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相思不问花满塘

chapter4 七行俱下宫音渺

相思不问花满塘 ancerky 4638 2016-08-21 20:24:09

  “误会误会!”待到尹少白和金铭羽出门后,看到的便是宫将军与尹墨、北辰浅三人打得不可开交的场面,“皇上!误会!”

金铭羽眉头微不可见地一皱,一旁的尹尚书就立刻会意:“尹墨,住手!”

黑衣青年迅速抽剑,向后一跃,三步回到金铭羽身边。

“宫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今日阿浅来臣府上做客,臣招待不周,让他同下人走丢了,不知皇上在此,惊扰了圣驾,还望恕罪。”

“胡说!”一旁的杜公公约莫是觉得方才逃窜得过于丢人,马上站出来尖着嗓子道,“皇上,这状元大人从旁边的草丛子堆里窜出来,哪里是像走丢的样子?依奴才看,状元大人躲在草堆里就是图谋不轨,有意对皇上不测!”

“杜公公,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方才不知发生了什么,他只看见宫将军站在门前紧张地踱来踱去,几次试图制造点什么动静好像想吸引里边的人的注意,恰不巧都让一边的尹墨明着暗着化解开,他好奇,正开口要问小娃娃这是几个意思,就冷不防被她突然发力,一脚窜出草丛。

尹墨是个多警惕的主儿啊,听见有动静,提着剑二话没说就劈头盖脸砍下来。

但好歹少爷他也是个练家子,袖子里一摸,掏出折扇就给挡了下来。没曾想到,尹大侍卫这一剑盖的是结结实实的,他挡住了利器,没化的开剑气,当下就飞出去二米远。

杜公公一看劈出个人来,当场就给吓懵了,只知道抱着脑袋喊救命。加之一根筋的尹墨完全不听北辰浅的解释,提着剑就追了上去。为求保命,北辰少爷只得硬着头皮迎上去,余光一扫,突然看见宫将军一拍大腿,整个人似乎醍醐灌顶,恍然大悟,也提着刀赶过来,边跑边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北辰浅感动得一塌糊涂,心想这特么总算是要沉冤得雪了,面上不由大喜。哪知道宫将军嘴上喊误会,一边拿着刀杀过来,刀刀劈向自己天灵盖,手法干脆利落,一点都不含糊。

偏偏宫将军耿直得一派正气,几次逼近他时,都忍不住压低声音,以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沉痛道:“大侄子对不住了……”然后哇的一声跳开,喝道:“别打别打!都是误会!!”

北辰少爷登时喉头一甜,就要吐血。

也亏了宫守静这根搅屎棍搅得一手好屎,几番下来,成功逼出了屋内的金铭羽和尹少白。

“皇上,冤枉,”北辰浅俯身作揖,虽称臣,可周身的气度却未有半点折损,“臣来将军府探望小舅舅,本由着小厮领路,在府中闲逛。不想与下人走丢,只得一人摸着道,方才只是看见一只小白兔,心里喜欢,便追进了草丛子,谁知道这小兔子牙利着呢,臣被咬的措手不及,一不留神就跌了出来,被尹大人当成贼子,险些击毙。”

“那真是趣事。”金铭羽看他,话像冰碴子一样冷。他的眼睛深如潭水,无悲无喜,衬着他妖冶的容颜,却莫名叫人心悸。

北辰浅也抬眼望他,桃花眼里水光涟涟。纵然眼前的人深不可测,他也不曾落了半分。

两人对望,一个是千年寒冰碎成的凉冷,一个是三月春风骀荡的桃花。他们站成一幅画,美艳得不可方物,虽有背景,可周遭的景物再也不能入眼。

“是趣事。”北辰浅笑道,“好一只牙尖嘴利的小白兔。”

金铭羽抿唇,尹少白立刻道:“尹墨,去草丛里检查下,看看咬了状元大人的小兔子还在不在。”

“尹大人!”宫守静叫出声。

“不过是一只牲畜罢了,”尹少白颔首,笑得意味深长,“宫将军何必这么紧张?”

宫大将军恭在那里,冷汗涔涔地冒啊,支支吾吾个半天,也没说出半个字。

喂老爹你别不说话……

救我呀,你闺女要亡了要亡了……

死定了,这下死定了。

宫音渺脑子里轰的一声爆炸了。

早知道方才就趁乱跑了。

雷光电火之间,小丫头脑子里噼里啪啦闪过一大段乱七八糟的念想。

怎么办,冲上去同他硬拼?不然自尽会不会爽快点,嗯好像有点江湖儿女不拘小节的味道,了不起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话说怎么自尽,咬舌吗?会不会很疼?不如还是直接去撞尹墨的刀好了,但是万一他的刀不快怎么办……那就再来一次?

这样算全尸吗?老爹会不会觉得很没有面子?

