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你实属情非得已

第四十一章 幸福不是上天给的

爱你实属情非得已 小伊冉冉 3224 2016-08-22 22:16:44

  对于林雪菲的欲言又止,上官翊轩十分明白,“你不说,我也知道。无外乎那个人侮辱过你,碰巧又有了宝儿。”诧异的看着上官翊轩,他是怎么知道的?

“咳咳,别那么惊讶的看我,我可没那么厉害,是你们家宝儿告诉我的。”早在林雪菲去泡茶的时候,就已经从宝儿口中得知一些大概,再加上自己的想象,可以大概的猜出事情是始末。说实话,他心疼这个雪丫头,真是遇人不淑啊。

林雪菲瞪了宝儿一眼,这孩子,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呢,一点防范意识也没,要是坏人来人,难不成,这个孩子想将家里的底细都告诉对方吗?

宝儿被妈妈看的有些心虚,低下头,表示自己错了。她只是觉得上官爷爷人很好,喜欢上官爷爷,所以才告诉他的呀。

林雪菲明白,就算有多生气,也不能当着外人的面去斥责女儿。如果那样做,会让女儿产生不尊重她的想法。小孩子的自尊心也是很强的。

“让您看笑话了,轩叔。”

“没事,你也别怪小娃儿。”他可不希望在自己走后,小丫头被自己的妈妈给骂。

林雪菲点头应和着。“对了,轩叔,那些人为什么追你呢?刚才我仔细行了一下,觉得有些问题,那些人虽然看起来很凶,可刚才在追的,有个孕妇挡住了他们,如果是坏人,我想他们是不会去刻意的避开吧。”

“不错呀,观察的很仔细。”他就喜欢这种有观察力的人。“你想的没错,他们其实并不是我的什么仇人,而是我的手下。”

“您的手下?那为什么要躲着他们呢?”林雪菲好奇的眨眨眼,只是这个眨眼睛的动作,让上官翊轩愣了几秒。后接着说道。

“我想出来,可是他们不允许,还说什么,我身体不好,不能乱走动。听他们在那说屁话,老子当年打仗的时候,那些个小毛头怕还是都还没出生呢,现在管起我来了。”

打仗?“轩叔,您还上过战场?”这么说,轩叔是个军人喽。

“上过。现在不行了,老了,部队里都是年轻人的天下了。”而且都是一帮办事不牢靠的新兵蛋子们。

林雪菲崇拜的看这上官翊轩,两眼直冒爱心。林雪菲从小就喜欢军人,甚至她高中毕业后,也去报名过。但那天如果不是自己不小心睡着了,错过了报名的时间。本来还打算第二年再继续去报名的,可是后来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轩叔,我以前就想过去参军,可能,是缘分不够吧,错过了报名,没有成功。”真是可惜了呢。要不然自己现在也是一名军人了呢。“我……” 铃铃铃,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抱歉,我先接下电话。”上官翊轩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

“喂,杰哥。”电话的来电显示上,显示的是阮方杰。林雪菲似乎知道他打电话的目的。可是,为什么他一个月后才打来呢。这期间一个电话也没打过。总感觉他说喜欢自己,只是说着玩而已。她也想明白了,不是自己的注定不是自己的。

“雪菲,很抱歉,我出差了一趟,今天刚回来,不知道今晚我能约你吗?”这一个月来,他一直在外地,很多次都拿起手机,可始终没有拨出。今天一下飞机,第一件事,就是将电话拨出。

“真的很抱歉,今晚不行,我家里来客人了。”

“那……明晚呢?我真的很想见你一面。”你可知道,这一个月来,我有多想你……

林雪菲觉得,是应该将话说开,既然不能接受他的感情,就应该说清楚。“那好吧,明晚见。”

阮方杰听到林雪菲同意和自己见面后,嘴角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他的一笑再加上他的模样,顿时机场中无意看到的人们,引起了骚动,都在讨论,那个迷一般的帅哥。

而魏玲这边,在听到医生说自己怀孕后。先是震惊,随后就欣喜若狂。太意外了,没想到,居然一次就中了。那晚,阮方杰叫的是别的女人,但是为了达到目的,她忍了。现在这个孩子来的真是太及时了。

坐在车里,拿起电话就打算将这件事告诉阮方杰。可就在刚拨通时,她迅速的将电话挂掉。不行,不能告诉方杰哥哥,要是让他知道了,他肯定不能接受。看来,自己需要想个办法,让他不得不接受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她魏玲,一定要堂堂正正的嫁进阮家的大门。

“魏小姐,刚才接到线报,阮先生已经回来了。刚下飞机,现在我们是否…”

“不用了,先回家。”先回去,想想办法,一定要想个万无一失的办法来。

林雪菲和阮方杰通完电话后,上官翊轩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逼问起来。“男朋友打来的?”

