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不离东阳梦

第九章 不离山庄

不离东阳梦 杍墨 1984 2016-08-24 08:38:02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一个小姑娘趴在桌子上,手握书本,摇晃着脑袋,望向窗外,朗朗吟诵,而她吟诵的正是魏晋时期著名大诗人陶渊明的饮酒诗。

小姑娘年方15、6岁的样子,皮肤白皙透亮,嘴巴小巧精致,眼睛很大,淡紫色的眼珠在眼眶里溜溜打转的样子,像极了一个鬼灵精,一头黑色长发加一袭青衣的搭配显得她格外精神,再看她居住的小屋,布局紧凑却不失整洁,檀香木的桌柜十分雅致,窗台上摆满了兰花和鸢尾草,门头还高高挂起‘花满园’的牌匾,足以可见姑娘对花草的喜爱程度,再看小屋以外的大院,门头是横平竖直书写的‘不离山庄’四个大字,原来这就是黔江地区有名的正派之门—不离山庄,而这个摇头晃脑背着饮酒诗的小姑娘便是花冷的女儿,名曰不离。

唤作不离是有缘由的,因为花冷的妻子名叫离茶洛,‘花不离’便是花冷和离茶洛永不分离的意思,不离山庄就是用花不离的名字命名的,花不离从小活泼可爱、单纯善良,很讨人喜欢,只可惜她习武不精,只学到了一点三脚猫功夫,不过好在她点穴功夫和轻功都属上层,自己尚且可以保护自己。

不离山庄的庄主花冷,是当今武林有名的正义之士,江湖上每年都有很多人慕名前来,想拜花庄主为师,但是不离山庄不随意招收弟子,在其成立的十几年时间里,只收了两名入室弟子。

花冷的大徒弟被他从小抚养长大,于亲生儿子无异,花冷初见那孩子的时候,他身上挂着一块牌子,牌子上写着一个萧字,故孩子的姓氏为萧,所以,花冷以萧为姓给他取名—萧良郁,花冷把火星链传给了他,火星链在不使用的时候,像一根棍棒,但却比一般的棍棒短上少许,只有四尺半,可是使用的时候,却能伸长一倍,伸出的每个抓手环环相扣,像极了一条锁链,威力无比,遇其他冷兵碰撞还会产生巨大的花火,抽打在人身上留下的痕迹就像是火烧烙印,故名火星链,

不离山庄还有一位奇女子,为什么说她奇,一是因为她平时穿着打扮,非黑不就,为人冷酷,从无笑容,二则是因为她用的武器鲜少有人使用,是一根细细的钢丝,平时别于腰间,待到杀人之时,只需甩出钢丝,缠于对手脖颈,一拉收紧,便当场毙命,这钢丝也不是普通的钢丝,是由世上最好的兵器师父聂盖用最坚韧的钢花了五年时间练就而来,是不离山庄的另一个法宝名叫卷柔丝,看似柔软,在会使它的人的手里却是一个残酷的利器,因为这样武器、这项功夫太过血腥,所以花冷传给了与之十分相符的这位奇女子,也就是自己的另外一个徒弟—申屠空月。

这就是不离山庄三件法宝之中的两件,火星链和卷柔丝,另一个则是据说得之便可一统武林的宝贝,所以,不离山庄也不免会遭到旁门左道的觊觎,不过十几年来,在花冷和他两位弟子的守护之下,没有出现过任何差错。

萧良郁来到不离山庄的时候,才刚满一岁,当时他的家乡在闹饥荒,他的父母亲为了让他活命把他扔在了不离山庄大门外,花冷和离茶洛看这孩子可怜,便收留了他,等萧良郁长大一点的时候,花冷见他有练武的慧根,便收他做了弟子,那时候花不离还在离茶洛的肚子里,后来,花冷去了萧良郁的家乡遍寻他的亲人,无奈当时的饥荒,和后来的瘟疫,已经夺去了整个村子人的性命,而他成了唯一的幸存者。

申屠空月来到不离山庄的时候已经6岁,她是被她的婆婆送来的,婆婆因为年纪太大,没有办法再照顾于她,便把她托付给了花冷,虽然是个刚满6岁的小姑娘,却有着与之年纪极为不符的成熟冷静,花冷看这个面无表情的小姑娘,心酸不已,再想想自己的妻子已经去世,女儿没有陪伴,便留下她,收了她做弟子,那年的花不离也6岁,可是这两个同样6岁的孩子却性格迥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申屠空月和花不离感情一直不错,鉴于萧良郁比花不离和申屠空月都大上两岁,所以,他们一起称呼其为‘大师兄’。

别看花不离武功练得不行,却有一个闯荡江湖的梦,她经常会在花冷不在家的时候偷偷跑出去‘行侠仗义’,可惜功夫太差,大部分时候都只能点了贼人的穴道然后溜之大吉,花冷非常反对女儿总是外出生事,虽然花家是一门武学之家,但他还是希望女儿可以像寻常人家的姑娘一样,没事就待在家里,念念诗词,学学琴棋书画,不要随便的抛头露面。

虽然花冷只收了两个弟子,但是不离山庄下面人设众多,花冷会教他们简单的习武,可是不做弟子培养,萧良郁是不离山庄的大师兄,所有庄里的大小事务基本上都是由他处理,不离山庄早年间在美良村买下了几千亩的土地,都分给了村子里的村民,只收取极少数的租金,不离山庄还下设钱庄和客栈,盈利相当可观。

庄里每月的5号会向穷人和灾民放饭施粥,也都是由萧良郁来打理,申屠空月作为辅助,足以可见萧良郁在花冷心目中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

花氏一门的花氏神功是花家的祖上传下来的,自从花冷的妻子离茶洛去世之后,花冷便放弃了习武之道,虽然江湖传说他的武功高深莫测,但已经十几年没人见识过他真正的功夫了,也只有萧良郁和申屠空月能略知一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