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真正喜欢你的人才不会和你暧昧

真正喜欢你的人才不会和你暧昧

芥末烤雨

  • 短篇

    类型
  • 2016-06-23上架
  • 4009

    已完结(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真正喜欢你的人才不会和你暧昧

  01

有人天生向往爱情,有人天生向往暧昧;罗清风便是一个向往暧昧的个中好手。

罗清风大我六岁,血缘上说起来是我直系学长,读的都是核动力,是我们专业赫赫有名的学霸,本科毕业时以专业第二的绩点,外加三项专利、无数竞赛大奖傍身,拿到了清华直博和加大伯克利分校的offer,我们相遇时,他正是在清华直博的第三个年头。

他是那种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能让人自惭形秽到地缝里的孩子。因为人家不仅学习好,而且还不是死读书的学霸,心思十分活泛,爱好创业。

彼时我在一个还算规模的校级社团里当一个小头目,罗清风受到北京某平台在高校销售水果模式的启发,回到我们学校创业,因为学校不接受任何外部商业宣传,所以想打广告只有和学校内的社团合作,兴许因为我俩都是核动力的,他找到了我。

罗清风虽然人不在江湖多年,可传说一直在,我不认识他的脸,可我知道他的名号啊,在他祭出自己名头的一刹那,我差点跪倒在他的牛仔裤下,抱着他不算长的腿大喊学霸受我一拜了。

可我这个人有一个好处,就是大脑和四肢不太协调,尽管大脑拼命叫嚣,可肢体却十分不诚实,一派祥和镇定,老神在在地和罗清风谈妥了合作的具体事宜。

谈完正事之后,罗清风十分自然地说,“学妹,你电话多少,留一个给我,回头有事好联系。”

罗清风顺手还加了我微信,三不五时发个问候,什么天冷了记得加衣服,天热了记得收袜子之云。

可二次元好友忽然在月黑风格的某晚,给我打了电话。

我一愣,接起来,话筒那边的声音有些疲惫,“学妹,有空吗,出来聊聊天?你住X园四栋吧,我在你们寝室楼下。”

我一愣,什么情况,罗清风被盗号了?

秉持着有热闹还是要看一看的原则,我拎了俩小马扎就下去了,罗清风不太高且敦实的身影正在门口,带着几分酒气,手上还提着袋橘子。

其实罗清风长得并不好看,可是晚上黑灯瞎火的,居然横生了几分美感出来。

我接过橘子,俩人一人一个小马扎,蹲在草丛边上,一边喂蚊子一边唠嗑,可惜没带瓜子。

“学妹,我们平台的运营不大顺利,被对手平台雇了几个学生到物业那边大闹,说我们水果质量有问题,物业不租给我们房子了,估计要关张了。”

“哦……”

“感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支持,所以给你带了袋水果。”

我倒的确时常在他们平台买水果。

“哦好,谢谢学长。”

“你没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没有……”

正常情况下这段对话应该就此结束,可是罗清风那天脑回路被酒精泡劈叉了,居然这么尴尬的对话下,开启了自言自语聊天模式。

我十分有耐心地坐在一旁,拍拍蚊子,偶尔哦一句。

对话之没有营养,令人发指,但罗清风话唠一样拉着我聊到快门禁。

分手时,罗清风突然伸出手,十分熟稔的摸狗一样揉了揉我的头顶,“再见学妹。”

我没有斗争经验啊,几乎一瞬间脸红到脖子根,落荒而逃。

02

刚回到寝室,微信上就发来一段话,“学妹,不好意思,今天心情不太好,喝了点酒,有失礼的地方多包涵。”

我用冷水洗了把脸,强压下心头异样的感觉,默默回复‘没事’。

刚准备下线,没想到罗清风的消息又来,“学妹,你笑起来很好看,记得多笑笑,早点睡,晚安~”

那大概是我将近二十年人生中,第一次收到除了亲戚长辈外男性的夸奖,还是一个十分优秀的男人。

那天晚上我睡得不是很安稳,只要一闭上眼睛罗清风的那句‘你笑起来很好看’以及摸头杀。

隔天一早我却醒的很早,抱着手机对着罗清风的消息傻笑:

