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你实属情非得已

第二十九章 低贱的人没资格

爱你实属情非得已 小伊冉冉 3081 2016-08-10 21:19:57

  什么?刚才老大说了什么?自己是不是耳朵出问题了?“老大,你刚才说什么?”

”怎么,听不明白?或者我可以换个说法,我未来的老婆,你们未来要喊她为夫人,或者,你们也可以称她为大嫂,如果再听不明白,你们可以回去了,不用再跟着我了。“

“…………” 要不要这么狠!

“行了,照我说的去做就行。裴老大那可是老狐狸,让下面的人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明白!”他是老狐狸,你是火狐,不都是狐狸吗?

陶旭通完电话,又和之前一样,将手机卡取出,扔掉,这个卡已经不能再用了。雪儿,你放心,我绝对会保护好你。等我把裴老大的事情解决完,我一定会娶你回家,谁也阻止不了我。

第二天早上,Jon准点到陶旭家接人,那成想,人家刚上车,就安排自己先去林雪菲家里接人。好吧,他是老板,听他的。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林雪菲的家门口。

“谁呀。”这一大早的就敲门。

“阿姨,您好,是我。”陶旭听到是老太太的声音,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

那扇木质的门开了,看到来人是陶旭,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是你呀,你是来小小林的吧。”

“…………”老太太那是什么眼神?“是的,她在吗?”

“她已经走了,昨天她买了辆电动车,所以,今天不要坐公交,已经骑车走了。”

已经走了呀,陶旭有点沮丧,没有等到她。等等,车?“她什么时候买的车?”

“就是昨天下午啊。” 这有什么问题吗?

昨天下午?那就是说,昨天下午雪儿和那个该死的法官是去买车了!陶旭那经过一晚,才忍下去的怒气,又爆发出来。阮方杰!很好!

这是……世界大战了吗?林雪菲满眼全是大大的问号,以及惊叹号。今早她一进酒吧,还以为自己进了战场。昨晚发生了什么事?这么乱,让她怎么收拾啊!

“林姐,我们老板吩咐了,让我们帮你一起。”见林雪菲来了,被经理无情留下来的几个人,立马像见了亲人似的,围了上去。

“真的吗!那真是太谢谢你们了。”林雪菲一听有人帮忙,露出开心的笑容。其实林雪菲虽然长得有点普通,可是,她笑起来的时候,真的给人一种莫名的舒心。

等陶旭到达酒吧时,他们已经忙的热火朝天。见此情景,二话不说,撸起袖子,也加入了进去。

感觉到又多了一个人,林雪菲抬起头见是陶旭,只是送给他一个明媚的微笑,继续工作。

他们在这忙的不可开交,却不知道,麻烦也快要上门了。

“查清楚了?”裴老大将手中的雪茄熄灭,嗜血的眼神看着屋里的另一个人。这个人,他一直都有所怀疑,可是没抓到他小辫子,不然……裴老大的杀气,毫不犹豫的释放出来。

“是,查清楚了。其中一个是咱们龙帮刚收进来的,大概是还不清楚怎么和陶老板的关系,恰巧陶老板也发现了他的身份,所以才……”

“通知下去,这次务必将陶旭那个小子给我带过来。不许再发生上次的事情。记住没。真是一群废物!”抓个人,没回都空手而归,真不知道养他们是做什么。废物!

“是,” 可当他转身出去时,背对着裴老大露出一抹狰狞的笑。

经过大家不懈努力,终于都整理好了。“呼,好累!”还好有人帮忙,要真让她自己一个人,还不累趴下了呀。

陶旭拿着一瓶水,递给了林雪菲。“给,休息下吧。”

“谢谢,”确实有些渴了,欣然的接了过来。认识陶旭也快两个月了,有时候,他总能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当然还有阮方杰,他也是……完了!还要去他家工作!几点了!

见林雪菲忽然变了表情,还着急的准备走,连忙拉住她。“怎么了?”

“我忘了时间,我还要去阮先生那里,旭哥,我赶时间,抱歉,我先走了。”挣脱陶旭拉住的手,急匆匆跑去换衣服,徒留陶旭一人傻站在那。

又是他!看来自己要想办法了,绝对不能让她再去那人家里。谁也说不准他们在家会发生什么事。他担不担心雪儿,他担心的是那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眼看着她马上就要走出大门了,陶旭急忙跟上。“雪儿,我的总公司真的很缺人,我看你工作能力真的很强,我诚心的邀请你,你觉得呢?”

