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若还在我愿等你

赛车

你若还在我愿等你 金乐申 1631 2016-12-14 23:01:34

  山脚下的风带着一股逆流的热浪,扑面而来,让人烦闷。

我独自倚靠在摩托车边上,等待着那个名叫岑飞雲的人出现。

初次参加签写生死状的比赛,心里多少都是带着莫名的悸动,既期待又害怕。

第一见到那个名叫岑飞雲的时候,他带着不羁的微笑来到我身边,双目中莫名的饱含着温柔,他下车时对我一笑,然后摸了摸我头,又摇了摇头,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可是我还看见他身边有几位兄弟,看这架势是要和我来一场生死战吗?

忽的,他扔过一个皮箱给我,还说:“里面是我这个月的生活费,你赢了这些就是你的。”

生活费?听小木说这个家伙是房地产大老板的独生子,他们家的企业可以称得上是这座城市的经济重心,他老爸(岑耀真)是全亚洲排名前十的富豪,他名下的公司也是名列世界的前五百强企业,我在想,他们家这么有钱,这一箱子能装多少钱啊!

且不管这个,但看这家伙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似乎稳赢我。

“有什么真本事都拿出来吧,不要太疼惜我,我会让你好看的喔!”他说完话总是喜欢带着一抹坏笑,让人发毛。

从刚开始来到现在他眼中满满的对我都是不屑,觉得我压根都不是他的对手,轻蔑我的能力。虽然我的外表看起来不像是专业级选手,但是好歹我也是凭借自己的真本事赢过一场比赛。既然他已经把这一箱子钱扔给我了,那么就不会让它再回到他的手里去。

抛开以前优柔寡断的坏习惯,凡是下决心,有信心,势必结果很开心。

以前总是不会去尝试让自己强大的方式,也不会去触碰与自己生活无关的东西,总是得过且过,享受平凡与淡然,而现在,这条路,既然已经走一截,就不会轻易去放弃,《人生概念》里告诉我,人生最惨不过做事三分钟热度,放弃了你的人生将永远变得不可能,也永远看不见你所有的成果。

现在我的心也在告诉我,要将别人的蔑视化作强大的动力,然后奋不顾身的前进,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所以现在签下生死状,抛开自己会身陷险境的念头,大胆尝试赢的滋味。

疾风速驰,每一辆车在我耳边呼啸而去,带着强大的威慑力,瞬间点燃每个人的战斗力,让气氛变得格外凝重,我不紧不慢的开着车,稳稳地追随在他们身后,不敢越速。可是前面的几位老兄时不时的转过头来,还有空闲时间对我做一个鄙视的手势,我无奈的看着他们,不作回应。

对于车,起初我只是一个连车的牌子都不懂的笨蛋,现在居然还敢骑着大老虎跟这些玩命的人赛车,想来觉得荒唐。

对于别人的蔑视,如果能做到泰然处之的境界,也便是我人生的一种升华。可是现在我还没办法做到,因为我历练的还不够多,对于人情冷暖理解还不够透彻,我还需要时间给我答案。

眼下的道路变得越来越崎岖,山路间竟还有逆行的几辆车,我侥幸避开,可是却被他们甩了一大截,我立马加速追击,不到几分钟我便追上他们的脚步,从下一个弯路开始,便要真正的开始进行比赛。

众所周知,这条山路名为死路,并不是前方没路而是死路,而是急速弯曲的坡路令所有司机都咋舌,汗毛竖起,车技再好的司机都会在这里遭遇瓶颈时期,而我这个初出茅庐的丫头,居然敢在车技不成熟的时候来挑战这条死路,也真是一大奇闻。

天下奇事在于尝试,只要能灵活掌握摩托车车身,即便再难,也不在话下。就在他们蓄势待发,将要冲出这条死路的时候,我居然利用他们中间空出的道路来了个甩尾,然后直速向前,将他们完美的甩在了后面。我得意的回了回头,他们居然还在逐个冲破死路的障碍,而我已经远远地离他们而去。

那条死路果真名不虚传的陡峻,其实刚在我也是有惊无险的冲了过来,差一点我就冲到坡下,如果掉下这百米高山坡,非死即伤,庆幸的是,我冲过来了,还是在他们准备作战的时候,从他们中间冲了过来,如果不是运气好,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一鸣惊人。

赛车过后,他们几个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我,估计是在纳闷自己为什么会输。

每个人信誓旦旦会赢,可结果输了之后总是会找寻各种原因。

“你叫什么?”

不过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他居然没发怒,而是问我的名字。

我淡然看着他,回答“柯桥依。”

“好,很好,我记住你了,柯桥依。哼!”

他走后,留给我一个神秘莫测的笑容,我感觉,日后的日子必定和他有漠大的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