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你实属情非得已

第十一章 幸福花园到了请下车

爱你实属情非得已 小伊冉冉 3385 2016-07-24 22:08:04

  从酒吧离开后,林雪菲找到了就近的公交站牌,准备坐车去往下一个工作地点。虽然已经到了九月,可是天气还是有些炎热,林雪菲找了块阴凉的树荫下等车。用手来当扇子,想以此来给自己降下温。没等多久,车来了。随着其他人,一起上了公交车。

林雪菲望着玻璃车窗,回想起曾经的过往。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抛弃自己。当年院长妈妈发现被人遗弃在孤儿院大门口的自己,在自己身上没有找到任何有关于身份的信息。索性就留下了她,照院长妈妈后来说的,反正孤儿院里最不缺的就是孩子,一个是养两个也是养,只是多双筷子,多张床和被子而已。从自己懂事以来,她就知道,自己是个没人要的孩子,所以她努力的去学习,学习如何做饭,如何打扫家务,如何照顾弟弟妹妹们。她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是个没有用的人。

还记得曾经有过一对夫妻,来孤儿院里打算领养一个孩子,可是自己却紧紧的抓着院长妈妈的手不松开,那时的自己还小,认为院长妈妈也不要自己了。现在想想,如果当时她真的跟那对夫妻离开了,现在又会是怎样的呢?

“幸福花园到了,请下车的朋友,从后门下车,下车时请注意安全。”听到公交车的进站广播,林雪菲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从后门下了车。看了看时间,光是坐公交车就花去了半个小时。有人曾经问过林雪菲,你出门为什么不坐地铁,那样还节省时间。当时,林雪菲笑了笑,回答她,公交比地铁便宜啊,虽然地铁贵不了多少钱,但对于她而言,一块钱也是钱。能省则省。

看着眼前这个高档住宅区,觉得真不愧是有钱人住的地方啊,林雪菲深吸了一口气,拿出季姐给自己准备好的名牌,交给门卫。当真正的踏进幸福花园时,看着那一栋栋的别墅,林雪菲除了惊讶还是惊讶。这个小区,她知道,电视上经常报道过。能住进这个小区里的人,不是高官,就是富商。算了,还是别看了,这些都不属于自己,看了也没用。

按照季姐所给的地址,终于找到了。当林雪菲气喘吁吁的站在一栋门牌号“36”前时,真心觉得不愧是有钱人住的的地方啊。光是从小区大门走到雇主家,愣是走了将近半个小时。天啊,快累死她了。这也更让林雪菲下定决心,要以最快的速度去挣钱,好早日买到一辆属于自己的车子,哪怕仅仅只是一辆电动车。不然,天气这么热,光是用走的,累不说,关键是热啊。

在雇主家门口休息了一会,等自己不那么喘了后,才走上台阶,按响了那道双开门上的门铃。

“铃——铃——铃”阮方杰正在书房整理明天开庭所需要的文件时,突然电话铃响了,随手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接听起来。“喂,哪位。”

“儿子,是妈。”当阮方杰听到电话是自己的母亲大人打来的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后才问起来,“妈,怎么了,有事吗?”

“你这孩子,怎么,没事妈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阮妈妈在电话里打趣起自己的儿子来。“你这孩子,平时工作忙不回来也就算了,爸妈能理解,可是,这时不时的,总该往家里打个电话吧。你爸他整天都在念叨你,还有玲玲。玲玲她有时候呀也会来看看我们老两口。对了,儿子,你和玲玲谈的也差不多了吧。要不,改天挑个日子,让你们两个人先把婚给订了吧。人家这么好的一个姑娘,你还不抓紧点,到时候人家外跑了。也不是妈说你,你主动点,你总不能让人家找姑娘先提出来把。你是男人,要有担当。”真是想不明白了,那个魏玲多好的一个女孩儿呀,为什么自家儿子还不把人家给娶进门呀。真是的,都快急死她这个当妈的了。

阮方杰放下手中的笔,感到头疼起来。每次都打电话说这件事,隔三差五的就打电话说这些,他都快烦死了。“妈,我都和你说了多少次,我和魏玲……我和她之间真的没什么,我对她一点感觉也没有。你也别老是让她去咱家,到时候让人产生误会就不好了。”他知道魏玲是个好女孩,可认识这么久了,他是真的没有想过要去娶魏玲。

“什么没感觉,妈可告诉你,感情那是可以慢慢培养的。你也老大不小了,都三十了,还是早点结婚,趁着你妈我还能走的动,帮你带带孩子什么。”每次出门,都看见邻居家的梁太太没事就带着自家小孙子,在自己面前显摆。她真的很羡慕啊,而自家孙子到现在还没出世,别说出世了,就连孩子她妈都还没进门呢。这可真是急坏她了。

