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你实属情非得已

第三十四章

爱你实属情非得已 小伊冉冉 3076 2016-08-15 19:45:19

  这时,听到外面有动静,陶旭向血杀使了一个眼色。血杀点头表示明白,从自己身上取下一把M2000手枪,递给陶旭。自己则从抽屉里取出一把65式手枪。

子弹上膛,两个人分头朝大门方向走去,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分别躲在大门两边。只待外面的人进来,就将其拿下。专注的两人没有看到其他人好奇的打量他们。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干嘛一副如遇大敌的样子。不管了,还是赶紧工作吧。

随着脚步声,空气中瞬间变得宁静起来。看着门把手被转动,血杀偷偷的咽了下口水。就在门打开的那刹那间,两人分工明确,将来人压倒在地。

“啊,干什么,你们放开我,疼死了。”丫滴,什么情况,怎么一进来就被揍,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血杀听到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声音很耳熟,过会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幽灵!“我说你小子,干嘛鬼鬼祟祟的,你是叫幽灵,可没人让你真像幽灵一样在这吓人!不打你,打谁。”真是的,搞了半天原来是他,害得他们白紧张了一回。

“哎,怎么还怪我了,我进来了,你们不会看监控啊!”小屋的大门处,那可是有个360度无死角的监控,而且,在来的路上,不也是有很多监控吗。一有风吹草动的,里面的人都知道,怎么可能没看见。

血杀抬头望着天花板,装作没听到。他能告诉幽灵,他们真的没看见吗?期间还恶狠狠的瞪了一下那些人,干嘛也不提醒一下。可却无人搭理。这时,从另一个屋里走出来一个人,是提前到的苍狼。“好了,都别闹了,赶紧讨论一下,下一步吧。”

陶旭准备往会议大厅走去,可却无意间瞄到苍狼的肩膀处,绑着绷带。此时的绷带上还渗出些血来。“怎么回事?” 关切的询问起来,后来又一想,才满是犀利的眼神看着苍狼。“你们是不是动手了?向阳,我不是说过,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吗!”是的,没错,苍狼就是程向阳。

程向阳鄙视的看了眼陶旭,他那是什么眼神。一旁的幽灵也就是浩东,立马解释起来。“老大,他那不是枪伤。是昨晚被狼咬的。”

昨天晚上他们悄然离开,准备潜进那人的地盘,可是没想到,还没靠近,就碰到了狼群。又不能开枪,怕引来那些人的注意,只能用别的方式。最后总算成功的逃离了狼群,但程向阳还是不小心被其中一匹狼咬了一口。

“怎么会有狼群?”听完浩东所说,陶旭很是惊讶。惊讶过后,便是沉思。“不可能突然冲出狼群来,八成那些狼是他们故意在外围养的。”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现在最担心的是,那狼咬了我一下,我怕他们会顺着血液来找到我的存在。”当时撤的太匆忙,那只咬自已的狼虽然被自己杀了,可是却还没来得急处理。万一他们通过牙齿上残留的血液来找,那可就真的是麻烦了。

程向阳的话让在场的各位,变得沉默起来……

而与此同时,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些人,过了一夜,才发现外围的狼群出了事。正在处理这些死掉的狼时,有个人无意间发现有只狼的牙齿上有血迹。“来人,取样,拿去化验。”这些狼可是他们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驯养的,居然能一夜的功夫,让他们损数十匹狼。一定要查出这人是谁!

陶旭他们几个在基地讨论下一步的行动计划。过了许久,才开始陆陆续续的从那所小屋撤了出来,趁着夜色当空,消失了。在他们消失后,那所小屋居然也跟着凭空消失了,仿佛这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这么一所小屋。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安稳的夜晚。谁也不知道,那早先离开的阮方杰去了哪里,又发生了什么事。

魏玲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中的阮方杰,过了许久,才用那修长且圆润的指尖,轻轻划过那犹如雕刻般的俊美脸庞,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高挺的鼻梁,还有那厚薄适中的唇。

“方杰哥哥,不要怪我,我也是太爱你了,才这样做。”魏玲小声的低喃着,手指停在那因昏睡而紧闭的唇。头慢慢的靠近,犹豫了一下,最终将自己的红唇轻轻印下,吸取他身上那冷冽的气息。“方杰哥哥,请你原谅我。”魏玲觉得自己很可悲,难道只有这样,才能得到阮方杰吗?