“早啊学妹,之前为了平台耽误了很久实验室这边的事,要回来科研了呢~”还配上了一张晨光中清华垂柳为背景的自拍。

我发个笑脸过去,“早啊,师兄。”

之后每隔六小时左右,罗清风就会发过来一张图,关于他正在做的项目软件仿真,我看的似懂非懂,只能发个鼓掌,配上一句好厉害发过去。

然而就是这种毫无意义地对白,罗清风却乐此不疲,发的频率不高却十分稳定,后来渐渐地,甚至连晚上和谁一起出去玩,清华的哪个食堂饭不错,KFC的炸鸡油太多,都会拍了照发过来。

我那时从未遇见过爱情,没有经验可循,以为这就是爱情。

我对他的消息愈发期待,在他没有讯息的空档里如坐针毡,甚至上课时,都会不自觉在老师PPT翻页的空档开始想象,他现在在做什么。

可我很少问出口,‘你在干嘛’总是删了又打,打了又删,没有发送出去。

没有人在爱情面前生来自信,人在喜欢上另一个人的时候,总归都希望自己能再好一些,比如再瘦一些、再好看一些,好像这样,就能更容易的得到对方的爱情,我也如此。

我开始学着穿衣打扮,放下梳了十多年的马尾辫,学着挑选口红色号,学着分辨粉底液和粉饼的区别,学着穿高跟鞋,学着设置状态只对一人可见。

这种亲切又疏离的状态,维持到十一前,晚上九点左右罗清风忽然发了段小视频过来,画面里一群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操着各地方言,正在把酒言欢,其中还有脸黑的跟包公一样的非洲人。

“陪几个朋友出来谈生意,帮他们当翻译。”罗清风的声音带着几分醉意。

‘师兄少喝点酒啊。’

“好~~”

过了两个小时,罗清风又发来一段视频,是在KTV,还有几个腰细腿长的美女穿着黑丝小礼服的美女。

还配了段语音,“我一进去,我朋友就往我怀里推了个妹子,我受不了这种氛围,赶紧跑出来了。”

“那你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吧。”

“恐怕不行,我朋友来拉我了,放心,我会守身如玉的。”

我心头一跳,这算是什么?表明心志?难道,罗清风喜欢我?不然何必跟我说这些?

那天晚上,罗清风坐在KTV包厢,却一直断断续续跟我聊天,我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却也舍不得先说再见。

“学妹你十一要不要来北京找我玩?”快两点,罗清风忽然发了一句。

我的心跳骤然加快,可女孩子矜持的小心思却阻止了我内心的雀跃,理智地打了一句,“不了师兄,我十一已经有安排了。”

罗清风哦了一声,声音里几分失望,“好吧,早点睡,晚安。”

03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半夜五点给我表姐发了一条信息,大概描述了一下我和罗清风的状况,“姐,他是不是喜欢我啊?”

我姐在澳洲,跟我有三个小时时差,那会儿她刚好起床,不大会儿就回了消息,干脆简练就一句,“他说喜欢你了吗?”

“没有。”

“那你就别想太多,暧昧,不等于我爱你。”

“哦……”

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我却并没有冷静下来,被下了降头一样,鬼使神差地做了到那时为止最大胆的一件事,独身去北京!

订了往返北京的飞机票,十一那会儿火车票早没了,飞机票也都是全价票,贵的要死,花了我将近三个月的生活费。

我跟辅导员和家里打了个招呼说去北京找同学,就匆匆离了校,那时候还没有这么多女大学生遇害的消息,我也着实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冲向了北京。

到了北京,我想着给罗清风一个惊喜,并没有给他打电话,悄悄潜入清华,到之前他无意提及的宿舍楼下傻乎乎地等着,想着他总是要出门吃饭的,突然看见我时该有多惊喜。

那天我从中午等到夜幕深沉,都没有等到罗清风,期间犹豫了几次要不要给他打电话,可是都被想要给他一个惊喜的心情给按压住了,晚饭也没吃,也不敢喝水,生怕去上厕所时就错过了他。