于是探看情况的尹墨刚一用剑拨开繁杂的草叶子,就看见个五六岁的小娃娃满脸悲壮地瞄准他的剑冲过来。

尹墨眉心微微一皱,提剑欲劈,待一瞬看清她稚嫩的脸庞后,整个人刹那错愕,猛地回神后连忙强行改变了招式,剑风所过,刷刷地一排草齐腰斩断。

宫音渺也跟着傻逼,她怎么也没想到,这尹墨不仅不杀她,还强装镇定地用手把她按回去,然后不动声色地帮着小姑娘拢了拢身边的草。

“尹墨,”尹少白的声音从后方响起,带着书生特有的文雅,戏谑道,“怎么,真的有只小白兔?”

亏得尹墨背对着他们,有什么动静也能遮去一半,宫音渺不算小的动作才没有多明显的暴露在众人面前。但是即便知道后面的人什么都没有看见,传说中的忠犬依旧心虚地滞了一下,犹豫道:“……一只耗子。”

金铭羽面无表情地扫过小娃娃藏身的丛子,倾世的容颜宛如浮起一丝冷笑。尹少白看得心惊肉跳,尹墨依旧闭着嘴一声不吭,在场的下人都看出了皇帝的不悦,跪在地上吓得哆嗦。唯有桃花公子北辰浅和宫大将军,一个打着折扇,露出对笑得意味不明的桃花眼,看热闹不嫌事大,另一个还真以为成功骗过了皇帝,偷偷长舒了口气。

堇皇拂袖,声音凉地冻成二月的冰渣:“朕乏了,回宫。”

“摆驾回宫——”杜公公尖细的声音,回响在宫家大院里。除了北辰浅,所有的人,都如释重负。

拜别后,北辰少爷的折扇合拢,张开,又合拢,又张开,生生打出了一段拍子。那双桃花眼,弯得晦暗不明,眼角眉梢,笑得一番风流纨绔,缱绻缠绵。

有趣有趣,这宫府里的人,都有趣至极。他原先就早有听说的聪慧不凡的夏蛮小舅母,果然百闻不如一见。还有是他那个突然冒出来看起来才五六岁的小表妹,镇定聪明地远胜成人。

堇皇亲临,宫夫人一面答应将女儿嫁给皇家,一面又要宫郁艾今晚便跟秦朗成亲,还信誓旦旦地向他许着不抗圣旨的诺言。

北辰浅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蹲在地上数蚂蚁的小姑娘,啪的一下打开扇子。

“别看了妖孽表哥,”小姑娘咕噜爬起来,掸掸身上的尘土,向着里苑走去,“世间安得双全法,有人放纵有人遮掩,这样不就很明了吗。”

北辰浅长腿一迈,慢慢悠悠地跟在她后头,好奇道,“你娘真是……艺高人胆大,我可听说了,当今圣上最讨厌别人骗他,你们家今日连起来骗他,将来被撞破了,就算将军府根基牢厚,按照堇皇性子,那也是照拆不误。用一个将军府去换个大小姐,你娘到底怎么想的啊?”

宫音渺小白眼一翻,小短腿迈得飞快:“我娘骗他什么了?他要个宫小姐替他摆平安贵妃,又没说要哪个宫小姐。”

北辰浅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扇子一收,将她拎起来,带着她往里走:“你娘的文字游戏玩得厉害,尹少白按照规矩,没将你姐姐名字和排位明明白白写在圣旨上的确是他的失误。不过,怕是也没人料到,宫府会平白无故多出个你。”

“你放我下来,”宫音渺抡圆了小短胳膊想去揍他,“就是他真写上去了又如何?只要我姐姐喜欢的是秦朗那个大傻蛋,我娘不想让我姐姐进宫,我姐姐就有一千种法子进不了宫……”

“口气倒不小,”北辰少爷被她都笑,“你娘的局布得极妙,打从一开始就灌给他们暗示,叫他们相信宫府里就你姐姐一个嫡亲小姐。下头就接个偷梁换柱,又一步步引他们往坑里跳。这里头,恐怕是你的闺房罢。不过,表妹,我倒是想知道,为什么同样是闺女,你姐姐进不得宫,就要你去替她?就因为你姐姐喜欢秦朗,你没有喜欢的人?”

小姑娘愣了一会儿,也不挣扎了,沉默半晌,突然严肃道:“可能是因为我还没长开,潜力不容小觑,我娘深谋远虑,想要我日后用美色征服皇上,从此扶摇而上,平步青云。”

北辰少爷也沉默半天,“……那我觉得你娘谋得也是够远的。”

宫音渺作谦虚状,“好说好说……你干甚拿扇子敲我头?”

