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你实属情非得已

第三十章. 有什么好笑的

爱你实属情非得已 小伊冉冉 3021 2016-08-11 21:36:54

  面对魏玲,阮方杰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算了,不说这个话题了,今天看也看过了,饭就算了。我一会还要工作要做,就不陪你了。”

尽管魏玲很不愿意,可也不得不离开。送走魏玲后,阮方杰像泄了气的皮球,靠在沙发上。真头疼啊,没想到魏玲会来,不知道在自己回来之前,她有没有对雪菲说些伤人的话。魏玲那个人,他多说还是知道些,说起话来,不饶人,总喜欢往别人的痛楚上踩。不行,给雪菲打个电话,他要确认下,他可不希望魏玲伤到雪菲的自尊。

拿起电话,拨出电话,静静的等待着林雪菲的声音……

正骑着车的林雪菲听到她手机响了,于是就靠边停了下来。就在此时,突然一辆急促的刹车声响起。林雪菲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撞的晕了过去。因碰撞摔在地上的手机却还在响个不停。

市第一人民医院病房的走廊上,一个身穿黑色休闲装的男人,在不停的找。走廊上的小护士们,悄悄的在他身后议论着。虽然没有看清正面,不过单凭这个背影,本人想来也不会差多哪去吧。

“咦?小旭,你怎么在这。”陈老太太刚从护士站出来,正准备回病房呢。就看见走廊上一个人,在那一个一个病房看。

回过头来,“阿姨,太好了,终于找到了,雪儿在哪个病房啊。”他忘记问了。这下好了,找到陈老太太,不就表示找到林雪菲了吗。这样一个个的找,还真的是挺累的。

“哦,你找小林啊,你直接在护士站那,报上小林的名字,不就知道她住哪个病房了吗?”连她这个老太太都知道的事,他居然不知道吗?

“…………”额,他能说,他忘记了吗?一接到电话,光顾着着急了。

“好了,既然是来看小林的,那就一起来吧。我见有人陪着小林说话,闲着没事,就出来问问,小林的伤势怎么样,正打算回去呢。”

哦,嗯?“有人陪着雪儿?谁呀?”

“就是上次一起吃饭的那位阮先生呀,他来了有一会儿了……”剩下的话,陶旭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只听到一句,阮方杰在陪着雪儿。此时的陶旭真的很想冲进去,将那个家伙给揪出来。

“到了,就是这间。”老太太推开门,陶旭紧跟着也走了进来。“小林,你看谁来看你了。”

呼,幸好,他们两个人,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雪儿,刚才我接到有人用你手机打来的电话,说你受伤了,特意过来看看你。你看,我还给你带了很多水果,还有对骨骼有好处的牛奶。”边说着,边将手中的箱子放心,就看到地上已经放了一箱的牛奶,不用想,也知道是谁送的。陶旭心里狠狠的瞪着阮方杰,也没有说话。只不过在大家看不到的时候,悄悄的将那些不属于自己送的礼物,踢到了别人的病床下……

在林雪菲住院的这几天里,每天都会收到各种各样的礼物,就连他们送的理由都一样。“你病了嘛,病了,就要多吃点,补补身体。”

其实,她也没什么大问题了,只不过是小腿骨折了,身上有点擦伤而已。打上石膏,就可以回家休养,多注意点就行了。可是在两位帅哥的强烈要求下,她不得不选择留下来,住院。

“旭哥,我真的没事了,可以出院了吧,我回家休养就好了呀。”林雪菲对着正在给自己削水果的陶旭,耍起了委屈。

“不行,要住到你康复为止。就算真的让你回家了,过几天不还是要来医院的吗,干嘛那么麻烦呢。”再说了,她伤的是腿,能随便乱走吗。

“可是……”还想再继续说通他,却被陶旭递来的苹果,打断了。

“如果你是担心费用的问题,放心吧。我已经帮您付过了。”还记得当时,那个阮方杰也跑来给林雪菲交医药费。不过,被自己一句,我是病人家属,给打败了。

“旭哥!旭哥!你有在听吗?”见自己说了半天,某人没搭理,林雪菲只好喊了他几下。

“啊,什么,你刚才说什么?”一脸茫然的表情看着林雪菲。

合着自己说什么了,他是一个字都没听啊。“我说……你要不就先回去吧,我真的没谁,你不是老板吗,你不回去看看酒吧怎么样了。”拜托,大哥,你快点走吧。她是真的很想上厕所啊。快点走了,她好叫护士来帮忙。

