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相思不问花满塘

chapter2 世有桃花北辰浅

相思不问花满塘 ancerky 2917 2016-08-21 20:24:09

  小姑娘扭头一看,两个身材颀长的青年映入眼帘。左边的玄衣青年眉眼俊秀,小麦色的皮肤衬得一对剑眉愈发英武。此刻他却面带尴尬,露出几分无措。另一边,白衣青年绾着白玉羊脂冠,整洁的衣袍上绣着金丝纹路,手里一把玉折扇掩去了半边绝色容颜。衣冠楚楚显示出不凡的家底,举手投足带着儒雅和潇洒。

啊,她认得玄衣青年,小时候回家,常常带着她和姐姐游山玩水,她的准姐夫,秦朗。说起来,秦朗也是家中除了爹爹、娘和姐姐外,同她交情最深的人。

只是——

宫芙不动声色地将宫音渺隐在在身后,温婉笑道:“是阿浅啊,秦朗你怎也不说一声,我好准备些茶点。这花园有些乱,实是不便待客,你们随浮玉去大厅候着,我随后便到。”

“小舅母客气了,”白衣青年折扇一收,露出扇下的容颜精致无匹,刹那间,周遭的景物仿佛黯然失色。北辰浅的桃花眼一弯,似有千万笑意溢出,“舅母莫要怪秦朗,是我闻着了花香,硬缠着他来看看……这小娃娃是谁,为何唤小舅母为娘亲?”

宫夫人心里一紧,面上仍作出个大方得体的笑,还未开口,就听见后方传来奶声奶气的声音:“你这人真好笑,我既然都叫我娘娘了,那我自然就是我娘的女儿。”

北辰浅好似轻轻一动,却瞬间移到了宫芙身后,他将折扇纳入袖中,伸手想要摸摸她的小脑袋,却被她躲开。

北辰少爷也不恼,做出个风华绝代的笑来,“世人只道宫家小姐举世无双,舅母,这……”

“这是宫家的小女儿,名唤音渺,宫商角微羽的音,沧海一粟的渺。”

“哦?”

宫芙也笑,“渺渺自小身子薄弱,跟着她师父在山里静养。这小丫头没有她姐姐那般倾国倾城,又鲜少回家一趟,认得她的人自然就少了。况且她山林里野惯了,没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怎会让她在外惹是生非,所以一回家,就将她圈了起来……”宫夫人伸手,爱怜地摸摸小姑娘的小脑袋,状似不经意般感叹道,“纵然如此,渺渺也是我宫府入了谱的嫡小姐,是我这个做娘亲的不是……”

北辰浅的桃花眼一弯,笑容愈发深邃:“小舅母这是说得什么话……不知小舅母可还记得,下月十二月十五便是皇上纳妃的日子,方才我同堇皇在御花园的时候,瞧见皇上似乎有意要纳宫大小姐为妃……啊这么一讲,我刚出来的时候,安尚书好像已经命人去拟圣旨了。我估摸着以安尚书的效率,不出一时半刻,这圣旨便要送到宫府里来了。表妹能够入宫为妃,一朝人前显贵,可要恭喜小叔和小舅母了……”

纵是如宫芙这般七窍玲珑的心思,听见这个,也罕见地窒了窒。到底镇静聪颖如她,不消片刻,又冷静下来,笑道:“怕是阿浅话说的早了,艾儿到底是没有这个福分……浮玉,告诉宫管家,让他通知几个亲眷,今夜便让艾儿秦朗行礼罢。”

一旁的秦朗不知什么时候跟宫音渺咬起了耳朵,刚毅的青年蹲在短腿小萝卜边上对着当前局势虚心求教,冷不防听到自己的名字,先是明显一愣,然后故作镇定地低头数蚂蚁,紧接着连耳根子都红了。

宫音渺:“……”

北辰浅有几分惊奇,桃花眼带了几分探究的意味:“那可真是憾事一桩。”

有趣有趣,宫家平白多出个小小姐,宫夫人算到堇皇有意让宫大小姐入宫,早备好婚礼……不管什么事,这宫府瞒得都好,要不是他闲来无事来逛了一遭,今日一过,尚且还以为宫家小姐还待字闺中。

北辰少爷望着宫夫人笑得愈发有深意,他这个小舅母,不愧是当年夏蛮危虚王机关算尽不择手段也要留下来的人

“小姐小姐!不好了小姐!!”两个一模一样的小丫头从门口跌跌撞撞地冲进来,连滚带爬地一人一边拉住自家小姐的小胳膊,“老爷方才接到圣旨,皇上要娶大小姐!”

被围在中间的宫音渺有些发蒙,小姑娘挠挠脑袋,试探道,“啊你让爹爹同他们讲讲姐姐已经成亲了?”

