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世宠婚:甜妻哪里逃

第一百一十六章 想要回去了

一世宠婚:甜妻哪里逃 安然九 2036 2016-10-09 23:30:40

  童予馨走进公司,在化妆间里默默的坐着带彩妆师在自己的脸上涂上淡淡的粉。

头发编成侧马尾,拉松辫子一个小雏菊的连衣裙不由得有点小清新的模样。

可是在小清新的模样那又能够怎么样?现在已经入秋了,在这样穿只会让她不禁让她寒战罢了。

可是她能抱怨什么呢?她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艺人,没有名气的一个艺人。

“童予馨!该你上场了!”

闻声,童予馨只好硬着头皮上。

室内的一个游泳池里,摄像机已经按部就班的摆在面前。水非常清澈,清澈见底,有时候会无缘无故的泛起波纹。

方尤溪身着一件白色西装站在游泳池旁一脸忧愁的盯着那清水。

“李潇,婚礼已经开始了,新娘还在等呢,站在这里干什么呢?!”饰演李潇的乔晨不语,双手被在身后,连童予馨走过来他也不曾见到。

“婚礼我不会过去了……”乔晨的话语很低很低,眸子低垂。卷翘的睫毛底下一双水灵的的眼睛。

童予馨抓过他的手腕,脸色不好,就算化了妆她的脸色依旧难看。柳眉低垂,双眼仿佛在恼冒火。

“李潇!你知不知道夏夏还在教堂里等你!你怎么可以把她一个人留在那里?!”

她大声的吼着,吼得是如此狼狈。可是演技这一方面她还是没有乔晨厉害。

乔晨饰演的李潇拉住童予馨“珊珊,你知道我爱的人是你!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把我推给另一个女人?!我爱的人只有你!只有你一个人!!”

童予馨明知道是在演戏,可是他的话语仿佛真真切切的在对她说到。

她的心一直狂跳,根本压抑不住。

脑袋里都是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涌了进来。还没等她定下神他的大手落在她的脸颊,捧起那粉色的荷花吻上花蕊。

他闭上了眼睛,贪婪的夺取着她的芳香,她的温柔。他吻的很轻宛如只是在她的薄唇上蹭了蹭。

他纤长的手指插进她的发丝,扣住她的头,童予馨更是愣住了,仿佛这一切都是那样的不可思议。

身为女二号的蓝芷若一席雪白的婚纱踱步前来,拉过童予馨,她还未站稳脚步,蓝芷若一推将她推进了水池里。

溅起的波纹很大,浪落在水池边上打湿他白色的皮鞋。饰演李潇的方尤溪愣了愣,转头怒气冲冲的看着蓝芷若。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将它高高举起。

“夏夏!你这是干嘛?!”

“李潇!我们都已经结婚了,你不能这样对我!婚礼就要开始了,你不可以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蓝芷若也演的很卖劲儿,两人不愧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他们两个站在一起真的很美根般配。

男子身着白色西服,女子身着雪白婚纱,一对恋人,童予馨只能在水里默默的欣赏着他们站在一起的完美瞬间。

“珊珊!”李潇(方尤溪)不去理会身旁这位碍事的累赘,直接将她的手腕往天空中甩了出去,跳进水池子里,快速游向童予馨,将她抱住从水里拖起,这时他才不经意的发现被池子水推开衣领后留在她脖子上深深浅浅的紫色吻痕。

“咳咳……”童予馨也捂住嘴巴假装咳嗽了一下,假装将口腔中的水给咳了出来。

方尤溪打横抱起她,他朝着一旁的扶手走了上去,两人全是湿漉漉的,水冲花了她脸上的妆,发丝、衣角都在不断的掉落着水滴。

明明已经冷到极点的童予馨如今靠在他的怀里却没有一丝冷的感觉,相比较之下竟然会有一点点他的爱意。

“李潇!我才是你的老婆!”

“以前,现在,将来。我喜欢的人只有珊珊一个人!”他的话仿佛是在雪山上打滚而来夹杂着那冰凉寒意快要冻住蓝芷若的心。

随着导演的“卡”字一下,所有人员仿佛都变了一个人,气氛不在紧张。

蓝芷若更是摇身一变变得乖巧可爱“尤溪哥,我表现得怎么样。”她的声音很甜,很甜,甜到有些发嗲。

可是方尤溪并没有去理会蓝芷若,连头也没有往她的方向看去。依旧保持着刚才那个动作,横抱着童予馨。

蓝芷若看着他们这般姿态,心里仿佛打了五味瓶一样混杂着味道,形成一种说不出口的味道。

她也没有多想,在心里陌陌念叨,一定是刚才打湿了西服所以要把衣服换掉。再说了他们走的方向也是休息厅的方向。

“方先生,你可以放我下来了!”童予馨垂着头,小声的说到。

她也不知道以前那个朗朗上口的尤溪的那个代名词,现在换成先生。只有这样她才能与她保持一丝的距离吧。

只有这样她才能够忘掉他们的曾经吧,

打开休息室的门,方尤溪将她安顿在一只黑色沙发上做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条干毛巾甩在童予馨的脸上。

“快点把头发檫干,不然会头痛!”他坐在她的身旁,见她自己不动手擦干头发,他朝她侧过身子蹂躏着乌黑的发丝。

被水冲刷后的头发依旧黑而亮。

他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要故意拉开他们两个之间的距离,可是这种距离被拉开不也正是他想要的吗?!可是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了,就算全世界他都可以不要,只是她的一句话变能够让他跌进深渊。

“乔晨对你好吗?你……你在乔家过得好吗?!”

“好!怎么可能不好呢,吃的又好睡得又香而且老公什么都会!”童予馨苦笑着告诉着他一切,可是她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在她脱口的一瞬间便成一把又一把的利剑刺痛着童予馨的心,千疮百孔,处处都在滴血,处处都是伤口。

她过得很好,真的很好。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连头也不敢抬的看他了。

“今天的也就这一场,剧组对于这部电影的拍摄进程很慢你不用紧张。”

“嗯……”童予馨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只能一个嗯字概括掉。

“我想回枫叶孤儿院了,这个周末有空吗?我们一起回去一趟,看看那些孩子过得怎么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