“没事,我的酒吧正在重装,最近没什么事。再说了,你病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工作呢。”深情款款的看着病床上的某人。

听完最后一句,林雪菲觉得自己就像被点燃了样,脸红红的。这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真的很容易让人多想的啊。

陶旭好笑的看那因自己一句话而脸红的林雪菲,“你怎么突然脸那么红?”故意的将她现在的窘状指了出来。脸红的她,真的很可爱。

“我……我哪有脸红……你看错了,我……我这是让尿憋的。”轰!林雪菲脑子一蒙。自己说了什么!妈呀,她不想活了。

刚才随口乱说了一句,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现在脸红的和某种动物相媲美。天啊,太丢人了!丢死人了!

陶旭听完林雪菲的话后,愣了几秒。过了一会,才哈哈哈大笑起来。“你早说啊,你先等着,我去帮你叫护士。”在出病房门后,林雪菲还能听到某人的笑声。今天真是丢人丢到太平洋去了。感觉头顶都快要冒烟了似的,笑什么笑,有什么可笑的。

护士进来了,在护士的帮助下,终于得到了释放。没办法,家里的女性,除了老太太就是宝儿。这二人都没有办法照顾自己。想到这,林雪菲也就放弃了要回家修养的念头。至少这里有护士,回家了,还真不知道,是谁照顾谁。

“看什么看。”护士离开很久后,才发现陶旭回来了,双手抱在胸前,依着门框。只是为什么看见他嘴角那微微一笑,真的很想上去揍他。

放下环抱的双手,走了进来。 “当然是看你了,发现你和以前不同了。”陶旭突然用认真的眼神,看着她。

“有什么不同,不还是和以前一样吗?”当然除了那条受伤被吊起来的腿。

淡然一笑,“你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如果说,以前的林雪菲就像是蚕,那么现在的她,就是正在慢慢蜕变的蝶。“你……”

“咚咚咚”突然想起的敲门声,打断了接下来的谈话。

“雪菲,今天感觉怎么样,还好吗?”阮方杰手拿一束鲜花走了进来。“很抱歉,今天有案子开庭,来晚了。给,这是送你的。”

“没关系,快请坐吧。”指了指房间里另一把椅子。“还有,谢谢你的花,很漂亮。”不过……为什么是玫瑰花呢?玫瑰不是送给情人的吗,看望病人也能送玫瑰吗?对于送花的讲究,她真的不太懂。

坐在一旁的陶旭发现自从拿到花后,就一直盯着看。有些不开心了,气林雪菲,更气自己。是自己为什么没想到送花这个办的。女人不都喜欢花嗯吗。怎么早没想到这点啊,白白让那人占了机会。

“阮先生,虽然很不礼貌,但是,下次可不可以不要送花。”林雪菲有些为难的看着阮方杰。

“为什么,不喜欢吗?”除了这个,他想不出其他原因。

“怎么说呢……是……是我女儿,我女儿对花过敏。我怕她来看我时,闻到花会……”宝儿这孩子,也不知道像谁。自己不过敏,就连她那个父亲,刘强也没有过敏这个问题,就只有宝儿一个人。

“好吧,我明白了。”原来是这个原因,他还以为是林雪菲不喜欢他送的花。

在一旁听着的陶旭,表面上没有表情,可心里却早就乐开了花。哈哈哈,活该!让你送花。幸好,自己没送过,要不然就该和那个法官一样了。不过,刚才林雪菲的一句话,点醒了自己。看来想要追到人,还需要从她女儿,林宝儿那下点功夫。她能为了女儿,拒绝花,可想而知,林宝儿在她心中地位很高。

三人的病房,显得有些拘束,又陪了林雪菲一会,方才起身离开。“雪菲,那你就先好好养伤吧,毕竟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可能受伤。工作的事就先放下吧,我也已经给您们家政公司打过电话了。”

什么叫因为他,雪儿才出车祸的?“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雪儿的伤与你有什么关系!”他最好解释清楚。

“我貌似没有告诉你的义务吧。”阮方杰冷眼看了陶旭一眼。他以为自己是谁,有什么资格来质问自己。

林雪菲觉得这气氛很熟悉,他们这几天经常发生争执。怕一会真的又吵起来,决定在爆发前阻拦下来。“那个………大家……”

“闭嘴”两人同时开口,林雪菲委屈的乖乖闭上嘴巴,干嘛这么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