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世宠婚:甜妻哪里逃

第一百一十七章 他的自由你来决定

一世宠婚:甜妻哪里逃 安然九 2029 2016-10-14 11:18:07

  眼角的眼泪落下,滴在原本就湿漉漉的灰白色地面上。夕阳很美,可是这美尽收眼底又能怎么样?

她已经无暇在顾及这美了。他的手机铃声响起,他的电话号只有一个人知道,那个人打过来更是完不能不接的。他只好甩下林欣然,走到一旁的角落里接听着电话。

“喂?BOSS找我有什么事吗?”他语气轻轻,很是有礼貌的模样。

听筒的另一头是一个富有磁性的的男子声音。“当时在青山公墓,柳枝背叛我,在场的那个女人找到后立马给我带回来!!”那个男子还特地加重了立马两字。

“是!”不拖拉,邓崇便挂掉了电话。转身饶有兴趣的从上打量着那女人,勾了勾唇角“你的运气可真好,BOSS让我带你回去。能不能见到柳枝,不对!应该是徐汇东,那就要看你了。”

看她?看她干嘛?

一个疑问还没有解决,这下又来了一个神秘的BOSS?

“好!现在立刻马上我要见BOSS,你带我去吧!”

“……”

夜色苍凉,寒意如水。

黑色的保时捷在道路旁来回穿梭,车子也不知道开了多久,只是困意袭来,林欣然只能强撑着那摇摇晃晃,昏昏欲睡的身躯。

眼皮沉重了就快要困了下来,她深深的掐着自己的手腕感到疼痛不让自己睡着。“困了要不就先睡会儿?”邓崇提议道。

林欣然只是摇了摇头,轻声道“不用了,我还不困……”

她真的很困,现在大概都已经是凌晨时分了,可是她只想快点见到徐汇东,所以不能睡,不能睡。

她这样在心里祷告着,祈求着能在见他,只是远远的观望那也可以。

……

“林小姐,下车了……”不知不觉,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打开车门,此时她已经进入了梦乡,侧躺在后座上,头发凌乱散落的到处都是,睫毛细而长又卷翘。

脸蛋儿白里透红,不失一点娇羞可爱迷人。

邓崇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弯腰将她抱出车里。

……

带阳光散漫酒店的敞篷游泳池里,水纹似鱼鳞。寒意侵骨而来,林欣然蜷缩在靠椅上,瑟瑟发抖。

实在是太冷了。

她颤巍巍的眨了眨眼睫毛,秋瞳减水一般的眸子,似平静的湖面。

“林小姐!”

随着那一声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林欣然立刻打开了双眸,这才看清那水虽然清澈,却看不出深浅的眸子让人迷离,让人猜不透。

她坐起身子,环看四周。

硕大的游泳池尽收眼底,晨曦很美,那火红炙热的烈日却被一道笔直的身影给挡住了。“您不是要见徐汇东吗?”那背对着林欣然的人缓缓转过身子,看着那一抹黑影,刺眼的光芒印在眼底很痛,更让她睁不开眼睛。

林欣然缓缓站起身子,这才看清了那人的身影。

黑色的发丝浓密,像是灌木丛,眉毛似剑棱角分明。白色的衬衫紧紧的包裹着他粗壮的身躯,深蓝色的西背将他整张粗狂的身躯裹得像一堵厚实的墙壁,黑而发亮的皮鞋,每每在地上踏一步都会充满着清脆般宛如银铃一般响声。

宛如深潭一般的眸子,神秘莫测。林欣然只是不经意对上他的眸子,但是很快就低下了头,仅仅只是那样的一瞬间,但是也能够感受得到他那种王者一般居高临下的威严感。

不是清晨的寒意还未褪去,而是他自己本身就带有一种威严感,林欣然竟然不敢开口说话了。

她猜想,邓崇带她来见的人一定就是眼前的这位,这未威严感即是的男子一定就是邓崇口中的BOSS了吧。

林欣然顿时变得认真起来。“你就是邓崇口中的BOSS了吧,汇东在哪里,我要见他!”

他走进她,指甲细而长勾起了她白如雪的下巴,抬高。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林欣然。

尽然发现她的眸子竟然与童予馨的眸子颇有些相似。

“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BOSS冷冷的说道,可是从他口中吐出来的确实热,炙热一般温度的热流。“靠这么近?是不是我还得佩服一下你这位所谓的BOSS撩妹技术还不错?言情小说看多了吧!”

冷澈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女人会如此的牙尖嘴利,竟然还有些招架不住她一个女人?!

她手掌一挥,冷澈还没有看清,黑影晃过他的手便从她的下巴滑落,厚实的手掌竟然缓缓有些火辣辣的疼痛感传来。他下意识的低下头,看了看手背,竟然有五根隐隐约约的指印印在他的手背。

“我觉得你要不和我去一个地方?”话毕,林欣然也不在多说些什么,只能沉默。跟着他进了一个房间。

房间雪白的大门紧锁着,只能透过那一面玻璃墙看着里面的人影

全部都是白色,床上的人儿也只有一个脑袋露在外面,身上也插满了针管。

“汇东……”

“他怎么回事!你们对他做了什么?!”林欣然大声的冲着冷澈吼着,吼的是那样的撕心裂肺。

“我们在救他,你说我们能干什么?他违抗我的命令,然后自己跳楼,还要我说多清楚?”

“……”

“要我放了他也可以,还他自由就得看你了!”冷澈的嘴角突然往上扬起一个绝美的弧度。

自由?她给?

林欣然终于镇定下来,犹豫了一会儿,她轻声道:“什么条件,你说!”

冷澈从不拐弯抹角,直奔主题而来。“把童予馨带过来给我!”

“什么?”

冷澈以为它没有听清楚,便又重复了一句。“把童予馨带过来,我就把徐汇东交给你,从此以后,柳枝便欲我们在无任何关系,一个人换一个人值得吧?”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那你反悔了怎么办?”

反悔?在他的字典里可是从来没有反悔这个词语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林欣然也不可能不去提防这个从来也不熟悉的男人不是吗?

“一个人的自由换一个人的自由,他的自由就由你给。这个交易怎么样?”

林欣然沉默着,用另一个人的自由换徐汇东的自由?她要如何抉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