阮方杰觉得,真心不能让这个话题继续下去,“那个,妈,你今天打电话过来,不会是就为说这件事的吧。如果说完了,那我就先挂电话,我这还有很多工作没做呢。” 如果再任由他母亲说下去,怕是今天自己别想安静的工作了。

阮妈妈经过儿子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自己今天打电话的目的,“哎呀,你不说,我都差点忘记了。儿子,你不是说之前那个钟点工不行吗,打扫的不干净,这回妈又从家政公司给你找了个,这次听介绍说,是个工作能力挺强的人。之前因为她家里有事,停工了几个月,前几天才回到公司。这回再试试,如果还是不行的话,妈就换个家政公司。”自己的儿子什么样,她还是知道的。有洁癖不说,对饮食上也有些挑剔。从儿子搬出去后,已经换了好几个钟点工了,让他从家里带过去一个阿姨,这孩子不管怎么说,都不愿意。而且外面找的钟点工的底细怎样都不知道,尽管家政公司一再的给予保证,可她还是不放心。希望这次的钟点工可以让儿子满意,可阮妈妈却不知道,正是自己亲手找的人,害得将来差点与儿子阮方杰闹翻天。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妈,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打扫。”阮方杰知道自己有些小洁癖,但也没有他母亲说的那么严重。他只是不喜欢,自己的房间有陌生人进出而已。

“那怎么可以,儿子,你将来那可是要当首席大法官知道吗,有些事情可不需要你来做的,知道吗。”她的儿子是最优秀的,从小就给儿子最好的,也从不让儿子去碰那些家务事,因为她儿子将来那可是要当人中之龙的。如果自己的儿子能当上首席大法官,她真的做梦都能笑醒啊。

阮方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又来了,每次都这么说,他的母亲永远都把自己当成三岁的孩童。他已经长大了,是需要在空中自由翱翔的,而不是像在放风筝似得,另一头,永远都被母亲紧紧的拽在手中。阮方杰觉得自己真的很累,而那个所谓的家,也渐渐的变得不想再回去。他宁可自己在外自己买房子,可是,就算是这样,他的母亲依然不放弃,给自己找了一个又一个的保姆。

听着电话里唠叨的声音,阮方杰开始不耐烦起来,“好了,我知道了,就先这样吧,我还有事,拜拜。”

“喂——喂——儿子,喂,这孩子,又挂电话,我都还没说完呢。”阮妈妈听着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忙音,生气的放下电话。

“怎么了,又挂电话了?”一旁的阮爸爸正坐在沙发上翻看着今天的报纸。听到自家夫人在那又开始唠叨个不停,“孩子已经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你也别老换了。孩子想干什么,就随他好了,年轻人嘛,现在不闯一闯,将来到老了,连个可以回忆的事都没有。”儿子那个倔脾气,照他家夫人这么管下去,迟早有天会爆发的。

“我怎么就不能管他了,他是我生的,我为了他差点死在手术台上,我哪里没有资格去管教他。”当年她怀着身孕,还被自己的婆婆指着干家务,最后累的早产。等送到医院时,没办法,因为妊娠周期不足,只能进行引产手术,不然她肚子里的胎儿,怕是真的会因缺氧而死亡。那时的惊险,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是心有余悸。而阮老太太,见因自己不喜欢儿媳的原因,害得孙子差点命丧黄泉,吓得也晕了过去。

阮家铭知道当年自己的母亲,没少给夫人使些小绊子,甚至还害得方杰差点无法降生。她也受了不少委屈。因此,这么多年来,自家夫人和母亲之间的小打小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家人过日子,图的是什么,不就是家和吗,干嘛弄的乌烟瘴气呢。可没想到的是,正是因为自己的默许,让自己的妻子变得越来越自私了,事事都要插上一手。

“关于儿子的事,我已经给你提过醒了,我劝你还是放弃吧,别把儿子逼得太过了,不然到时候后悔的就是你自己。”阮家铭警告完后,就放下老花镜和手中的报纸,站起身样楼上的卧室走去。没再去和妻子讨论这个话题,因为他知道,现在无论自己说什么,自己的妻子都是听不进去,何必浪费口水呢。

而这边,阮方杰将母亲的电话挂掉后,走到浴室内,不停的往自己脸上泼水,想让自己冷静下来。过了一会,阮方杰双手撑着洗手池,抬头看着镜中的自己。那是你的母亲,是生你养你的母亲,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阮方杰不停的暗示着自己。如果不这么做,他真怕自己的情绪会失去控制。

感觉自己不是那么生气了,才拿起挂在一旁的毛巾擦拭起来。这时候,突然听到了楼下的门铃声响了。大概是他母亲找来的钟点工来了吧。本来不想去搭理,可是听见那门铃又响了起来。心烦得将手中的毛巾胡乱扔到一旁,便下楼准备去开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