想起母亲的话,如果自己嫁给阮方杰,就凭借着阮方杰的实力。早晚都会成为首席大法官。只要他能当上大法官,那么她那当市长的父亲,将会从中受益。如果出了什么事,身为女婿的阮方杰不可能不伸出援助之手。

犹豫再三,魏玲终于下定决心,跨坐在阮方杰的上方,抬起双手,慢慢的解开衣扣……

热,好热!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在烈火中一样。阮方杰无力的睁开眼睛,刺眼的灯火使他再度闭上双眼。他好像是在自己家里。因为他身下的床,和自己卧室的床,感觉是相同的。

是谁?是谁在他旁边?是雪菲吗?是她来自己家了吧。“雪菲,你来了。” 拉住那双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处。满足的笑了起来,“雪菲,我真的很喜欢你。”最后一句,阮方杰说的声音很小,魏玲没有听清楚。但是,她却听到了之前的那句。

雪菲是谁?为什么感觉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对于上次见过林雪菲的事,魏玲早已不记得,因为,在魏玲的心里,像林雪菲这种无关紧要的人,是不需要她费脑筋去记住。本来还担心,担心等明天早上阮方杰醒后,会恨自己的魏玲,在听到阮方杰叫别人的名字时,那最后仅剩的一点多虑,也被彻底打破。“方杰哥哥,看来我不得不这样做了,这都是你逼我的。”

第二天早上,阮方杰是被一阵头疼和刺眼的太阳光弄醒的。头好痛,昨晚他也没有喝多少呀,怎么就醉了呢?看来这酒,以后还是少喝点吧。

阮方杰揉了揉自己有些疼的头,想去拿放在床边的手机,看看几点了。可在他将手伸出的瞬间,整个人都清醒了。看着自己光洁的手臂,为什么没有穿睡衣?他从来都没有不穿睡衣就睡觉的习惯啊。

不对!旁边有人!阮方杰感觉到身边有人,惊出了一身冷汗。赶紧坐起来,发现身边真的躺着一个背对着自己的人。看那头发,很明显是个女人。这是怎么一回事!环顾了一下四周,没错,这是他的家,他自己的卧室,可是,为什么他会和一个女人……睡了一夜。他昨晚是怎么回来了?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方杰哥哥,你醒了。” 其实魏玲早就在阮方杰醒来时,就醒过来了。 她忍着没有动,只是想看看阮方杰是什么反应。可是等离半天,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无奈,只好装作刚刚睡醒。

“是你!”阮方杰看着这个用被子盖住那波涛汹涌的女人,心里说不出的苦涩。“玲玲,你怎么会在这。”如果说,出现在自己床上是别的女人,恐怕事情是跟正在审理的案子有关。可现在,身边躺着的女人是魏玲,那他就非常明白魏玲想干什么了。阮方杰嘴角那抹讽刺的冷笑,让魏玲看的有点胆战心惊。

“昨晚你喝醉了,所以我才送你回家。你放心,我昨晚送你回来时,没有被人看到,你不用担心。方杰哥哥,昨晚我们……”

阮方杰一点也不想再听她说下去,掀开被子准备穿衣,可看到床上那刺眼的红色时,停下了动作,皱起了眉头。为什么会有这个?呵呵,魏玲啊魏玲,你可真的是太有心机了。连这种事都做的出来。就凭你那混乱的私生活,怎么可能还有这个?当初他可是亲眼看见魏玲和一个美国佬去宾馆开房。正巧那时自己陪父亲去那家宾馆见一个父亲的老朋友。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自己才远离这个女人。

厌恶她所做的一起,也可悲她的不自爱。 “玲玲,我只想问一句,你昨晚是不是给我下了药了。”不然他是不可能醉的不省人事,连别人给自己脱衣服都没有知觉。

“我……我没有……”魏玲心虚的低下头,还在做最后的辩驳。“方杰哥哥,我真的没有,我昨晚本来只是送你回家后就离开,可谁知道你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还不停的在喊别人的名字。我……我实在是……挣脱不了……最后……”说到后面,魏玲开始委屈的哭起来。想以此来使自己的话变得更加可信。

阮方杰随便套上一件裤子,赤果着上身,拿起衬衣就往外走。他是真的不想再继续和这个做作的女人待在一个空间。这明明就是她的计谋,还要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可就在他拉开卧室的门时,停下了脚步。

魏玲见阮方杰要走,慌张的用被子裹着自己,起身去追。如果真的让阮方杰就这么有了,那么自己以后怕是再难见到他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