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你实属情非得已

第十九章 你干什么,耍流氓啊

爱你实属情非得已 小伊冉冉 5093 2016-07-31 20:26:38

  宝儿听到帅叔叔说居然还记得自己,开心的从沙发上蹦了下来,跑到陶旭的面前,“帅叔叔,你真的还记得我啊,我好高兴呀。我曾经还问过妈妈,帅叔叔是做什么的,妈妈说你是个老板,叔叔,你为什么不当警察了呀?怎么改当老板了呢?我都和小朋友们说了,我认识一个很厉害的警察叔叔啊。”

什么警察?这孩子在说什么?他什么时候当过警察?不过,刚才还郁闷的心情,在听到小姑娘的话后,立马阴转晴了。用手轻抚着自己那光洁的下巴,试探的问起宝儿,“是吗,那你妈妈都说了我什么呀。”没想到她会在孩子面前提起自己,陶旭的心觉得满足了,整个人都感觉飘了起来。连宝儿的回答都没有听清,幸好他没听清宝儿的回,不然怕是刚飘起来的陶旭,会被重重的摔在地上吧,而且还是脸先着地的那种。

“嗨,你就是宝儿吧。我叫浩东,是你妈妈的朋友哦。”浩东见两人在聊天,也跟着跑了过来,聊天怎么能没有他的存在呢。

咦?林宝儿歪着头看着出现在自己家里的另一个叔叔,“叔叔好,叔叔,你长得好萌呢。”萌的词还是班上的小朋友马亦凡告诉她的呢。不过他说的萌好像是表示可爱的动物吧。

“哈哈哈,宝儿啊,你知道什么叫萌吗,怎么能用萌来形容哥哥呢,哥哥告诉你你哦,哥哥这叫……这叫……”浩东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用什么词来形容他自己。帅?不突出,酷?也不对?

“宝儿,你别理他,他那叫犯二,犯傻。”还真是臭不要脸啊,让宝儿叫他哥哥,他还真好意思开这个口。没让宝儿叫你傻叔都不错了,都算是给你面子。

“陶旭!我哪里犯二了啊,我告诉你,你这是嫉妒!嫉妒我长得比你可爱!”别以为自己就怕了他陶旭,我那是让着你好不。

陶旭用眼神鄙视了浩东一眼,“你也就只能这样了,居然还敢说自己可爱,请问,有人会用可爱这个词来形容男人的吗?你也真是个奇葩。”又是一个大大的鄙视的眼神,扔给了气的炸毛的浩东。

“来来来,喝点姜汤,趁热快喝了吧,你们刚才淋了不少雨,快喝点吧,去去身上的寒气。不然明天感冒发烧了可就不好了。”浩东正打算回击陶旭时,老太太从厨房端出来三碗姜汤来,让他们每人各喝一碗。

“阿姨,谢谢你,阿姨,您看起来好年轻呀,一点也不像雪菲说的那么老,而且看阿姨现在的模样,就知道您年轻的时候,那绝对是个大美女呢。”已经坐在沙发上正喝着姜汤的陶旭听完浩东的话后,差点没把桌子上的碗扣在他的脑袋上,拍马屁,也不带这么拍的吧,他也不怕,一会拍到了马蹄上。

而被浩东的糖衣炮弹一阵猛攻过后,老太太除了乐还是乐。整个脸上满满的都是笑意。“哎呦,你可别夸了,我老了,哪里还有当年的样子啊。不过哈,你这小子还挺有眼光的,我当年那可是校花呢,如果不是嫁给我家那个,说不定,我都是个明星了呢。”

说起当年的模样,老太太的表情很是骄傲。确实,陈老太太年轻的时候,那可是学校里的校花,也有过不少人追,可是后来谁也没想到,在她毕业的时候,却选择了一个比她大六岁的警官。两人婚后过得也很幸福,这个院子就是当年他们的家。这里拥有着他们夫妻二人许多的回忆,可是好景不长,她的丈夫在一次执行任务时,不幸牺牲,丈夫牺牲时,她还怀着三个月的身孕,但是,刚刚丧夫的她,因为刺激最后没有保住肚子里的孩子。从此就剩下她一人独守着这空挡的小院子,一直没有另嫁他人。后来年纪大了,没办法再出去挣钱,只好靠着丈夫走后留下的抚恤金还有自己打工挣的钱来生活下去。可是,钱也总会有花完的一天。她便开始出租自家的小院子,来挣钱。从这个小院子开始出租,租客是一个接着一个,直到刘强和林雪菲租住进来。

“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阿姨,你干嘛要嫁给叔叔 ,不然我一定当您头号粉丝,支持您。” 浩东的话打断了老太太的回忆。是啊,如果当初不那么早嫁给自己的丈夫,自己的人生是不是又是另一番活法呢?