“老爷说了!”

“但是他们不信!”

“他们说老爷不接旨就是抗旨!”

“抗旨就要抄了将军府!”

“一个都不留!”

“一个都不留!”

“老爷让我们来通知夫人!”

“还有小姐!”

北辰浅扇子开了又合,半遮着姣好的面容。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宫夫人,桃花眼里堆满看好戏的意思。

浮玉迟疑了一下:“……夫人?”

宫芙微微一笑,温婉间带着从容,一如当年兵临池下,她眼望四方的镇静。

饶是北辰浅这样纨绔的公子哥,敬佩之情油然而生,他忽地想起民间的盛传,“夏蛮芙蓉郡,一人半江山”。这样的气度与眼前的女子重叠,他信了有宫芙者坐拥了一半江山的传说。

“愣着作甚,还不去告诉宫管家。”女子沉静如画,牵起一旁的小姑娘,举手投足间,极尽仪态大方,“青木,去通知喜婆,教她做好准备,青竹去只会大小姐,秦朗,你也回去罢,按我先前教你的那番,吉时一到,就来迎娶艾儿。”

“阿浅若有兴致,不妨留下来,喝一杯喜酒再走。”

“侄儿不才,”北辰少爷折扇一收,精致的面容笑得几分戏谑,“小舅母的意思,可是要抗旨?”

宫芙弯了弯杏眼:“阿浅这是说的是什么话,宫家对未央世代君王忠心不二,我生在夏蛮,既嫁入宫府,也算得半个未央人。你舅舅一辈子为未央勤勤恳恳,呕心沥血,镇守边疆,抗旨这等大逆不道之事,还请阿浅莫要再提。”

北辰浅不置可否地笑笑。

“我要安排艾儿的婚事,阿浅若是不嫌弃,便让渺渺带你在宫府里逛逛,”宫夫人弯下身子同小丫头低声嘱咐了些什么,然后起身将她交给北辰浅,“你这小表妹自小身子羸弱,若是有什么,吩咐下人去喊她师父便可。”

北辰浅看着宫音渺乖巧地同娘亲告别,然后转过来回望自己,斟酌一番,脆生生开口,声音软糯得不成样子,“啊表哥,宫府同寻常院落也没什么差别……不如你自个儿四下走走?”

北辰浅自小在美人堆里摸打滚爬,见过了各式各样环肥燕瘦的女子,却唯独对宫音渺这般幼稚的娃娃没有抵抗力,当下心里软得一塌糊涂,便存了心逗她。北辰少爷折扇一打,风流的桃花眼泛起流光,整个人说不出得潇洒不羁,“这不好吧,在别人的院落里四处游走,实是件失礼的事……还是由表妹带我四处走走。”

妈的智障。

宫音渺沉默了一会,“……我见着表哥方才也是随了秦朗哥哥逛到这里来的?”

“你都说了是随了秦朗来的,现下秦朗一走,自然就没有人带我闲逛了。”

……其实闲来无事逛别人家也是件失礼的事。

小娃娃正准备反击他,就见大少爷忽地神色一凛,却片刻功夫又恢复到了之前的吊儿郎当。小丫头正奇怪呢,突然心里一拧,暗叫不妙,卧槽她放出去探情况的探子回来了。

应该没事吧,宫音渺宽慰自己,毕竟武免流歌也是有脑子的人,见到不认识的人约莫不会如此冲动地冲出来报备。

她这表哥看起来人畜无害,实的可是精明得很。她姐姐与秦朗的婚事不幸被他撞破,害得她娘不得不放她来拖住他。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一旁树间窸窣作响,嗖的一声蹿出个人影。

“小姐,有情况!”

宫音渺:“……”

小姑娘抱着侥幸的心思抬起头,一眼便撞见北辰公子打着折扇满眼戏谑,“……”

“表妹,表哥也想知道有什么情况。”

小娃娃乌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赶在跪在地上的流歌开口前抢先严肃道:“啊其实醉烟楼的厨子出走呢,着实不算什么大事,用不着特地在向我报备了。”小娃娃继而转向北辰浅,一脸沉痛,“我们家的侍卫总是喜欢一惊一乍,没见过世面,让表哥见笑了……流歌,去,带表哥在宫府里四下转转,啊大概转到饭点这样……”说完,还偷偷猛向流歌挤眉弄眼。

流歌茫然地看她:“小姐,醉烟楼的厨子出走不是上个月的事吗?你不是还叫武免把他们一家从南城撬回来,你忘了?这次你不是叫我去探听尹少白吗……我探到他同皇帝商量要不要来宫府一睹大小姐的芳容,他们刚刚进了宫府,现在约莫已经到大小姐的别苑了……咦小姐你脸怎么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