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你实属情非得已

第十二章 不要叫我阮法官

爱你实属情非得已 小伊冉冉 3071 2016-07-25 22:36:41

  站在门口的林雪菲在按了两次门铃后,见还是没人来开门。便觉得奇怪了,难道不在家吗?她应该没来晚吧。来之前,季姐不是告诉自己,今天雇主在家的吗。正打算再次按响门铃时,那道门被打开了。“阮法官!”林雪菲惊讶的看着给自己开门的人,这里居然是阮法官的家,天啊,怎么会这么巧。两份工作,遇到的都是认识的人。这几率,哪怕是去买彩票都没这么准吧。

同样震惊的阮方杰,也被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家门前的人吓到了。他真的没有想到,原来他母亲所谓给自己新找的钟点工,居然就是她————林雪菲。

阮方杰将来人请了进去,“你就是那个新来的钟点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林雪菲坐下聊。

林雪菲看了眼客厅中那个豪华的沙发,又偷偷的瞄了一眼自己的打扮,这完全是不搭调啊。“谢谢,我还是不坐了吧。说实话,我也没想到雇主会是你。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因为认识你,而不好好工作,我一定会按照要求打扫的干干净净,包你满意。”

阮方杰看着林雪菲信誓旦旦的给自己做着保证,嘴角微微的勾起一丝笑意。那笑就感觉像是沐浴在春风一般的柔和。“在你工作前,我有个要求,希望你能够接纳。”

“什么问题,阮法官你说。”林雪菲一听有要求,立马开始认真的听起来。想将他所说的要求都记下来。林雪菲以前在别家做钟点工时,雇主往往都会将一些注意事项提前说出来,因此,她也以为阮方杰提的是这方面的事情。

“问题就是,请你私下不要叫我阮法官,因为下了庭,我就是我自己,而不再是那个法庭上,严肃的法官。”

林雪菲奇怪的看着阮方杰,他就是他自己?可他自己本身就是个法官啊, “那不叫阮法官,那叫什么?”

“既然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家的钟点工,那么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不是要改变一下。你可以叫我……算了,你叫什么都行,就是不准叫阮法官,明白吗。” 当初之所以选择法律专业,都是因为母亲的逼迫,这些年,他真的受够了“法官”这个称呼。

当年的他从基层做起,到后来升为一级法官,二级法官,渐渐的变为,一级高级法官,一级大法官。这么多的等级,他用了最不可能的速度,升为了一级大法官的位置。这其中的艰辛,只有自己知道。身份越高,防的人也就越多。对于外人看来,自己很风光,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成为本市的一级大法官。才刚满三十岁就已经达到别人五十岁甚至一辈子都达不到的地位。大家都目光放在他的身上,有羡慕的,也有嫉妒的。没办法,谁让他是将来最有机会得到首席大法官的人选。外表看起来很是风光,可是他是人,他会累,会难过的啊。完全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阮方杰没有发现,自己此时的表情是多么的冷酷,周身的气息是多么的冰冷。

林雪菲从他有些冰冷的语气中,感觉到了这人的愤怒。“您先别生气,我不叫就是了。阮先生,请问,我可以开始工作了吗?”哇,还真是没想到,这个人冷起来,还真是有些适应不了。谁能想到,外表看起来是个优雅的贵公子的人,居然也会生气。

阮方杰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也明白刚才自己的行为,有些过激了。“抱歉,我今天的心情有些不是太好,有些失态了,见谅。”

阮方杰觉得,自己那引以为傲的贵公子形象,在林雪菲面前,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失控。只要和她在一起,自己总会想将那个隐藏在内心的真正自己释放出来。

“那就言归正传,其实在我这工作,没什么特别需要交代的,你只需要将房间打扫干净就行,如果我在家的话,就麻烦你将饭菜做好就行。”

等阮方杰交代完后,她便开始寻找打扫用的工具,开始自己的工作。

而阮方杰说完后,就开始懊恼起来,怎么搞的,这不是他的意思啊,他可一点也没有想把林雪菲当成佣人的意思啊,为什么自己说出来的话,却显得是那么的生硬。还想再说些什么,来弥补一下,可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要说什么。算了,反正她现在是自己家的钟点工了,慢慢来吧。又看了眼已经开始打扫的林雪菲后,便回到楼上的书房去了,明天就要开庭了,还有些事情需要再次的确定一下。

