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世宠婚:甜妻哪里逃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司机脑袋被车门夹了

一世宠婚:甜妻哪里逃 安然九 2000 2016-10-24 18:36:13

  夜色冰凉,繁星映在地上如波纹,童予馨急急忙忙的冲了出去,雨水猝然落下,仿佛此时此刻的心情连天公也觉得感同身受。

那雨水化作利剑一把一把穿过童予馨的身体,万箭穿心,只是心底湿哒哒的,那满地的鲜血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只是那伤口却比在上面撒了盐或者泼了辣椒水还要难受疼痛。

不知道是眼泪还是雨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只是那前行的道路她再也看不清楚了。

她摇臂拦下一辆出租车,钻进车厢时那冰凉的秋雨渗透进骨子里异常疼痛。

“小姐,到哪里?”

童予馨泣不成声,抽抽噎噎的回答着司机“枫……叶……叶孤儿院。”

待那司机回过神来,踩动着油门,往前行进着。童予馨也终于耐不住深夜睡魔的袭来,她靠着后座闭目养神。

可每每一闭眼,她都会不经意的回想到乔晨与那女人在床上恩爱的模样,只觉得倒进了胃口说不出任何话。

好想找人倾诉,可是不能!

到现在童予馨才觉得自己一直都在犯傻,犯花痴。他们之间明明没有什么的,可是这些日子以来,竟然会莫名奇妙的因为他而吃醋。

“小姐,到了。”童予馨缓缓坐起身子,打开车门,刚想要掏钱结账,谁知那司机一踩油门就没了踪影。

这人还真是奇怪。

算了,这样倒是省了不少钱。可是一转身,目的地并不是枫叶孤儿院,而是……乔晨的那栋别墅!

……

她也没敢往前挪动些步子,依旧转过身子,摇臂搭车。她衣衫单薄,凉风习习,吹得她瑟瑟发抖。

别墅的落地窗口处,一个笔直的男人端着一杯浓香热乎的咖啡时刻张望着大门的女人。

嘴上挂着一个并不显而易见的笑容。

“看你还要跑多久!”那男人挑逗着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道。默默的看着眼前那女人夜晚如水的街道旁。

他抬手示意,一辆蓝色的出租车从童予馨的面前开了过来,她立刻抬手拦下那辆车。

“师傅,去枫叶孤儿院!”她急匆匆的钻进了车厢,和上一回一样,路线竟然相同!饶了一大圈,还是将她送到了乔晨的那栋别墅!

“师傅,错了,你怎么又把我送回了?”童予馨焦急的趴着那司机的后背,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姐,到了请下车!”

下你妈啊,没到孤儿院就不说了!尽然还把她给送了回来?!

那司机见童予馨愣是打定了主意赖在了他的车上,司机下车,打开后车门将坐在后座上的童予馨活生生的给拖拽下来!

童予馨别过头,正巧看到那站在阳台前的乔晨!

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主要的是他还像一个看小丑一般的看着大门口的童予馨!

她快要被气得炸毛,在拦下一辆出租车,可是结果依旧那样,她又被送了回来!

一次两次算是巧合,三次还是巧合吗?!居然他一直像耍猴一样的在耍她?!

她气冲冲的迈着十二公分的鱼嘴鞋夺门而进!此时乔晨正悠闲自在的双手搭在沙发弦上抬头仰望着硕大的水晶吊灯。

闻声,他便坐正了身子,调侃着问道“你还知道回来?”

“我才不想回来呢!谁让那三个司机脑袋都被门夹了!!才把我送回来的,哼……”

“哐……”童予馨径直跌进乔晨的怀中,双手放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她的脸蛋儿也正好紧贴着他的心脏。

她第一次感受到他的心跳,感受他那如小鹿乱撞般的心跳。他的胸膛炙热,眼前仿佛雾气弥漫看不清景象!

“怎么?几分钟不见就想我了?想和我……呵呵……”乔晨的话语未落。

童予馨撑着他如城墙一般厚实的胸膛“怎么可能,别做梦了!”刚准备起身,他的左手立刻扣住她的手腕。“你想要干什么?!”童予馨猝然抬头!

乔晨勾了勾唇角,“干夫妻该干的事情……”他的大手忽的出现在童予馨的后背,悄悄拉下她身后的礼服拉链,褪去身后那最后一层枷锁。

“你个流亡民!”童予馨大声的吼着,他一用力将她推入怀中,正好含住她香甜的两片花瓣。

极力的吮吸着她的香甜,不敢有任何一丝让她喘息的机会。童予馨被吻的满脸通红。小手不断的挣扎往他的身上敲打着,仿佛这不痛不痒的打闹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他解开他的衣衫,贴上她雪白的混球。嘴唇也慢慢从嘴皮上挪了下来!“乔晨!你给我,滚——”她奋力挣扎。

呸呸几声,只想把他留在嘴里的吐沫星子给吐掉。他的唇带有那个酒店女人的点点清香,她不允许自己成为一个被人玩,弄的女人。

尤其是对他——乔晨!

乔晨双手用力扣住她雪白的香肩,正对着她将她压在身下,含情脉脉的看着童予馨。

童予馨也因此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显而易见的笑容。这时童予馨便生气了!

锁眉,凝视。

他不慌不忙的卸下他腰间的金属皮带,童予馨的心脏犹如小鹿乱撞,她只身坐起“不要,你给我滚!”

童予馨一把推开乔晨,冲到阁楼上嘭的一声关上房门。“呵,小兔子,还想换个地儿干?”

乔晨那宛如水里红色锦鲤一般游动的双唇往上扬了扬,看的人心惊胆战的。

他缓缓扣上腰间的皮带,往楼上走去,每一步是如此的沉重,将他压的喘不过气,真怕自己的计划失败了,这个女人就会从自己的身边悄悄溜走似的!

童予馨背靠着房门徐徐坐下,双手捂在胸口,大口的喘息粗气。冰凉的地面紧紧的贴着她的皮肤,寒意袭来,不觉有些让人阵阵发抖。

屋外的脚步声越来越来快,也越来越急,离她身后的大门似乎相差无几。

大门被敲响了——

童予馨下意识的抬起来了头,踉踉跄跄的站起了身子,两眼无神,往后退了几步……

四处张望着各个角落看看哪里有可以躲避的地方能够藏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