--------------------------------------我就是传说中的分割线-----------------------------------

“一拜天地——”

宫郁艾和秦朗的成亲简单到观礼的只有喜婆,宫将军宫夫人,宫音渺和北辰浅。

事关重大,宫芙特地退下了所有的下人。

然即便如此,也依旧看得出宫府的用心。宫大小姐的凤冠霞帔出自整个乱鸢大陆最有名的宜欢布庄,最好的匠人和最顶级的绣娘,一针一线用的都是甚至未央皇宫里都难得一见的珍品。

大红喜帕盖住新娘子的倾国容颜,衬出了她妙曼的身段,大红的喜服穿在新郎身上并不俗气,却有一种难得的清朗。

两个痴人,天生一对。

宫音渺捡了颗开心果往嘴里一丢,嚼了一嚼,啪嗒吐出完整的壳来,准确地落在桌上一堆小山似的果壳堆上。

坐在她边上的北辰浅看得啧啧称奇。

“看什么看,”小姑娘坐在椅上,晃荡晃荡脚,白净的小脸上却是坦荡,“你都知道我家要把姐姐换出来了,我娘这么谨慎的人,肯定不会放你回家。爹爹今晚就要回雁秋带兵,顺势带把姐姐和秦朗安置在沿路的南城,我爹没发来平安报前,你铁定是要留在我宫府的……到时候,你就真得天天看我了。”

北辰浅撑起下巴,桃花眼里流光溢彩,他笑道:“原先我倒是只知道一半,现在你的计划我是全都知道了,你娘要留我,我就是留在这里,也有的是办法通知皇上。”

小丫头扭过头来睨他一眼:“表哥,我小表姑和表姑父走了以后,你把家产败得都快差不多了吧,尚书府这么大就八个下人……啊这你倒不用担心,他们都在我家柴房捆着了,有个看起来蛮能抗的现在在我姐姐的院子里。宫家军分八路环着宫府,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你要是能放出消息,什么都别说,我服你。”

“二拜高堂——”

小姑娘越过小桌,故作老成地拍拍他的肩:“还是你现在动一动你的左手?”

北辰浅面上从容,心里不免一紧,暗中不动声色地移了移胳膊。

“是不是觉得有些发麻?”

北辰少爷桃花眼一敛,姣好的面孔染上几分冷色:“什么时候?”

宫音渺耸耸肩:“就你椅子上的扶手喽,我小时候身体不好,我爹悬赏请过鬼医花不语,到现在,多少有点讨药的交情。你这个情况还算轻的了,今晚不喝药,明早醒来,你整条胳膊都废了。不过倘若你在我家住几天,一天早晚各一帖药,一共十八天,正好到腊月十五我进宫呢,你也就好了。”妈蛋你手搁那么久,还压中了麻穴,不麻才怪呢。

鬼医花不语是未央帝都穆城三公子之一。其中,居上位的是劫富济贫的侠盗正月十七,偷虽偷,公子却深得民心。排第二的是鬼医花不语花葬,此人医术高明,只要是花公子想救的人,就算是到了阎王也跟前也得被拉回来。花鬼医看病有个规矩,随他心情。无论是病入膏肓或是临死之际,他说不救就不救,毫无半点隐恻之心。再来是君见笑。君见笑是十八铁骑的主人,十八铁骑顾名思义就是由是十八个死士组成的队伍,能兵善战,曾经不费一兵一卒便击退了五千精兵。于是统领十八铁骑的君见笑变成了传奇。相传君公子俊朗无匹,与当今圣上有的一比,可无奈他神龙见首不见尾,再奇,也只能排在第三位。十七少的正月令,鬼医的索命帖,君公子的追魂配,见其者如见其人。

北辰浅果然上当,声音也尖利了几分:“表妹倒是贴心。”

小丫头神色坦然,继续给他做思想工作:“表哥,其实吧,你看堇皇也就是靠着我姐姐将军府大小姐的噱头唬一唬丞相老头,叫他不要太猖狂。我怎么样也是将军府嫡亲的小姐,现在暂时虽然没有我姐姐那么漂亮,但我们震慑敌人的功能是一样的。而且你要相信,我好歹也是我爹我娘的亲生崽子,假以时日,肯定也是个大美人。”

北辰浅被她气笑,“就你这小身板,但凡没瞎的,抬出轿子就知道宫郁艾被人掉包了美、人、表、妹。”

“夫妻对拜——”

宫音渺丢了一块梨花糕进嘴里,咬的含糊不清:“我娘也是研究过皇帝纳妃的礼仪的好吧,我又不是选秀进去的,只要在自己寝宫等着就好了,没多少人看见的。再说了,等他们一层一层报上去,也早来不及了。”

北辰少爷哼了一声,折扇一打,倒是恢复了一贯的风度翩翩,“不过五六七岁,你的心倒是挺宽。”

“礼成——”

小娃娃从椅子上跳下来,在衣裳上拍拍手,看似说的漫不经心:“送入洞房了,表哥你现在想拦也拦不了,吃饭了吃饭了……啊顺便提一句,妖孽表哥,我今年正月初一就十一岁了。”

“今年十岁?”

“啊是啊。”

“……”

“我看起来只有五六七岁真是对不起你。”

“……不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