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傲娇萌编那些事儿

第五十九章 懂时情散

傲娇萌编那些事儿 刚刚猫 1984 2016-08-30 22:00:16

  “你说什么,居然有这样的事?亏他还是我们的班主任呢,如此偏袒自己的儿子!就眼睁睁的看着张萌被他儿子打?还要回家做红烧肉给他那鸟蛋儿子补补?看我明天不削了他!”杨礼峰一听男生说了那经过,顿时心里就生气到极点。

张萌被人打了,即使心里难受到了极点,可是她却也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她的父母。她选择默默的承受了下来。

第二天,张萌还是想往常那样去了学校,去到了教室,去到了自己的座位。杨礼峰本来想一早就动手教训那打了张萌的人,可是无奈,班主任王老师早上与他同行。这可气坏了杨礼峰,就他那鸟蛋儿子居然还敢动手打张萌?

那天直到下午放学一切都还是平静如常,张萌和刘梦溪结伴的回家去了。

“听了这样的事,我们不能坐视不理,峰哥,让我们一起去教训班主任那个鸟蛋儿子吧!”三五个男生听了杨礼峰所说的事情经过,不由纷纷说道。

“好兄弟,走,事成之后请大家吃火锅!”杨礼峰说道。

顿时大家结伴的去找班主任王老师的那鸟蛋儿子。可是找来找去,最后却在王老师的办公室发现了他,可恨的是王老师也在,这可为难了杨礼峰一行人,总不能连老师也一起打吧。

“想啥呢,峰哥,大不了哥几个不读书了!上吧!这对草包父子我早就看不惯了!”一男生说道。

“对啊,峰哥,其实我们都知道,你名义上和李晴雪耍朋友了,可是心里在乎的还是那个张萌,现在被人打了,你还在这里忍着?”另一个男生说道。

“上吧,峰哥,我们冲进去猛揍那父子一顿,大不了明儿就不来读书了!”又一个男生说道。

……

“那好,既然哥几个这般帮我,那我数三声就冲进去!”杨礼峰也不由下定了决心,惩恶扬善就在这一举了。

“3,2,1!冲!”杨礼峰喊道。

一个男生将门一脚踢开,随后其余几人就冲了进去。

“你们几个要干嘛,要造反不成?”班主任见几人气势汹汹的冲进来,就不由喊道。

“别管这个老滚孙的话,先打,打一顿再说!”顿时几个男生就扑了过去,随后将他们父子狠狠的打了一顿,杨礼峰拎其班主任王老师那鸟蛋儿子,一个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然后再一脚将那个鸟蛋儿子踢到了地上,动弹不得。他们两人大声的喊叫着,可是放学后的学校似乎没有谁听到。

“够了,这两龟孙脸都被打肿了!”杨礼峰说道。这会儿,大家也打累了,坐在地上休息起来。

“你们这群天杀的兔崽子,亏我平日待你们不薄……天杀的兔崽子!痛死我了,哎哟!”班主任王老师喊道。

“爸,你儿子牙齿都被打掉了,你要为儿子报仇啊!”那个鸟蛋儿子哭着说道。

“今天的事,全是我干得,你要找就找我麻烦吧!我明天还来学校,报警抓我吧!”杨礼峰说道,随后招呼着哥几个速速的离去。

晚上的时候,杨礼峰给李晴雪打了电话。

“晴雪,你在哪里?我想约你出来一下。”杨礼峰说道。

“我在家呢,正好我家也没人,我爸妈都到杭州出差去了!”李晴雪说。

“那好,想吃什么我给你带!”杨礼峰说道。

“不用了啦,你能来看我,我就很高兴了!”李晴雪说道。

随后杨礼峰到便利店买了很多的零食,然后去了李晴雪的家中。杨礼峰将自己做的事情全都告诉了李晴雪,李晴雪听着也也不由落泪了。最后,杨礼峰抱了李晴雪一会,然后就走了,走之前还告诉她,自己要是进去了,又让她再找一个,找一个比自己还爱她的人。可是不管杨礼峰怎么说,李晴雪都哭着告诉她,她只喜欢他。

第二天,张萌还是像平日那样去到了学校。可是她不知为何,校门外停了很多警车,难道在这学校里,也有坏人不成?

“峰哥,怎么办,那龟孙班主任真的把警察叫来了!”一男生说道。

“会不会坐牢啊,我不想坐牢!”一男生说道。

“峰哥,你昨天说的一个人承担,你可不要骗我们啊!”又一个男生说道。

……

“你们放心,昨天的事我一人承担!”杨礼峰说道。

张萌这时走进了教室,看到杨礼峰在教室后面和一群男生不知道在商量着什么事。晨读不一会就开始了……

可是不一会儿,学校的领导就和三两个警察来到了他们的班上。

“打扰各位几分钟时间,让这几个人出来一下,杨礼峰,何强,贺天……”校领导说道。随后那几个人被带了出去,张萌也看到了杨礼峰被警察带走了,她的心不由痛了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一贯守时的李晴雪到底上哪儿去了呢?

他们刚被带走不久,李晴雪就来到了学校,她似乎有哭过的泪痕,张萌一下子就发现了。

下课后,张萌不由叹道:不知道杨礼峰和那群男生做了什么,警察居然都来了!

李晴雪一时间泪如雨下,她再也藏不住了,她将杨礼峰为什么被警察抓走的事全都告诉了张萌。张萌听后,竟也不由落泪。

后来,张萌一直想再见杨礼峰一面,哪怕一面,可是始终都没有再见到她,也明白了杨礼峰那时为什么和李晴雪调换座位,他或许知道自己数学成绩不太好,所以才故意和李晴雪调座位,好让李晴雪在数学上多帮助自己。自己被班主任的儿子打了,许振东咽不下这口气,即使是触犯法律,也要替自己出了这口恶气。想着想着,张萌不由泪湿眼眶。

杨礼峰去了很远很远的城市,也再没有回来过。

张萌时常拿着自己的笔记本,对着那片已经干涸的玫瑰花瓣发着呆,兴许这就是对逝去的青春最好的怀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