看着偌大的房子,林雪菲觉得,有钱人干嘛都喜欢住这么大的房子啊,房子,够住的不就好了吗,这么大,真是太浪费了。悄悄的在心里又把自己现在住的小院拿来比较了一下,呼,纯粹是生活在两个世界啊。 墙上的时钟一点一点的走动着,房子里,除了林雪菲偶尔发出的声音外,就再无一点声音。

终于完成了。阮方杰放下手中的资料,往后一躺,靠在椅子上,疲倦的抬起手,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这次的案件还真是不太好处理啊。一方是政客高官的儿子,一方是本市混迹商场,富甲一方的老狐狸的女儿。其实这个案子,本身也没那么复杂,只是两个年轻后辈的情感纠葛而已,可就是因为他们的父辈的身份太不一般,从而引起了大家的重视,就连媒体也开始舆论起来。明日的庭审已经是第二次了,这两家人,已经渐渐的由小辈之间的矛盾,转变成了双方父辈之间的矛盾,互不相让。如果自己一个处理不好,怕是会将两方都给得罪了。本来这种案子都是由一级高级法官来接的,正是因为双方的身份,于是临时决定由他这个一级大法官来庭审。唉,这大法官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啊。阮方杰心里又一次的幻想,真想摆脱现在的身份啊。

他真的好想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和自己喜欢的人,走遍大江南北,去感受各地的人文风情。等哪天走累了,就选个舒适的城市,安顿下来,买个房子。房子不需要太大,装饰的也不必太过豪华,但一定要是温馨的。就这样,他和自己喜欢的人,幸福的生活下去。找份工作,每天都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最好再来一个宝贝,一家三口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

阮方杰闭着眼睛,幻想着属于自己的梦想,那个遥不可及的梦。当想到将来他和自己喜欢的爱人带着孩子去游乐场玩时,那之前还抿在一起的嘴唇,慢慢的勾起了一抹名为幸福的微笑。可那个将来能陪伴自己,过后半生的人是谁呢?

就在阮方杰想看清那个人是谁时,脑海中渐渐的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刚开始还是模糊的,慢慢的,他看清了那个人的样子。一头乌黑的长发,干净利落的盘在脑后,白色的上衣搭配着有些发白的牛仔裤。阮方杰猛的睁开眼睛,自己脑中想到的居然是第一次在法院门口那时见到的林雪菲的样子。

林雪菲,居然是她,她……对了。她今天不是来自己家当钟点工的吗,人呢?

阮方杰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因起身的用力过大,连椅子倒在了地上,他都没有注意到,径直往书房的门口走去。怕是就算知道椅子到了,他也没那个心思,去扶起来吧。阮方杰有些气自己,怎么就把她给忘了呀。可当阮方杰看到楼下那依然还在忙碌的身影时,那颗刚才被自己绷紧的心,顿时感到轻松了起来。见林雪菲并没有发现自己,索性就站在二楼的楼梯口,看着楼下那个人的身影。

阮方杰知道自己对林雪菲的态度有些不同,可是他现在还是有些疑问,还是有些不是很确认。所以现在,还不能贸然的跑上,他想在等等,等确定自己的心意,是真的爱上那个女人。如果最后真的确定自己是爱上她,那么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出手。毕竟这辈子,能遇到一个可以让你感到舒适,心里想安定下来的人很难。

林雪菲终于将最后一点打扫完了,太好了,终于弄完了,还真是累啊。直起有些发酸的腰,本想看看墙上的时间,可在抬头的瞬间,看到了那个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处,站在楼梯口的人。“阮先生,你忙完了啊。”

“嗯”见林雪菲发现了自己,阮方杰放下抱着的双手,抬起腿,迈开步伐,走下楼梯,走到了林雪菲的身边。“累坏了吧。”阮方杰见她累的额头上都是汗珠,发丝因汗水的原因,有些都贴到了脸颊上。想也没想的,便想上去将那些发丝拨开。露出她那因做家务而变的有些红润的脸庞。

林雪菲慌乱的看着阮方杰伸出来的手,下意识的就退后了一步。躲开了那只修长的手。

等反应过来时,看着停在自己眼前的手,感到有些尴尬起来,自己那么大的反应干嘛,人家不一定是要碰你啊,自己就这么退后,是不是有些自作多情了啊。“抱歉,那个……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