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傲娇萌编那些事儿

第四十五章 十二年后

傲娇萌编那些事儿 刚刚猫 2439 2016-08-31 22:25:46

  吴雅丽和吴泽是姐弟俩,吴雅丽今年九岁了,上小学四年级,吴泽今年八岁,上小学三年级。他们两个从小就非常的懂事,这到让有一个帮助他们的人额外的省心。

这天她们两个小家伙回到了家中,却看到了自己的妈妈又在独自的哭泣,连忙放下肩上的书包跑了过去。

“妈妈,你不要哭了,一看到你哭我们也很难过,也很想爸爸!”两个孩子说。

“好,妈妈不哭,妈妈也不想哭,可是一想到你们爸爸,妈妈难过……”张萌说。

“妈妈,你不是说爸爸去天堂了吗?只有善良的人才能到天堂,爸爸在那里会过得好的!”吴雅丽说道。

“对啊,妈妈,姐姐说得对,我们没有必要难过,爸爸也不想看到我们为他难过,为他流眼泪。”吴泽说。

“好,妈妈不哭,妈妈从今以后会和你们好好的生活下去!”张萌说道。

“可是妈妈,你能不能将爸爸怎么走的,告诉我们?我们一直想知道爸爸怎么走的,可是你之前总说我们太小,现在我也已经九岁了,弟弟也八岁了……”吴雅丽说道。

张萌听后将自己两个孩子带到了沙发边。

“孩子们,妈妈现在可以告诉你们,但是你们一定不要哭,”张萌说,“答应妈妈,好吗?”

“好,我们不哭。”两个孩子说道。

张萌喝了一口水,然后开始给孩子讲他们爸爸怎么去世的事。

“你们的爸爸名字叫吴默尘,他曾经很勇敢的救了我的命,那时,我也不由喜欢上他,尽管他只是一个居无定所的流浪歌手。但是我爱他,我愿意给着默尘他一起去流浪……最初的几年虽然生活过得平淡,但是我们每天都很开心,给别人带去快乐,看到别人满脸微笑的场合,我们的心简直比喝了蜂蜜还甜。只是天有不测之风云,月有阴晴圆缺,一天墨尘接到一个电话,不知为何电话那人开口就骂墨尘是个没良心的人,是个无情的人,当时我们都以为是接到了一个疯子的电话。可是默尘一听那电话,简直就像丢了魂魄一般,电话那边是个女人的声音,那个女人说要来找默尘。我问墨尘那个女人究竟是谁,可是他只是告诉我说那个女人是他的表姐,当时我信以为真了。可是心里也不由想啊,就算是他表姐,也不能那样随便的说他吧!”

张萌突然有些激动了,再喝了一口水。

“那几天也很奇怪,本来平时默尘他都会去外面弹弹吉他什么的,可是那几天他居然因为那一同莫名其妙的电话,而待在了家里。他的眼神有些落寞,我猜想他一定遇到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于是我便上前关心他,慰问他。可是没想到他居然一胳膊将我甩开了,我有些生气的坐在了地上。我那时真的很想和他大吵一架,可是我知道我不能,因为我是真心的爱他!见他现在情绪那般不稳定,我就没有再上前去询问他。随后我就出门去买菜了,买完菜回来,他还是傻愣愣的坐在沙发上,活像个木桩子一般。我从他那惶恐的脸上看出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可是我仍然害怕他又像之前那般对自己,我也没多问,就去厨房做饭了。那天我清楚的记得,我做了他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我将饭菜都做好了,我尽量挑了一些没有骨头的排骨给默尘,因为我知道他难过的时候,如果吃排骨,可能会将排骨连骨带肉的吃下去,我真的担心他的牙齿,万一牙齿因为咬骨头咬坏了怎么办?我好担心。”张萌深情的说道。

“妈妈能不能说重点啊,我们还有作业没写呢……”两个孩子说。

“你们这两个熊孩子,爸爸的事重要还是写作业重要?”张萌有些生气的说道。

“爸爸的事重要!爸爸的事重要!不过,妈妈你等一下,我们把作业拿出来边写边听你讲吧。估计一时半会儿也讲不完。”吴雅丽说道。

“好吧,我去给你们削个苹果。”张萌说。

张萌去了厨房削苹果,这时吴泽凑到了他姐姐吴雅丽的耳边。

“姐姐,妈妈间接性神经质又犯了吧,怎么最近越来越频繁?”吴泽说。

“阿泽,别这样说妈妈,妈妈也很可怜,我们一边写作业一边听她将爸爸的故事讲完。”吴雅丽说。

“好的,以后我一定做一个医生,把妈妈的病彻底治疗好。”吴泽说道。

张萌这时拿着苹果走了出来,将苹果分给两个孩子后,她又开始继续说关于吴默尘的事。

“那时我就好担心,好担心。可是再担心,还不是要面对。那时我克服了自己心里恐惧,我端着那没有骨头的糖醋排骨去到了墨尘的面前,我好心劝他吃一点吧。可谁曾想到,他猛然的就生气了,将我的手中的饭菜全都打翻在地上。我当时真的生气了,我看到一个人那么伤心,好心的做顿饭给他吃,难道就错了,难道就错了吗?一生气,我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一直反锁着门。后来的事实其实却证明,我反不反锁都没什么关系,因为默尘压根就没有想过进来。我为了让自己不再难过,我决定好好的睡一觉,或许睡一觉之后,一切都会回到原来的样子。我不知道我怎么睡着的,但是我却知道我一定是被一阵清脆的门铃声所吵醒。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好让自己保持得更清醒一点,可是揉了自己仿佛也没什么用。随后我听便听到了有人走进了我们家的客厅,我不由在心里猜想那个人是谁。我马上下了床,打开房门去到了客厅,在客厅我看到了我永远不能忘记的一幕。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女人居然抱住了默尘,抱住了你们的父亲。”

“妈妈,那个臭女人是谁,为什么要抱住爸爸?”吴泽问道。

“孩子,你别着急,这个故事很长,妈妈会慢慢给你们说。”张萌回答道。

两个孩子一听,一脸黑线,尽管已经停了无数遍,但是还是装作很有兴趣的样子。

张萌清了清自己的嗓子,然后继续说:当时我看到那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女人,牢牢的抱住你们父亲的时候,心里就急了。

“你这个臭女人,到底是谁,快放开默尘!”我不由大声吼道。

“说我是臭女人,你怎么不看看你自己呢,默尘是我的老公,你就是小三!”那个女人说道。

“吴默尘,你告诉我她在胡言乱语,告诉我她说的全是假话!”我怒吼道。

可是就算是在这种场合,在我和那个女人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默尘他却仍然一言不发,他只是一个劲的流着泪。我当时心里就不由想,当时自己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窝囊废,自己的妻子被别人说成是小三却不闻不问,只是像个女人一般的流着泪。我当时好恨好恨,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女人却松开了默尘,然后不停的在自己身后的那个包里翻找着什么东西,我看着没有说话,但是却早已泪流满面,一个原配的妻子居然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说成是小三的那种感觉,可能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