就在我快要放弃,准备给罗清风打电话的时候,余光忽然瞥到远处的小道上有两个身影,其中一个十分熟悉,敦实不高,另一个娇小瘦弱,两个人亲密地牵着手。

我一瞬间脸色发白,慌忙躲到了一旁低矮的灌木丛里蹲着,两人在小道岔路口分别,我听不清两个人的对白,却隐约间看见罗清风伸出手,在姑娘头顶揉了一下,熟稔亲切,一如当初。

04

我不记得那天是怎么样恍惚回到酒店的,只记得那天我哭天抹泪了一整地的卫生纸。

第二天一早,罗清风居然又发了条消息,一如既往地清晨自拍配语音,“学妹早啊,今天也不能出去玩呢,实验的项目到了很关键的时刻。”

我心里大骂一句,我去你大爷的,刚想拉黑,忽觉不甘心。

我本质里并不是一个十分好欺负的人,第一次暗恋别人就受到如此奇耻大辱,瞬间激发了小恶魔本质。

高中时玩的十分要好的女同学正在北京上大学,身高178,常年是帅气的假小子头,猛一看——翩翩佳公子一枚。

我拨通她的电话,一张口带着哭腔,“小梦,帮我报仇……”

为了见罗清风,我带了五条裙子,三双高跟鞋,此时倒是派上了用场。问服务员要了冰袋敷了半个小时眼睛,总算把哭了一夜的红肿压下去了,再加上因为罗清风而学会的化妆技术,我花了三个小时收拾打扮出了截至那时为止,我人生中最美的造型。

之后给罗清风打了个电话,“学长,我来北京了,要不要见个面?恩,就在你宿舍楼下吧,我去找你。”

我和小梦约在了清华的东门,小梦听闻我的遭遇气愤不已,此时一身休闲西装,还专门又在鞋子里垫了俩鞋垫,身高直逼185,看着简直像是玉树临风的大帅哥。

我上前挽住小梦的胳膊,“走吧。”

小梦手上提了个小蛋糕的盒子,“一会儿送给你师兄。”

我一愣,“里面夹啥了?”

“芥末。”

“这哪能行,加泻药吧!”

05

罗清风那天看见我和小梦时,表情不可谓不精彩纷呈,“学妹,你男朋友?”

“算是吧,对了,学长,给你带了礼物。”

罗清风接过蛋糕,表情很疑惑,“怎么没听你说起来过。”

我十分认真地冲他笑,“可能因为学长你操心的学妹太多了。”

罗清风的脸色刹那间青红交加,“学妹你可真幽默。”

说着习惯性地伸手又想摸我头,我刚准备躲,小梦一把拍了上去,力度之重,估计半个清华园都听见了一声响亮的,‘吧唧’。

小梦刻意压低了声音,“不好意思,我女朋友不喜欢被大叔摸头。”

我耸耸肩,假惺惺地表示抱歉,内心恨不得再上去补两脚,嘴上却卖乖,“不好意思啊学长,我男朋友个性有点怪,我们就过来打个招呼,没什么事的话,就不打扰学长了。”

走的时候,我看准了罗清风的脚背,六厘米的细长高跟鞋一脚踩上去,罗清风痛的闷哼一声。

“哎呀,学长痛不痛?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一边道歉,一边手忙脚乱中,又踩了他好几脚,只恨自己减什么肥,有一百八十斤多好。

那天回去后,我迅速把有关罗清风的一切拉黑、删除,也猛然间发现,其实我们之间从来不曾有过多么深的爱恋,不过就是六小时定律下的暧昧,朋友圈背景下的单相思而已。

戒掉他的六小时综合症,虽然痛苦,却没有想象中的漫长。

我虽然遗憾自己曾经瞎了眼喜欢过罗清风,但并不后悔有过这样一段经历,因为每段经历,不论痛苦还是幸福,都能让自己有所成长。至少罗清风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暧昧,不等于我爱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