林雪菲拉开酒吧大门,往自己停车的方向走去。对于身后某人说了些什么,她是完全没听进去。本就着急走,只想快点摆脱他,随口回答了一句后就离开了。怕是连她自己都没反应过来,说的是什么吧。

望着已经走远的倩影,回想起她刚才的那句,“好,随你。”她……这是同意了?同意和他一起去公司了?他没有听错吧。天啊,幸福来的太突然。

终于赶到阮方杰的家,停好车后,急急忙忙的跑上去按门铃。“叮咚……叮咚……”不在家吗?就在以为没人,打算和以前一样,去花盆下拿钥匙时,门来了……可是……

“你是谁?”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脚踩高跟鞋,一头漂亮的大波浪披在身后的女人,出现在阮方杰的家门口。在那个女人出现的那一刹那,林雪菲莫名的感到一丝的熟悉。可是,自己应该是没用见过这个女人的呀。

“哦,那个,你好,我是阮先生请的钟点工。”将自己脑子里的念头甩掉,开始介绍起自己。

魏玲不屑的看着那个蹲在花盆旁的女人,这打扮……也太俗了吧。“既然是钟点工,那还不快点进去打扫,蹲在那干嘛。”

林雪菲这才站起来,往大门的方向走,“哎,等等,你有资格从大门进去吗?从后门进,你身上那么脏,要真是从大门进,让周围邻居看见了,还以为,我们有个品味低下的亲戚。”

那尖酸刻薄的话,句句像刀子一样,扎进林雪菲的心脏。没再和她争辩,而且转身往后门走去。

这个女人谁呀?怎么会出现在阮先生的家里?林雪菲一边干活,一边偷偷的打量那个坐在沙发上的女人。

“看什么看,赶紧干活,干完了,有人。”低贱的人有什么资格看她。她可是市局长的女儿,她姨妈还是司令夫人呢,哪是这种粗人看的了的。

魏玲的话音刚落,阮方杰回来了,一进门就看到林雪菲早已开始她的工作,完全忽略了房间里另一个人的存在。

“雪菲,你已经来了,累不累,先休息会吧。”阮方杰优雅的外表再配上那动人心弦的嗓音,真的有治愈的疗效。

坐在沙发的魏玲,本来在阮方杰回来的时候,还特意摆出优美的姿势,可某人居然没有看到自己,气的直跺脚,“方杰哥哥”。

“玲玲,你怎么会在这!你是怎么进来的。” 她怎么会在自己家,那……她们两个……阮方杰此时觉得自己为什么会有种心虚的感觉。

“我听阿姨说,你习惯将备用钥匙放在兰花下,所以就进来喽。方杰哥哥,是不是感觉很惊喜呢?” 女人见到了心上人,完全是另一个样子。她现在哪里还有刚才的尖酸刻薄,全然一副小鸟伊人的样子。

“有什么可看的,快点去干活啊。”干完了快点个滚蛋,在这打扰她和方杰哥哥。

“玲玲,你不可以这样说。雪菲,抱歉,玲玲这个人她没有恶意,她说话就是这个样子。”教训完魏玲,怕林雪菲多想,赶忙解释起来。

放下手中的抹布,犹豫的看向阮方杰,“阮先生,我看……我还是先走好了,正好我也打扫完了,就先不打扰你和这位女士了。”

“雪菲,没事的,你可以……”留下来。最后几个字,他始终没有说出口来。就这样看着林雪菲头也不回的离开。

哼,还算她有点自觉,知道打扰了自己和方杰哥哥。方杰哥哥也真是的,一个钟点工而已,居然还叫的那么亲热。“方杰哥哥,别再看了,来,你看我给你带了些什么。今天我可是亲自下厨,让你尝尝我新学的菜。”

发现阮方杰还再看那个钟点工的背影,赶紧上前将门关上,拉着阮方杰去了餐桌。

阮方杰不要和她靠的那么近,抽出自己的胳膊,“玲玲,你不用这样,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明白了,我们是不可能的,你别再浪费心思在我身上了。照你的家世,会有很多男人排着队等。”他不可能接受魏玲的感情,以前不能,以后更加不可能。

“方杰哥哥,你别说了,我也同样还是那句话,我喜欢你,不可救药的喜欢。再说,我们两个人无论是样貌,还是家世,都是最般配的。”她还记得,第一次在舞会上遇到阮方杰时,就已经被他优雅的气质,英俊的外表所迷惑。通过后来的相处,他展现出更多的优秀,更加让自己不可自拔的爱上他。为了得到这个男人,自己不惜放下身份,去讨好他,讨好他的家人。这一切,为的是什么,她想要的,不仅仅是“抱歉”这两个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