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你实属情非得已

第二十二章 眼睛里进沙子了

爱你实属情非得已 小伊冉冉 3195 2016-08-03 18:47:44

  正在屋里睡觉的林雪菲,隐隐约约听到女儿的哭声,刚开始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是后来越听越觉得女儿的哭声很真实。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比早上那会好些了,不过还是有些头晕和头疼。仔细一听,真的是女儿在哭,林雪菲翻身下床,穿上拖鞋就往外走,连身上的睡衣都没有来得及换,况且,林雪菲也不知道家里来了客人,“宝儿,你怎么哭了。”

陶旭正哄着宝儿时,听到身后林雪菲的声音,立马感觉自己的心像是在打鼓似的,感觉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偷偷的咽了下口水,才紧张的对林雪菲解释,“那个……宝儿她以为你病的很重,所以才……”哭的。后面两个字,陶旭没有说出口,那是因为他被林雪菲此时的打扮给惊到了。

哈哈哈,陶旭用手握拳挡在嘴边,以防自己笑出声音来。天啊,太好笑了,他是真的没有想到,林雪菲的睡衣是那么的……咳咳……姑且算是可爱吧。因为那是一件印着一只超大号的海绵宝宝图案的睡衣。

林雪菲没有发现陶旭的忍受的笑意,“陶老板,你怎么在这。”

“你不是病了吗,我作为老板,怎么说也应该来看望下你吧。”陶旭清了清嗓子,向林雪菲解释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妈妈,呜呜,我不要你生病。”宝儿见妈妈出来了,跑了过去,抱住妈妈的哭着说:“妈妈,我不要你像爷爷一样,住在照片里,我经常见奶奶对着爷爷的照片哭,我不要妈妈也那样。”

“乖,宝儿,妈妈只是发烧而已,吃点药,病就好了,说不定,明天妈妈就和以前一样呢。妈妈不会像爷爷一样的,宝儿还那么小,妈妈怎么可能舍得离开你呢。”林雪菲知道宝儿所说的爷爷就是干妈那个在一次任务中牺牲的丈夫。

“真的吗,真的不会吗?妈妈保证?”宝儿还是不相信,不停的在向妈妈求保证。

林雪菲温柔的摸了下宝儿的头发,“妈妈向你保证。”终于在林雪菲的安抚下,宝儿变的平静了许多,不再哭了。见宝儿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才和家里的客人—陶旭聊了起来。“抱歉,让你看笑话了。这孩子从小就有些爱多想,心思很细腻,大概是曾经的生活环境让宝儿多少受了些影响吧。”

林雪菲说的平平淡淡,可陶旭却从她的话语中,还有浩东所说的,就能够猜出来她曾经过的有多么的不好。心里除了疼,就是庆幸。心疼她的过往,庆幸自己遇到了他。林雪菲,既然老天让你遇到了我,那么你就给我乖乖的待在我的羽翼下吧。

“没事,小孩嘛,闹点情绪很正常,能理解。”不知道为什么,林雪菲总觉得今天的陶旭好像和昨晚的有点不同。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同。

“那个,雪菲,你身体怎么样了,还难受吗?”陶旭可没有忘记今天来的目的,“你要是觉得不舒服的话,就先回去休息吧,宝儿这有我。”既然决定要喜欢林雪菲了,那么,林宝儿他也会试着去接受,试着将宝儿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

“谢谢你,我没事,只是还有点头疼而已。”什么情况?怎么这个人突然叫自己为雪菲?太奇怪了吧,今天这个人全身上下都透着奇怪,难道是她发烧,烧糊涂了?产生了错觉?

“妈妈,你先坐下,宝儿给你呼呼,呼呼就不疼了。”林宝儿一听妈妈说头疼,急忙的扶着妈妈坐下,爬到妈妈的身上,轻轻的给妈妈吹了起来,“妈妈,还疼不疼了?”

“咱们宝儿就是乖,妈妈不疼了,妈妈有你就哪也不疼了。”林雪菲感动的抱着女儿亲了亲。难怪别人都说,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

一旁看着这对母女间相亲相爱的陶旭,心里很是不舒服。怎么感觉这两个人又将自己给无视掉了啊。

“咚咚咚”听到敲门声,林雪菲有些奇怪了,是谁敲门啊?本想去起身开门的,可却被陶旭给拦住了。“你还病着呢,我去开吧。而且……你这身打扮也不适合出去。”

打扮?什么打扮?林雪菲奇怪的眨了眨眼,又看见陶旭将视线往下看,自己也跟着他的视线往下看……啊!天啊,她居然穿着睡衣就这么跑了出来,还在客人面前晃悠了那么久。“你先去换衣服好了,我去开门。”

林雪菲见他出去开门了,也急急忙忙的跑回卧室里,去换衣服,天啊,丢死人了。

在另一个厨房做饭的陈老太太也听到了敲门声,擦了下因洗菜而有些湿的双手,准备去开门,正好碰见也来开门的陶旭,“阿姨,你忙,我来开门就好了。”“那行,那就麻烦你了。”

