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爱你实属情非得已

第五章 身后的黑影

爱你实属情非得已 小伊冉冉 3363 2016-07-22 16:03:12

  浩东将买回来的肉串交给了陶旭,“喏,你要的烤串,给你。”就知道欺负他。

陶旭从他手中接过烤串,恩,闻起来挺香的。随手拿起一串放进嘴里,细细品味着,明明只是在吃一个普通的烤串。可在浩东看来,人家陶旭却好像在吃什么美味的佳肴似的。

确实不错,很好吃,难怪这么多人排队买她的。手艺不错呀,陶旭又想起那天,从她家传出来的香味,从那香味上,不就判断出她的厨艺很好。不然自己也不会被吸引过去,虽然最后……啊,怎么又想到那丢人的场景了。

“陶哥,好吃吗?”浩东见陶旭连吃了好几串,也有些嘴馋了。偷偷的咽了下口水。一旁的程向阳看浩东那一副馋样,鄙视的朝浩东翻了一个白眼,吃货。

陶旭可没功夫搭理浩东,因为他看到那个女人此时正和别人挥手再见。她要走了吗?没多想,陶旭放下手中的烤串,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喂,陶哥,你去哪?”浩东见陶旭突然走了,连忙问到。这怎么就走了?

没搭理浩东的呼喊,而是踏着不紧不慢的脚步,跟着前面推着小摊车的女人离开。

浩东见陶旭没理自己,奇怪的看着程向阳,希望能从好友那,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陶旭怎么走了?”

程向阳更加鄙视起浩东,“我怎么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去。”就算知道,也不告诉你。程向阳当然知道陶旭为什么走。但他有一点没想明白的是,陶旭这次是认真的吗?

“对了,陶哥走了,那这些吃的,是不是就都属于我了?”程向阳听完浩东的话后,扶了一下额。没有搭理他。真想撬开他脑子看看,这货除了吃,脑子里,还有什么,还能记住什么事情!

陶旭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眼睛一直盯着前面的那个女人。陶旭有些不明白了,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像一个跟踪狂似的?陶旭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自己怎么说也是个大老板,开了几家酒吧,好歹也算是个有身价的人吧,况且,自己还有一个那样的身份。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啊?光在酒吧就能碰到各种类型的美女。可这个女人……最多也只算是长得清秀而已吧。

林雪菲走在前面,总感觉后面好像有人跟着自己。于是偷偷的扭头,用余光看了一下。可是,天太黑,尽管有路灯,可还是看不清,但至少能判断出是个男人。顿时,林雪菲害怕了起来,脚步也开始加快了一些。

陶旭看到前面那个女人加快了速度,自己也跟着加快了起来。喂,那个女人该不会把自己当坏人了吧?自己怎么说长得也很帅啊。再说了有那么帅的坏蛋吗?没有吧。

林雪菲感觉后面的人也同样加快了脚步,更是害怕了起来。眼看着前面就是家了,快点回去。回去就安全了。林雪菲推着车用力跑,第一次如此庆幸,自己租住的院子离夜市那么近。

到了,就要到了,已经看到家门口了!眼看着林雪菲马上就要走进胡同了,突然自己的肩头被人拍了一下。“啊————”

突然的叫声,也吓到了林雪菲身后的人。不就拍了一下吗,怎么会吓成这样?“雪菲,你没事吧?”不管怎样,自己还是吓到人了,关心的询问起来。

还没缓过来的林雪菲,没有发现这人在称呼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诧异的回头看去,原来是他!见来人是阮方杰,也明白了刚才拍自己的人原来是他,林雪菲才放下刚才害怕的心。

“怎么吓成这样,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不知道会吓到你。”优雅的男人,无论做什么,身上总会有特别的气质。那种气质是与生俱来的。今晚的阮方杰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衫,脖颈处的扣子没有扣上,能看到他的喉结。西服的外套则自然的搭在胳膊上,手腕处还带着手表,至于什么牌子的,林雪菲不懂,但肯定很贵吧。至于他下身的打扮,林雪菲不用看,也猜的出来。肯定是西装裤和皮鞋呗。看他这幅打扮,大概是下班后还没有回家吧。

“不,不,不是你的原因,是因为,因为刚才回来的时候,感觉身后有人跟着。所以才被你拍下就大叫起来,抱歉哈,我肯定也吓到你了吧。”边说边往刚才的方向看去,此时的身后,早已没有人,别说人了,就连猫猫狗狗都没有看到。难道刚才的人只是顺路?只是住在这附近的?

