斗好奇的问。

“我,今天要下山了。”殷狐如实说。

“今天就要走了吗?这么突然?”斗斗此时的心情有点纠结,他希望他走,却也不舍他走。

“恩,有很重要的事需要去处理。”殷狐语气平淡。

“好吧殷大哥,那祝你万事顺利。”斗斗说着,拍了拍殷狐的手臂。

“谢谢你斗斗,药仙前辈在吗?”殷狐话音刚落,茯苓走了过来,她也看出殷狐的不对劲。

“狐哥哥,你怎么拿上东西了,你这是要去干嘛?”茯苓说着心里却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要下山了。”殷狐淡淡的说。

“什么,你要下山?为什么这么突然?昨天怎么没有告诉我?”茯苓执着追问。

“哈哈,你和斗斗还真是心有灵犀啊,他刚才问了我同样的问题,那天不是跟你说了,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殷狐笑着摸了摸茯苓的头。

“那我要跟你一起去!”茯苓撅起了嘴。

“你没搞错吧茯苓,你还想和殷大哥下山,就你这功力,都不及我的一层,你下山岂不是会拖殷大哥的后腿?”斗斗带点嘲笑的看着茯苓。

“这怕什么,反正我在山上待着也没什么意思,我做什么都做不好,只会讨得你们的嘲笑…”茯苓还没有说完,只听药仙从茯苓身后走了过来“胡闹,你不上进是你自己的问题,还好意思怪别人嘲笑?”

“师父,我真的已经很努力了,可还是学不会,我有什么办法,请你恩准我和狐哥哥下山吧师父。”茯苓恳求药仙的答应。

“放肆,你是我仙药阁的弟子,哪容得了你乱来,再说了,斗斗说得对,你的功力这么差劲,殷狐他本能自保,却还要处处救你,你只会拖累于他。”药仙严厉的瞪着茯苓。

殷狐看着这个场面,走到药仙身边对他说“前辈,你别生气,茯苓她年纪小,也许只是一时兴起。”然后转头对着茯苓说“茯苓,我此次下山,凶多吉少,如果你跟着我走,我真的保护不了你,仙药阁是最安全的地方,希望在我走的这段时间,你可以加倍的努力,等我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会是一个非常棒的茯苓,可以吗?”

“好吧狐哥哥,我答应你一定好好努力,不过你也要答应我,必须要回来,我会一直等你回来。”茯苓虽然不情愿,但却还是听了殷狐的话。

“放心吧。”殷狐说完,拜别了药仙和仙药阁的弟子就出发了。

前面的路是怎样的他不知道,前面的艰难险阻有多少他也无法预计,就这样,带着对未来的期望,他踏上了未知的旅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