“不是,一个普通朋友而已。”

“得了,少骗我了,你看你那个表情,哎呦喂,这可一点也不像是和普通朋友通完电话后的样子哈。”哪还有刚才和自己聊天时的严肃。

“真没骗你,他有女朋友,而且……他的女朋友……怀孕了。他以前说过喜欢我,让我考虑一下,不过现在看来。上天已经替我做好了决定,我和他是不可能的了。”

“你怎么知道,他女朋友怀孕了?”

“今天我在医院的时候,正好听到那个女人和医生的对话。”

上官翊轩无所谓的耸耸肩。“既然这样,那就好好的聊聊。我只希望你能记住轩叔一句话。幸福不是上天给的,而是你自己去抓,抓住了就是你的,抓不住……那就是别人的。”

“谢谢您,轩叔。对了,轩叔,您住哪里呀,一会,我好送你回去。”

“不要,我才不要回去,那个家现在已经变得冷冰冰的,没有一丝人气。”画风突变,上官翊轩突然变得像个老顽童似得,赖在这不走了。

林雪菲好笑的看着那个翘着二郎腿,不停抖动的老人。“那您的夫人呢?”

“她……”提到自己的夫人,上官翊轩不再晃动自己的腿了,低下头,沉默了一会,才缓缓道来,“我的妻子,现在在精神病院里,她受到了一些刺激,病了……”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林雪菲见轩叔想起自己的夫人,流露出的那种悲伤,感染了自己,心底的某处,阵阵的酸涩。

“没事,不过最近,她的情绪稳定了许多。这些年,我每天都去看她。想陪她说说话。给她鼓励,也给自己喊声加油。让她不要放弃,因为我相信,早晚有天,她会痊愈的。”

林宝儿虽然有些话听的不是很明白,但是她知道,上官爷爷现在很不开心。“爷爷,不要不开心哦,妈妈说过,不开心的时候就吃颗糖,吃糖就会变的开心。爷爷等下,宝儿这就给你拿糖。”

林宝儿一路小跑的冲进屋内,从电视机旁的小盒子里取出一块糖果。

“宝儿真乖。”接过宝儿手中的糖果,剥开糖纸,放进嘴里,那糖的甜味盖过了心中的苦涩。以前他不开心的时候,也会吃颗糖,来给自己充充电。“嗯,宝儿,你说的没错哦,爷爷现在真的不难过了。”

这时,陈老太太从厨房走了出来,和上官翊轩相互介绍了一下。在得知,陈老太太的丈夫是个烈士后,更加尊敬了。他们军人对于烈士一向抱着崇高的敬意。“大妹子我痴长你几岁这样叫,你别介意,我能给你丈夫上柱香吗?”

“行,介意什么,那我也叫你大哥好了。我丈夫的灵位在其他屋,我带你去。”

陈老太太带着上官翊轩,走到偏房。打开门,请人进去。可当上官翊轩踏进那个屋子,看到那摆放贡品桌上放着的那一张黑白照片时,愣住了。这是!这是!上官翊轩以为自己看错了,几步冲上前,近距离的看着那照片上的人。照片上的人,身穿老式警服,头带警帽,帅气英俊。从照片上不难看出,此人去世时,还很年轻。

上官翊轩颤抖的伸出手,想去碰触,可是却在快要碰到时,转身去问陈老太太。“大妹子,请问,你丈夫是不是叫郑天哲。”上官翊轩觉得,一定是自己猜错了,这人不可能是他。尽管知道,这不可能,可还是忍不住想问。在问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能感觉到声音中的颤抖。

林雪菲和陈老太太从刚才上官翊轩的反应,就感觉有些奇怪。现在又问这个问题。

“是的,我丈夫叫郑天哲,怎么,你们认识吗?”

上官翊轩流下了眼泪,真的是他!“怎么会不认识,他……如果没有他,我也许早就死在了战场上了。”回想起当年的那一幕,郑天哲救自己的那一次。

“当年,我们曾在一个部队,有次,上级下达一项命令,让我们去边境执行任务。那场战斗,足足打了三天才结束。如果不是郑天哲,我想,我是回不来了。而他也因为救了我,子弹大中他的大腿。虽然后来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活了下来,可他却再也没办法继续待在部队里。因为他的伤痛,无法去承受每天繁重的训练。后来他被调走了,问去了哪里,我有打听过,可是怎么也打听不到。有人说,他退伍下海经商了,也有人说,他结婚生子了,还有人说他去了国外。这么多年了,我都打听不到,谁知道……他居然早已离开这个人世……”

曾经一起训练,一起出任务,一起流血不流泪。他的好哥们,好战友,如今再相见,却是另一副情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