陶旭打开大门,看见大门口站着一个男人,一身的名牌,而且还是R&G的,看他年纪和自己差不多大。手里也拎着补品。陶旭一看到这人,就知道这人是谁了。他不就是上次自己跟踪雪菲回家时,在雪菲家门口的那个男人吗,尽管当时天色有些暗,但以他的视力还是能看清。而且自己还曾经一度认为,这人是雪菲的丈夫。这么一想,顿时陶旭看他的眼神变了,他可没忘记,那晚这人和雪菲可是有说有笑了。“你找哪位?”还是先装作不认识好了,不对,干嘛要装,他本来就不认识自己。

在陶旭打量的同时,阮方杰也同样的在打量眼前这个男人。早上林雪菲打电话说今天不能来时,自己还有工作没完成。终于紧赶慢赶的将工作都做完了,才洗个澡换件衣服赶过来看她。刚才来时,就看到外面停了一辆兰博,本来还好奇是谁的车,现在看来,怕是眼前这个人的车吧。“我找林雪菲,这是她家吧。”意思是你哪来的,这是她家。

“嗯,雪菲她不舒服,所以我来开门了。”我和你都只是客人,你可没资格在这质问我。

“那我进去看看她。”还不让开,让我过去,挡着们干什么,当门神?

“行,请进。”就算当门神,我也乐意,而且我当的那也是最厉害的,至少能帮雪菲挡一挡乱七八糟的人,就比如……你。

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站在一起,真心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冲击啊。一个优雅,一个酷帅,这搭配绝对的无敌的呀。但是……看着客厅坐着的两个人,林雪菲为什么感觉这两个人在暗中较真呢,比如现在……

“这位先生,麻烦请让一下好吗,我没位置了。”

“哦,是吗,不好意思啊,我体积比较大,占的位置也大。”

“雪菲,我来看看你,你怎么样,好点了吗,我给你带了些补品。”

“人家送补品,你也送补品,怎么就没有一点创意呢。”

林雪菲头疼的看着这两个人在这一直说些毫无营养的话。天啊,这是什么情况,自己不就是生病而已吗,怎么会招惹这两位大神来啊。“那个,很高兴你们能来看我,你看我这也没什么大问题。吃点药再休息下就好了。你们都是大人物,就不要在我这了,别耽误了你们的工作。”

“我的工作完成后,才来看你的。”这是阮方杰。

“我今天没有事,而且你妈妈已经留我在这吃午饭了。”说完还朝阮方杰扔了一个挑衅的眼神。怎么样,我能留下来吃饭,你可没那么好的命吧。

“呀,又来了一个客人啊,这位是……”此时陈老太太从外面进了屋里,见又来了一个客人,自己从没有见过,因此不知道这位是谁。

“妈,这位是阮先生,我另一份工作的雇主,妈,当时我的案子就是阮先生开庭审理的。”林雪菲知道母亲没见过阮方杰,便开始向母亲介绍。

“哦,原来你就是小林说的那个阮法官啊!你好,你好。”陈老太太一听当时审理自家闺女的案子的庭审法官是这人,激动的和阮方杰握手。

阮方杰微微的笑了笑,也同老人家握了下手,“阿姨,您客气了,那是我的工作。”

“奶奶,这个叔叔可厉害了呢,那天爸爸还想打妈妈,是叔叔把爸爸给吓跑了呢。”

陶旭第一次如此的恨自己没有早一步先认识林雪菲,要不然帮她的就是自己了。哼,比自己早认识有能怎么样。

“是吗,那真的是太感谢,阮先生,要不你也留下来一起吃午饭吧。”阮方杰点点头表示同意后,又看向陶旭,同样也扔给了他一个眼神,怎么样,现在可不只你一个人能留下来了吧。

收到阮方杰那挑衅的眼神后,陶旭感觉自己快要被气炸了。哎呦,老太太啊,您能别这么客气行吗。

“阿姨,您受累了。”阮方杰优雅的笑容让陶旭有种很想上去撕碎的冲动。真会装!

林宝儿小朋友看见帅叔叔在翻白眼,好奇的打量起来,“帅叔叔,你的眼睛怎么了。”

额,因为宝儿的一句话,大家都在回头看自己,陶旭感觉自己超丢人,要是平时,也就算了。可是今天还在这个狗屁法官面前丢脸。而且他还是个隐藏的情敌!看吧,果然,那个法官露出的绝对是嘲讽的笑。他丫的,敢嘲笑自己。“没什么,眼睛里进沙子了而已。”

你还能再胡扯一点吗!还进了沙子,你当在场的各位都是傻子吗!屋里又没有风,怎么可能会有沙子!而对于别人的质疑,陶旭心里只有一句话,爱信不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