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相思不问花满塘

chapter3 祸国殃民金铭羽

相思不问花满塘 ancerky 3263 2016-08-21 20:24:09

  结果事态就演变成了宫音渺被迫带着北辰大少爷,鬼鬼祟祟地潜伏在灌木丛中。

即便是偷听旁人墙角这种龌龊事,被翩翩北辰公子做出来,也有一番从容不迫的潇洒气度。北辰浅将他的玉折扇纳入袖中,蹲在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边上,好奇道:“方才过来报信的是你的侍卫?”

宫音渺瞅他半晌,斟酌了半天,悲壮地点头。

“他身手不错,连我府上的止言恐怕都不如他……”

不错又怎么样,还不败在了智商上!小丫头在心里啐了一口,继续扒拉扒拉挡她前头的灌木,调整视角。

丫不是说已经到别苑了吗,她都蹲了一盏茶时间了,连个鬼影子都没见到。

北辰浅的桃花美目里依旧好奇:“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学过几年的正派功夫。皇上三令五申不准朝中之人同江湖有所交集,你爹上哪给你找来的?”

宫音渺继续扒拉扒拉草,含糊道,“……路上随手捡的。”

“哪条路?”

“浔阳路。”小姑娘想都不想地脱口而出。

“……你爹捡的?”

“我捡的……你这么看我做甚?”

北辰浅深吸一口气:“浔阳路是花街。”

小姑娘罕见地沉默了片刻,半晌后试图垂死挣扎一下,“……你有没有想过,事情可能并不是你想的那样……额比如说,就是有天我偶然路过,刚好看到流歌,然后就把他捡了回来……”

“恩,”北辰公子精致的脸上漾满理解,慈爱地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我相信你。”

“……”

“嘘,有人来了。”

小姑娘心里警铃大作,连忙扭头朝向草缝望去。

前头打头阵的大耿直是她爹,旁边跟着她的美人娘,右面那个白衣飘飘,看起来弱不禁风一折就断的应该是传说中玉面书生尹少白,这么推断,尹少白后面跟着黑色的不明物应该就是他亲弟弟,御前带刀侍卫鬼见愁尹二少尹墨。

宫音渺正专心致志地查看前方的敌情,冷不防就听见耳畔传来北辰公子看好戏似的声音,“当今圣上轿不离身,今日他来宫府看你姐姐,居然是亲自步行来的,可见他对你姐姐是上了心的……多少女子挤破了头也要进宫,长伴君王,光耀门楣,一朝得宠,就是荣华富贵。怎么到了你家,就成躲避不及的祸事了?”

“你羡慕呀?”小姑娘不屑地努努嘴,“你懂个屁,伴君如伴虎知道不?我姐姐才不会因为荣华富贵就搭上自己一生,她从小就喜欢秦朗,多少个皇帝她都不换……再说了,你想你去啊,凭你的姿色,说不定一年半载还真能把皇帝掰弯,那能拯救多少无知的失足少女呀。”

北辰浅拿手撑起下巴,修长的五指搭在姣好的面容上,泛着玉石般的光。他笑,似有千万朵桃花在面上盛开在眼中绽放,世间万物,风流无匹。北辰公子含笑看她,桃花眼芙蓉面,饶是世间最精致的事物也不及他三分。

……宫音渺起了一胳膊的鸡皮疙瘩。

“你真觉得我美起来能掰弯他?”

小姑娘默了默,耿直道:“我觉得你骚气起来能恶心死我。”说罢,嫌恶地扭过头去继续侦查敌情。

只是后来,宫音渺做梦也想不到,她跟北辰浅插科打诨后的惊鸿一瞥,从此误她余年。很多年以后,她生着重病,床榻上只有师父,在她同他讲了的许多桩回忆里,她独独钟情的唯有此次初见。

她隐在绿草如茵里远远望他向她走来,这段路似短又长,不过几步,漫长到像是一走半生。

你从不说你爱我愿用生命,确不知究竟是谁对谁先情根深种。

那个众星捧月的尊贵青年缓缓踱步而来。

见过君逐衣,方知公子如玉,见过北辰浅,方知世有桃花,而见到未央堇皇,才知道什么叫做,祸国殃民。群臣都谤他嗜血阴狠,手段毒辣,弑父逼宫,屠兄篡位,一朝登基,殿上血流成河,座下白骨无数;惧他喜怒无常,翻手为云覆手雨,乖张暴戾,草菅人命,后宫三千,喜好美色沉沦肉欲,荒乱无止放荡不羁。

可是,他确有这样印证这样祸国殃民的脸。

他面上每一处线条,都是浑然天成的瑰丽,阴柔里透着股冷冽,携着与生俱来的冷漠。即便是如此安静地望着,也能望见他凤眸里泛起涟漪,从琥珀色漾到深处,回眸间,摄人心魂。

在他面前,仿佛万物都黯然失色,天上地下,唯有此处一番妖冶的绝色。

宫音渺紧张地吞了口口水,才回过头来,就听见北辰浅刻意压低的声音似笑非笑:“表妹,自重!”

