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娶妃有道:爱妃朕错了

剑杀宰相

娶妃有道:爱妃朕错了 一木槿 1279 2016-09-09 16:03:23

  大臣们熙熙攘攘的挤进书房,褚天城如同修罗般冷漠的看着这般没事找事的大臣,带头的是皇后的父亲陆宰相,只见陆宰相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上前微微行礼后开了口,“皇上,我等前来是为了小女的事来的。”

“你不好好在家里养老,来朕这里想干嘛?”褚天城装作不知情的样子,嘴角上扬,直直的看着陆宰相。

“皇上,我们来是想劝皇上不可废后啊。”另一大臣见状也上前说到。

“你们这帮大臣是不是太闲了?嗯?拿着朝廷的俸禄,天天来管后宫的事,后宫之事不应该交给公公们管的吗?”

“这……”陆宰相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褚天城的讽刺意味,“皇上,皇后之位乃是一国之母的权位,不是小事啊!”

“朕什么时候说要废后了?是和你说过,还是和你说过?”褚天城一回看陆宰相,一回看向另一位大臣,那双嗜血的眼睛充满了杀气,大臣看的不由的往后缩。

陆宰相一听,见自己陷入了圈套,皇上根本没有打算废后,废后可能只是一个幌子。

褚天城起身,走向陆宰相,“陆宰相,你是不是暗中买通我身边的宫女太监了?”

陆宰相一听,吓得跪在了地上,后面的大臣也是吓得一同跪在了地上,“皇上,臣不敢。”

“不敢?你暗中派人监视朕的还少吗?”褚天城突然怒吼到,一把将向央的佩剑拔出,抵在陆宰相的脖子上,陆宰相哪里会想到皇上会如此明目张胆的拿剑抵着自己啊,吓得一动不动,声音哆哆嗦嗦的,“皇上,臣冤枉啊,臣真的没有暗自派人监视您啊!”

“冤枉?喊冤的这些话,你就找阎王说吧!”说完手上的利剑用力一挥,陆宰相瞪着双眼痛苦的倒在血泊之中,低下的大臣则是吓得哆哆嗦嗦的往后退。

“对了,你们今天来又是所为何事啊?”褚天城手握利剑,拿着布帛擦着剑上的鲜血,冷酷的问着。

“皇上,我等是来给皇上请安的!”一大臣趴着不敢再出声,更不敢抬头看褚天城。

“大臣们还是有心啊,以后没什么事就别来烦我了,出去吧!”褚天城话音刚落,一干大臣逃命似得逃出了书房。

“皇上,以后这般大臣估计不敢再对皇上无理了!”向央看着这般胆小的大臣,接过褚天城递来的佩剑收回剑鞘里。

“好好安葬这突然暴毙的陆宰相吧!”褚天城跨过陆宰相的尸体出了书房。

“是!”

顿时皇宫上下都传开了陆宰相突然暴毙的消息,当陆雪涵听到父亲暴毙的消息时,差一点晕死过去,小秋赶紧上前搀扶着,“娘娘,你没事吧!”

“怎么会这样,父亲大人怎么会突然就暴毙呢?明明前几日还好好的,里面一定有什么阴谋,肯定是皇上,肯定是!”

“是朕什么?”褚天城踏进房门,双手背在身后俯身着地上的陆雪涵。

“你们都先下去吧!”陆雪涵缓缓起身,遣散了宫女太监。

“为什么?为什么?”陆雪涵满脸泪水的抓着褚天城的衣服,心痛的看着他。

“什么为什么?你父亲有造反的逆天行径,我只是秉公办事,何况,说他暴毙身亡已是厚待他了,不然他乱臣贼子的罪名可是随他入墓千古的。”褚天城淡淡的讲述着,没有任何感情。

“我爹爹怎么可能会谋反,这都是莫须有的罪名,你杀我爹不过是想拿回权利,你根本就是滥杀无辜!”陆雪涵疯狂的咆哮者。

“有没有,你可以去问问你娘,你爹的事,你娘没少参与!”说完就甩袖子走人了。

陆雪涵绝望的呆在后宫,不知道是幸自己留有一条性命,还是不幸自己家破人亡,独守冷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