“你这嘴啊,还真是会哄人开心,对了,你看,光顾着聊天了,阿姨都还没问呢,你叫什么名字啊。”这光聊天了,都忘了问别人叫什么,真是太失礼了。

“阿姨,我叫浩东,他叫陶旭,我们啊都是雪菲的朋友。”介绍完自己后,又指了指正坐在沙发上喝着姜汤的某人。

刚才由于太混乱了,以至于老人家没有看清,可当她顺着浩东手指的方向看去时,愣了。嗯?这坐在沙发上的人不就是上次闯进她们家院子里的男人吗?“你……你不就是上次的那个……”

听到老太太的话,浩东明白过来了,原来他们之间都已经见过了啊,合着就自己是第一来啊,难怪刚才一路上他都觉得奇怪,陶旭怎么知道雪菲的家在哪里。而且听刚才宝儿话中的意思,认识的时间还不短了。好你个陶旭,这装的!他要是第二,怕是没人敢称第一了吧。不过他该真是好奇,他们之间是怎么认识的。如果要是真让浩东知道陶旭他是怎么和林雪菲母女认识的,怕是会笑个不停吧。毕竟把一个身价过亿的酒吧老板,而且还有一个那样隐秘身份的陶旭当成闯入别家院子里的小偷,真的会让人笑掉大牙吧。

这时,林雪菲已经换好衣服从屋里走了出来。“不好意思,家里没有男人的衣服,我前夫的衣服我早已经给扔了。这有两个条浴巾,要不你们先披着,我想办法用吹风机给你们先把上衣吹干。”说完就将手中两条浴巾递到陶旭他们面前。

“好呀,这衣服湿乎乎的,我都快难受死了,来给我一条。”浩东还没等林雪菲说完,就直接上去拿了一条浴巾,甚至该打算当着大家的面,准备将上衣脱掉。吓得林雪菲拉着宝儿转过身去。老太太更是尴尬的看向窗外,呀,这天怎么还在下呀。

陶旭见到林雪菲几个人的动作后,刚开始还有些不解,可扭头一看,身后的浩东此时已经将上衣完全脱掉了。正准备将浴巾像穿古代汉服一样穿在身上,而且不知道这货从哪弄来一条带子,系在腰上,用来防止浴巾会敞开。”你干什么,耍流氓啊, 要换不会去里面换吗!没看见别人都在这么吗!”这个二货,知道的人明白他换衣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耍流氓呢。

“不好意思,我这朋友他性格就这样,大大咧咧的,你们别介意。”训完浩东后,陶旭才对林雪菲她们道歉。哼,该死的浩东,大庭广众的想干嘛,当他死人是不。幸好刚才林雪菲转过去了,没看见你身上那团肉,要不然……他觉得饶不了这个二货。要看……也是看他的啊……

“对不起哈,雪菲,我没注意,我下次不会了。”什么!还有下次!陶旭觉得,要不是现在在林雪菲的家里,他真的会带浩东出去探讨一下人生的哲理。看他还敢不敢乱说话。

光顾着生气的陶旭却没有发现,此时的自己多么像一个吃自己爱人醋的老公。明明自己已经喜欢8上人家了,却还是口是心非的说自己喜欢的类型不是她这样的。

“好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不用道歉了。陶老板,你要不也去换一下吧。”

确实,湿漉漉的很不舒服,于是就拿起另一条浴巾走到屋里去换了。将门关好后,陶旭一边脱下湿了的衣服,下边打量着这间房间。看样子,这是林雪菲的卧室了。还真是简单的很啊。除了卧室里不可缺少的家具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了。陶旭想,怕是小偷也不会选择她家来偷吧,真是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外面在聊天的人,都没有发现陶旭是去了林雪菲的卧室里。林雪菲之前的意思是让他去洗手间换。哪成想人家却跑去她的卧室里换,而且此时还在正大光明的参观着。

而正在参观林雪菲卧室的陶旭突然听到他刚才放在客厅的手机响了。“陶哥!你电话!”浩东听见陶旭的手机响了,可是某人还没有出来,以为他没有听到,便大声冲着里屋喊了起来。浩东的话音刚落,陶旭就披着浴巾走了出来。

“噗——”浩东见陶旭那好笑的装扮,很想笑,但是还是没有忍住。天啊,真的好想拿手机给拍下来。拿回去,好好的欣赏,顺带给陶哥宣扬一下。

不过,林雪菲却没有觉得很好笑,如果说同样的浴巾穿在浩东的身上,给人一种像是在穿浴袍的感觉,可是在陶旭身上,却有种时尚的味道。果然是人帅,穿什么都有气质,哪怕只是一件普通的……浴巾……

接过还在响的手机,“喂,嗯,你让人先去夜市把我的的车开走,然后你过来接我,地址是永锋胡同52号。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快点来接我就行了。啰嗦。”

扣上电话,瞄了眼坐在沙发上其他人,发现他们都在看着自己,“一个朋友打来的。我让他来接我们,所以现在只好再打扰一会了。”

“没关系,今天都是因为小林的缘故,才让你们淋湿的。我还要多谢你们呢。”老太太觉得人家辛苦的帮林雪菲送回来,她这个作为雪菲的母亲多少也应该表示感谢一下。

“阿姨,您真的客气了,雪菲是我的朋友,帮她是应该的,这要是换了别人,我才不会这样做呢。”

