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相思不问花满塘

= =非常尴尬的落了一段

相思不问花满塘 ancerky 1264 2016-08-22 22:25:27

  “皇上这边请。”宫芙微微颔首,行了个标准的小礼,带着主母的庄严和女子的温婉,举止之间,散发着王族的涵养与气度,合着女子与山水般清雅的容颜,赏心悦目的优雅。“皇上,里头毕竟是女子的闺房,如此多人,还是不大合适的。”

尹少白转身去看主子,试图从他妖孽冷峻的脸上读出指令,未果。尴尬的尹尚书只好强装温和地回过身子,揣测了一下皇帝的心理,然后清了清嗓子:“尹墨,你同杜公公带着人在外头候着罢,我跟大夫随皇上进去看看宫小姐。”

宫夫人点点头:“多谢皇上。”

宫将军冲夫人点点头,也随着尹墨留在外头。

女子的闺房异常的简约,同将军府里各处奢华的布置截然不同。进门后有张小桌,几把椅子,桌上放了套茶具,此外竟然别无他物。

“宫小姐的房间,真是出人意料的简单啊,”尹少白的笑里带着股复杂,“如今,少有女子的闺房,像宫小姐的一样朴素了。”

“小女自小身子虚弱,喜静,也不喜繁杂的装饰。”

往里走去,浅色的帷帐和纱帘放下,隐隐约约透出躺在床上的女子,宫夫人轻轻唤了声,里头传出女子小声的答应。御医牵了金线,在帘外教她绕在腕上。

片刻,收线。

“回皇上,安尚书,小姐却是感染了风寒,应该是早些服了药,现在正在散热,难免会有些不适。注意不要受凉,等热散完了,自然就好了。”

尹少白点点头,意示他退下。

“皇上?”

金铭羽正把玩着桌上的紫砂杯,修长的五指搭在暗色的杯上,反衬出荧玉一般的光芒,好看得紧。青年不慌不忙地拿起紫砂壶,替自己沏上一杯茶。一股清澈的水流间,清香的茶香袅袅升起,随着氤氲的雾气,弥漫了整个房间。

堇皇抿了小口,绝美的脸上依旧看不出悲喜,再抬眼,望向宫芙的眼光愈发深邃,像一眼望不到的死潭,深处是无尽的黑暗。纵是宫芙,心里也不觉徒然一惊。

坏就坏在了这一眼上,待她回过神来,金铭羽已经走至床榻边。

宫夫人心里大骇,快他一步挡在他身前,脸上还作出个从容的笑意:“皇上,掀帘起风,太医说小女要注意莫再受凉。”

金铭羽的脸依旧风雨不动,妖孽如厮,俊美如厮,仿佛世间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可以与之媲美的人来。他的眸子依旧深邃,氤氲成墨色。

善解如宫芙,在这片深色里,看见了他危险的警告,以及一闪而过的不悦。

“宫夫人——”

“有刺客有刺客!!!!!!!快护驾!!!护驾!!!!!”

紧接着,便是兵器相撞“噼里啪啦”的声音和各路嘈杂的声音,比如尖叫和逃窜的脚步声。不难想象两人刀剑相向,下人抱头鼠窜的混乱场面

“是杜公公的声音。”尹少白看向堇皇,请示他,“皇上?”

金铭羽隐隐皱了皱眉,声音同幽泉流过山涧,低沉也带着磁性,“出去看看。”临走前,侧过脸,若有若无地朝着床的方向望了一眼。这一眼短暂而隐秘,带着审视和窥探,难以言说的复杂情感,快得让人分不清是幻想还是错觉。

一旁的宫芙冷汗涔涔。

打她出生起,还未有一日,像今天这样,在某个人的气场里,完全压抑。

她爹是夏蛮最暴戾的王,她哥哥是夏蛮最恣睢的王,为嫁给进未央,她同他们周旋,也未有一日感到如此吃力。

那个呼风唤雨的男人,和他鹰隼一样透着尖锐气息的凤眼,同他精美绝伦,找不出一丝瑕疵的脸一样危险。

不知道该骄傲还是该自豪,门外的人拿捏的时机,如此精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