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娶妃有道:爱妃朕错了

独处一夜

娶妃有道:爱妃朕错了 一木槿 2090 2016-08-29 06:00:02

  林皓宇花了整整一个晚上再反思着自己身上的毛病,难道真的是自己的无趣才会导致苓儿拒绝了自己五年吗?

“红袖!”

“是!阁主!”

“我要出去一趟,大概需要十几天,期间照顾好苓儿他们,对了!还要注意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陌生的男子出现保护好她们。”林皓宇准备出门找点有趣的东西讨平汐的欢心匆匆交代了红袖几句juice拿起准备好的包袱终身一跃离开了月光阁。

“诶,阁主对苓儿姑娘还真是费心费力啊!”红袖看着林皓宇离开的方向不由的有点羡慕起平苓儿姑娘来了。

平汐一起床就收到了林皓宇的信鸽,“苓儿,我出去一趟,红袖会照顾好你们的,不要太想我哦!”

“这个皓宇,整体往外面跑,还真是来无影去无踪!”

“婆婆,我去上山采药了!”平汐收起了纸条,背上背篓,准备上山踩点药材!

“知道了,路上注意安全,早点回来啊!”

“知道了,我走了!”平汐说完就往上山走了。

肖玉山上的药材都是很稀有的,平汐想着采了药早换些银子就可以在孟儿生辰的时候买点布料做件新衣服给他,那小家伙一定会高兴坏了的!

平汐想着孟儿穿上新衣服的笑脸,心里不由的喜滋滋的。平汐擦擦汗,继续往深山里寻找药材了!

褚天城忙完政务后出府闲逛,不想突然下起了大雨,不知不觉中也来到了平汐这里,想着只是昨晚才见过她,现在就有点想她了,还真是思念成疾啊。这下好了,总算有借口留下来了。

褚天城上前去敲敲房门,开门的婆婆看着被雨淋着的褚天城,赶紧喊他进屋,“小城啊,这么大的雨还找苓儿啊!苓儿不在家,去肖玉山采药了!”婆婆表示不巧,苓儿不在家,“诶呀不好,下大雨了,苓儿还在山上,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来,看我这个老糊涂,怎么给忘了呢!!”

“婆婆别着急,我去找她,你在家等着,照顾好孟儿就好。”褚天城听婆婆说平汐还在山上,心里不由的担心,匆匆冒雨去寻找。

平汐见雨势越来越大,视线变得模糊不说,这山路也不好走了,想着赶紧去找个地方避避雨,一个不留神踩空,跌下了山坡。

“诶呀,我的脚。”平汐发现自己脚崴了,也不顾其他,赶紧查看自己的背篓,“还好还好,药都还在。”

平汐想着看自己能不能一点点挪着走,突然看见丛林里出现了一双绿眼睛,不对!有两双!平汐顿时慌张无措,一动也不敢动,绿眼睛一点点靠近自己,平汐害怕的拼命往后退,突然,绿眼睛们突然快速的扑向自己,千钧一发,平汐觉得今天是要死在这了。

“没事了!”

平汐发现自己没有一点痛觉,还听见了男人的声音,而且还好耳熟,平汐抬头,发现两条野狼被匕首刺入了咽喉,已经死了!褚天城则是半蹲在自己的身后,手上的匕首还滴着血。

平汐像是被吓坏了,看见自己被解救后顿时没有绷住,一把抱住褚天城,失声大哭起来,“呜呜……我以为我要死了,呜呜……”

“没事了,我在呢!乖,不怕不怕了!”褚天城紧紧抱着受惊的平汐,轻轻安慰着,自己也是想起来就后怕,就差一点点,他的心尖宝又要受到伤害了,差一点!

等到平汐平复了心情,褚天城背着脚崴了的平汐躲到一个山洞里避雨。褚天城捡了点干柴,生起了火。

平汐全身都湿透了,有点冷,就凑近火堆取暖,褚天城看着平汐的举动后,脱下自己的衣服,放在火上烤,“你脱衣服干嘛?!”平汐见褚天城脱下所有的上衣赤裸着身体,心里不由的害怕着。

他要干嘛?不会是想用那样的方法取暖吧,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他要是真的那样了,我怎么办?要不现在就跑?

“你放心,我不会乘人之危的!”褚天城看着平汐表情丰富,不由的解释到。

“我也没说你要干嘛啊!我就是问问。”平汐一脸掩饰的强词夺理到。

褚天城的衣服不一会就干了,看看平汐还是浑身湿漉漉的,就对平汐说,“你也把衣服脱下来烘干吧!不然会着凉的!”

“不用了,我差不多就干了!”平汐因为害羞只能逞强,褚天城将自己的衣服穿上,剩下一件外套,拿起披在平汐的身上!“你要是感冒了,我会帮你脱的!”

平汐看着褚天城一脸冷淡的表情,心里不由的心动,这个男人也没有看起来那么坏嘛!诶呀,在想什么呢苓儿,你可是当娘的人,怎么对这个男人花痴呢!

平汐开始在心里狠狠的鄙视着自己,还拍拍自己的脸试图让自己清醒点!褚天城看着已经不再害怕的平汐,走向她,二话不说,就去拿起她的脚。

“你干嘛?”平汐下意识的想要缩回自己的脚,可是褚天城抓着不放,“别动!”

平汐看着褚天城拿着自己的脚,还看的那么仔细,男女授受不亲,真的是羞死人了!

“这样揉揉就好了,明天睡醒了就不疼了!”

平汐借着火光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虽然霸道无赖,还强吻过自己,可是似乎对自己又很温柔,怎么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呢?

平汐无意见看见褚天城的手上有伤口,“你受伤了?”平汐伸手去触碰伤口。

“嘶--”

“对不起对不起!很疼吗?”平汐一脸担忧的看着褚天城,他是刚刚就自己的时候受伤的吧!

“好了!”褚天城放下平汐的脚,“等一下,”平汐掏出自己的手绢,轻轻的将伤口包好,“这样虽然没有什么用,但是勉强能止点血。”

褚天城看看手上包好的蝴蝶结,转身去山洞的另一边,“你睡吧!我在这守着。”

“谢谢你!”平汐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只好靠在一边。

为什么对于这个男人自己一点也不害怕,相反,还很有安全感!

渐渐地,累了一天的平汐想着想着就进入了梦乡。

褚天城看着熟睡的平汐,觉得很知足。汐儿,多希望你能再叫我一声天城哥哥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