等两边的人互相客套完了,也都变得无话可说了,空气中弥漫的算是尴尬,大家除了大眼瞪小眼,就是尴尬的端起茶杯喝茶。“妈妈,我想看电视。”就连宝儿都受不了这尴尬的氛围。

“同意!这还不知道要等多久,看会电视也好。”于是,一屋子人便开始边看着电视上播出无聊的电视边等待。

林雪菲抬头看了眼墙上挂着的时钟,已经快十点半了。宝儿还要睡觉。可是客人还没有离开,外面还在下雨,不知道来接他们的人还要多久才来。还是再等等吧,毕竟人家也是因为帮自己才淋的雨,如果不是帮她,他们怕是早就在下雨前开车离开了。也不至于被困在自己家里寸步难行。算了,等人走了再让宝儿去睡吧,反正明天是星期六,可以不用送宝儿去幼儿园,晚睡会也没事,大不了明天晚起会。于是便专心看起了电视。

对于林雪菲的一举一动,陶旭全都收进眼里。也明白她所想的,可是没办法,只能等程向阳来了,他才能走。不过,自己就这么不受欢迎吗,干嘛老想着赶他走啊。哼,本人心情不好!亏他还对林雪菲那么好。不过……陶旭想起晚上自己的奇怪的想法,还有自己的愤怒。Jon的那句话又再一次的冲击着自己的大脑。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了吗?

林雪菲的家里,一屋子的人都在看着电视上播出的真人秀节目,看到好笑处,大家都会乐的合不拢嘴。当然,除了陶旭外。笑的最夸张的,就要数浩东了,这人乐的时候,有个毛病。这是林雪菲观察后才发现的。浩东一乐就喜欢拍自己的大腿,那拍的……林雪菲真的很想问问他,疼吗?还是说他那条腿是假的?不然为什么拍的那么狠,他居然没感觉到。

“咚咚咚”正在屋里看电视的几个人,突然听到了外面的敲门声。林雪菲猜想,大概是陶旭他们那个朋友来了。

“我去开门。”林雪菲站起身,又找了一把雨伞,才走出家门,往院子大门的方向走去。门打开后,林雪菲看着眼前这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发起了呆。林雪菲真心觉得,陶旭、浩东还有眼前这三个人现在一起,感觉很像是三剑客。

程向阳见林雪菲看着自己在发呆,皱起了额头,他最讨厌女人这样看他,“请问,你就是林雪菲吧,陶旭外这里对吗,我是来接他的。” 程向阳知道这个女人,上次在夜市中,就发现陶旭一直在看她。本来没有多想,可是今天陶旭居然在电话里让自己他别人家,而且还是这个叫林雪菲的家里。这真让程向阳感到大跌眼镜。不过他觉得,林雪菲有点配不上陶旭。

“嗯,他们在屋里呢,快请进吧。”两人打着雨伞往屋里走去,林雪菲将雨伞放到了门口,这样屋里就不会因雨水太多而变得打滑了。

程向阳见到林雪菲的举动后,也默默的将自己手中的雨伞放到了门口。放好雨伞后,又轻推了一下他的眼镜才跟着走进了屋里。

可当程向阳看到屋里的情况后,真心觉得自己脑袋疼。他们两个人什么时候会狼狈成这样。如果让手下的员工看见了,还不天天乐阿。这哪里还有一个大老板的形象啊。

“你来了,”陶旭淡淡的向来人打着招呼,“做吧。”好家伙,陶旭你还要不要脸啊!这里是你家吗?干嘛要用这种语气来说话,谁给的你权力!程向阳和一旁看电视的浩东听到某人那全然一副主人的语气时,不停的在心里骂陶旭臭不要脸。

陶旭可没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什么问题,“衣服带来了吗,带了就给我。”

“给,你们两个人的衣服,真是的,以后别麻烦我了行吗,我很忙的,你店里不是有那么经理吗,你让他们给你送啊。”程向阳觉得自己都快成老妈子了。这两个人总是喜欢没事就找自己。真把他当成随叫随到的保姆了啊。

接过程向阳递过来的袋子,站起身准备去里屋换,在转身时说了一句话,顿时把程向阳气的不轻,气的真想拿抢蹦了他的脑袋!因为陶旭说,”今天我可没给你打电话,是你先打过来的。“啊!气死他了,这话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他自己贱呗,手欠的给陶旭打电话,这都什么人啊!

”别生气,别生气,陶哥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啊,他的心那就是个黑的,你别指望他能说些什么好话来。有句话怎么说的,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啊!好疼! “不知从哪里扔过来一把梳子,直砸浩东的脑袋,疼的浩东直呼痛。

“行了,你也赶紧去换衣服吧,换完咱们就走,已经很晚了,别人还要休息呢。”怕浩东这个大嘴巴一会又说出什么出格的话来,还是赶紧让他去换衣服吧。

“哦,”浩东听话的拿着属于自己的衣服,去洗手间换了。浩东转身时,看见林雪菲在那偷乐,“别笑了,一会笑的脸变大了!”说完继续的往洗手间走去。哼,不就是被人拿梳子打了脑瓜子吗,有什么好乐的。砰的一声,关上了洗手间的门,将林雪菲还有程向阳那可恶的笑容关在了门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