好半天,小姑娘才闷闷道:“我从前只以为我姐姐倾国倾城,举世无双,没想到还真有人比她还美,他们俩站一块儿,肯定特别适合……”

“什么叫只有你姐姐倾国倾城?”北辰少爷有些醋,姣好的面容有些僵硬,“你不知道,将军府宫郁艾,状元堂北辰浅在穆城里是齐名的相貌堂堂吗?”

小姑娘睨他一眼:“你不知道下面一句是,娶亲当入将军府,送女千里状元郎吗,状元表哥?”

“那又如何?”北辰浅桃花眼一勾,笑得风流缱绻,“我自认并非良人,但单从相貌来讲,我同你姐姐站在一块,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小丫头冷笑一声:“登对?我姐姐身上带的都是仙气,可不是你的骚气。”

北辰浅气急,两手掐住她肉嘟嘟的脸。

宫音渺小脸都被掐的变形,疼得她龇牙咧嘴。小姑娘张开小手企图反抗,结果还没等够到对方的脸就被大手一把拽过,扑腾了两下就被带入他的怀中,死死钳住。

“你再动,我就把你丢出去!”北辰浅腾出一只手来捂她的嘴,“安静点,听他们说。”

走在前方的宫大将军几十年来征战边疆,什么样血腥的场面没见过。现下叫他领着皇帝去见他的闺女,无异将他的宝贝疙瘩送进虎口,整个人显然都已呈懵逼状,连步子都是虚的。

尹少白一眼看出他的窘状,微微一笑,故作关心道:“宫将军日夜征战边疆,现下突然将您召回,连赶几日路,怕是累了?陛下早些年在女儿节上一睹宫小姐貌美如花,一直念念不忘,如今天下安泰,如今终有机会纳宫小姐为贵妃,亲自来见一见新娘子,也是皇上的一片真心……还请宫将军见谅。”

“不敢不敢,”宫大将军连忙向着金铭羽俯身,“皇上能够亲临宫府,是臣的荣幸,臣乃一介粗人,不懂招待皇上和安尚书的礼数,倒是贱内幼时念过几年书,无奈请她代臣。”

尹少白面上依旧微笑,笑里夹着一股子书卷气,同他清秀的长相一般儒雅。

读过几年书?儒雅青年在心里骂娘,放眼望去,整个乱鸢,谁不知道宫家主母就是当年夏蛮叱咤风云的夏芙郡主!你媳妇是以一敌十的怪物你说她只读过几年书!?

“嗯。”宫芙承了夫君的话,面上一派婉约大方,“前面便是小女的院子。”

尹少白拱手,笑道:“陛下亲自登门造访,不知宫小姐是否方便,出来一见。”

一番话说得看似谦卑,给足了将军府的面子,实是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皇家愿与将军府交好的意思。

宫芙略一沉吟,温婉道:“自是无碍。只是小女前日不巧感染了风寒,在闺里养着,若是因着出来见皇上,叫皇上被她传染,便是整个将军府也赔不起的。再者,小女到底是护在心里的宝贝,妾身也有私心,唯恐她不慎吹了风,又坏了身子又误了婚期。”

“你娘这太极推得极好,”离得近了,北辰浅贴着小姑娘的耳朵,压低声音,“我要是尹少白,没点准备还真接不下这包袱……”

宫音渺懒得理他,小声回道:“你别在我耳边哈气,痒!”

纵然宫芙一席话说得滴水不漏,尹少白这几年官场沉浮也不是白锻炼的,自打作了堇皇的脸面代表以后,明枪暗箭不要为他挡得太多。只见尹尚书微微颔首,带着他标准的书生笑,表示惋惜,“那真是太遗憾了,不过宫夫人也不要太过于忧心,此次出宫,陛下还带了御医随行,正好让御医替宫小姐看看。”

宫夫人委婉拒绝:“御医只能替皇家看病,怎么好因我宫家坏了规矩?小女只是受了普通的风寒,疗养几日便可痊愈,不劳皇上费心了。”

“宫夫人此言差矣,宫小姐是皇上亲自定下的贵妃,不过几日就是皇室中人,御医给娘娘看病,自是合乎常理的,这怎么能叫坏了老祖宗留下的规矩?”

宫夫人微微皱了皱柳眉,却蜻蜓点水间,又恢复之前的淡雅:“既然如此,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待他们走进一边的院落,北辰公子才松开怀里的小丫头,好奇道:“你娘这是什么路数?”

小姑娘挠挠脑袋:“不晓得啊。”

“你姐姐当真受了风寒?”

小姑娘继续挠挠脑袋:“没啊,不过以湘,倒是昨天夜里受了风寒。”

“以湘是谁?”

“关你屁事?”

“这是一个小姑娘对她的表哥说话时应该有的口气吗?”

“这是一个表哥在第一天拜访表妹家应该刨的家底吗?”

北辰少爷从小奴婢成群,哪一个对他不是百依百顺,就是大了,凭着一副精致的皮囊,在姑娘跟前也是受尽了追捧的,几时被这样呛过,登下就被她气个半死。

倒是宫音渺看他气急败环的样子半晌,表示不忍,继续补刀:“你现下是不是很想反击回来,又发现我说的话很有道理,找不到话反驳?”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