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凤戏天下之倾城圣女

第十四章 救翊王

凤戏天下之倾城圣女 爱笑的莜莜 2055 2016-08-08 22:29:56

  芯月阁里“云泽,把翊王放到我床上躺好”

“青儿,打盆水,去外面守着,不准任何人入内”

“云雨,你去把这药方上面的药抓来,百灵草,泪桧子我这有,另外如果能找到血莲入药是最好”南宫芯月指挥着!

众人出去 ,南宫芯月奋力的褪去东方翊的衣服,男子光裸的身子漏出,下身只着塾裤,危机时刻,南宫芯月也顾不得欣赏美男了,立刻拿出药箱,银针扎进东方翊身上的几处大穴,拿出小刀割破东方翊五个手指。

一粒天含丹喂进他的嘴巴,天含丹世上极少,是她师傅炼制,用来危机时刻保命的,她也只有三棵,对于天冥散能够起到短暂压制作用!

双手扶起东方翊,盘膝而坐,运起内功,将他体内的毒从手指逼出一部分,无法完全根除!

“南宫小姐,您要的药材找来了,可惜没有血莲”门外云雨禀到。

“进来,好好守着你家爷,我出去一趟,找血莲,在我未回来之前,任何人不得动翊王”说完向隔壁房走去,

“是,郡主”

南宫芯月一身夜行衣出门唤了云泽:“云泽过来,帮本郡主个忙!”

“郡主,请吩咐,”云泽双手做辑

“我们悄悄去太子府,等会你这样,小声跟云泽嘀咕了几句。。。。。。。。。”两人朝太子府飞去!

太子府一片静悄悄的,忽然出现了火光,火迅速烧起来,有人大喊“快快,陈侧妃的住处着火了,大家快救火,无数家丁,侍卫赶来。

太子睡在陈侧妃处,睁眼便看到满屋的火光,不顾穿衣服,只着塾裤跑了出来,陈侧妃只披了件外袍,春光若隐若现,

“快,快,快救火”太子纳闷了,平日里自己睡觉都不会睡这么沉,今日竟然连着火了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正想着,一道黑影从眼前一瞬而过,几名厉害的暗卫也看到了!抬头看去,黑衣人手中拿着血红的莲花向远处飞去,吼到:快追,快把血莲给本太子追回来!温文尔雅的形象消失不见。

暗卫和侍卫朝黑影追出去,家丁忙着救火,太子也顾不得陈侧妃,朝书房走去,进去之后,手伸向墙壁有规律的敲了记下,这时平白的墙壁动了,暗室显现出来

太子慌忙走进去,走到一个大理石前站定,在大理石凹凸的地方运起内功轻轻一转,大理石内侧动了,一朵血莲缓缓升起,

见血莲还在,太子一种不好的预感升起,“不好,上当了!”太子刚想将血莲拿下,身后南宫芯月飞快的用银针刺了太子睡穴,太子倒地,南宫芯月拿起血莲又在周围找了找,“难道太子只有血莲没有幽冥莲?”算了回去在想办法,转身朝外飞去

路过陈侧妃时,顺手将她的外袍扯走了!身后陈侧妃捂着身子大叫!家丁更是饱了眼福,仍不住多看几眼,福利可不是天天有啊!

暗处的云泽嘴角抽了抽,作为翊王的贴身暗卫,今天却干了贼的事!不过,只要能救爷!什么都值得!

南宫芯月回到南宫府便吩咐云雨准备了药浴,血莲虽不及幽冥莲!但也能够解掉一半的毒性,想要根除还是得有幽冥莲才行,

南宫芯月闺房里便有浴池,还是穿越过来的时候让下人建的,她喜欢游泳,只可惜古代没有这种地方,所以便建了小型浴池,四周白纱遮起,云雨把东方翊放进浴池便出去了。

南宫芯月倒头便睡

第二天一早,用完膳,东方翊还没醒,青儿禀道:“小姐,管家来说,老爷请您去书房一趟,现在在外面厚着”

“嗯,走吧,去看看”起身走出去,心里冷哼“现在倒是想起有她这个女儿了” 管家见她出来,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在前面带路

书房里南宫博尘坐在书案前,南宫芯月走向前“参见爹爹,不知爹爹找女儿有何事?”

南宫博尘抬起头,“昨天妍儿的事情可与你有关?

南宫芯月听这话不慌不忙“女儿不知爹爹此话何意,昨天宫宴上,女儿一直和翊王在一起,爹爹若不信,可以找翊王对峙,翊王昨天遇刺受伤,现在正在女儿的芯月阁养伤”!

南宫博尘一惊“翊王在府里?怎不通报与我”

“爹爹,昨晚翊王遇刺,女儿把他带了回来,又怕刺客知道翊王在我们府中,惊动刺客,连累南宫府,所以没敢把消息漏出”南宫芯月一脸担心的说道

南宫博尘一脸凝重 “这件事还有几人知道?切记不可对外讲,此事事关重大,”

“女儿知道,只有女儿和翊王暗卫知道,再有就是您了”

南宫博尘一改脸上的严肃温和的看着南宫芯月:“月儿,爹爹这些年,因为你娘的死,冷落了你,希望你不要怪爹爹,翊王此人府中无妻无妾,你嫁过去就是王妃,爹爹也希望你从此幸福,这样也对得起你死去的娘。”

“爹爹若是眼里有月儿,就不会因为南宫妍的事来质问我!当年我落涯差点命丧黄泉,也没见爹爹管过问过!”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南宫博尘一脸悔忆,都是他当爹爹的无能,自己怎么不知道月儿为何落涯,只是手心手背都是肉,幸好月儿无事。以后多多补偿她吧。

太子府此时鸡飞狗跳,太子一脸阴唳坐在上首,旁边陈侧妃靠在太子怀里哭哭啼啼:“殿下,你一定要抓住那可恶的小贼,替臣妾报仇!”下首家丁,侍卫跪了一地,

“都给本殿滚出去,”太子一声令下,家丁,侍卫一刻也不敢停留,吓的一身冷汗,陈侧妃想留下,看到太子阴霾的脸,也自觉的退了出去,

太子看向一旁 “李文,这事你怎么看?”

李文禀道:“回殿下,昨天之事像是预谋好的,会不会跟翊王有关?昨天属下引翊王毒发,南宫芯月也在,会不会是有什么高人识破了翊王的毒?”

“哼,识破又怎样,没有幽冥莲本太子倒要看看他还能活多久,去,传令下去,以后对翊王下手,莫要伤了南宫芯月!”

“属下遵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