阮方杰也顺着林雪菲看的方向望去,发现没有人,“也许你看错了吧,好了,你快进去吧,我帮你把车推进去。”

林雪菲觉得,哪能让一个大法官来做这种事,“阮法官,还是我来吧。”没等阮方杰说什么,直接推着车往院子里走。让他来推?还是算了吧。再说了,你有见过穿着一身正装的人,去推这种小摊车吗?林雪菲在脑中想象了一下,怎么想,都觉得那个画面,很不协调啊。

而在不远的一颗树后,有个衣角不小心露了出来。躲在树后的陶旭靠着树干,悄悄的观看着。刚才在那个男人出现时,他就马上躲了起来。后来见他们聊天,才知道他们是认识的。从陶旭这个角度,是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陶旭明知听不到,却还是竖起耳朵认真的听着。那个男人是谁?

陶旭此时突然感觉到胸口突然一阵绞痛。好痛,为什么感觉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好难过,心里像被无数的针扎一样。陶旭抓紧自己疼痛的胸口,弯下腰,大口的喘着气。当看到他们看向这里时,快速的直起腰,又往更黑暗处躲了起来。

过了一会,心口不那么疼了,可等自己再看去时,发现人早已不见了,大概是进了胡同,回家了吧。那个男人也跟着进去了吗?难道那个男人是她的男朋友?陶旭觉得,自己只要一想到那个男人有可能是她的男朋友,就会特别生气。气的——气的真想上去打一架。陶旭一拳打在树干上,想以此,来控制自己想去将那个男人揪出来,打一顿的冲动。过了一会,终于平静了自己的怒火后,才从树后走了出来,又看了一眼那个通往她家的胡同,才转身离开。还是回去继续找浩东他们喝酒吧。

没多久,陶旭的身影便消失在这美丽的夜色之中。

屋内,阮方杰趁着林雪去倒水的功夫,打量着,这个小家。一进门就是客厅,左边是卧室,右边则是厨房和卫生间。虽然小,但是打扫的很干净。

林雪菲从厨房倒了一杯水给阮方杰,“不好意思,家里只有这个。”将水杯放到阮方杰面前后,坐到了一旁的单人沙发上。

阮方杰收回打量的目光,看向林雪菲,“没关系,喝什么无所谓。”阮方杰知道自己突然的到来,让林雪菲没什么准备,也就没有太在意,是水还是茶。

“不知道阮法官怎么突然来了?”林雪菲感觉气氛有些尴尬,便开始找着话题。只希望,有什么他有什么话,快点说,她还要去陈阿姨家接孩子呢。如果去晚了,陈阿姨该等着急了。

为什么突然来?阮方杰自己也没想明白。今天下班后,本来应该回家的,可自己却莫名其妙的把车开进了这个胡同。可在听到林雪对自己的称呼时,皱起了眉头,以前别人叫自己阮法官,他没什么感觉,但为什么林雪菲这样叫自己,会不高兴?哦,对了,她刚才问自己什么?

“哦,没什么,我今天来,就是上门讨茶喝来了。” 阮方杰觉得,自己怎么说,也帮过她两次了。这请自己喝点东西表示一下。

啥?上门讨茶喝?想了一会,林雪菲才明白过来。确实,人家帮了自己两次了,别说请客吃饭了,就连喝的也没请过。自己做的确实不对,不过……她还真没见过,像阮方杰这样的,亲自跑来,就只为了从她这里讨喝的。“阮法官,很抱歉,上次本来是想请你的,想感谢您的帮助。但是,我女儿对派出所有点排斥,所以没向你打招呼,就先行离开了。要不这样吧,看您什么时候有空,我一定做几个好菜,请您来家里,让我好好的感谢您。”

阮方杰方才还有些不高兴,在听到林雪菲想要邀请自己来她家,还要亲自下厨,心情顿时雨过天晴了。“行,那就这么说定了。”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后,两人之间的氛围顿时安静了起来。

林雪菲拿起属于自己的杯子,放在手里,却没有喝。这人到底想干嘛,这该说的,应该差不多都说完了吧。怎么还不走呢?难不成,这大晚上的,就是跑别人家里来大眼瞪小眼的吗?偷看了眼时间,宝儿还在陈阿姨家里呢。这人不走,她没法去接孩子啊。

大概是听到了林雪菲的心声,阮方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时间也不早了,那我就先告辞了。”拿起放在一旁的西装外套,从口袋又拿出了张精心设计的名片,递给林雪菲,“如果刚才那个号码打不通的话,表示我可能在忙。你就打这个名片上的电话,这是我助理的。”一般情况下,阮方杰给别人联系方式时,都会给名片的联系方式。他身为大法官,会有很多人惦记他的联系方式。特别是在开庭前,总会有些人想方设法的联系自己,好让自己在法庭上网开一面什么的。所以他的电话号码,除了熟悉的人,没人知道。

可又担心哪天林雪菲真的有事情需要自己帮忙,而自己又恰巧在庭审。这样把名片给她了,也算是找到自己了。见林雪菲接了自己的名片后,阮方杰才放心的离开。

看着已经走到院子大门的身影,又低头看了下手中精致的名片。林雪菲有些糊涂了,这个优雅的贵公子今天的行为,为什么自己有些搞不明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