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娶妃有道:爱妃朕错了

被用私行

娶妃有道:爱妃朕错了 一木槿 1286 2016-08-30 08:44:17

  平汐一早就将褚天城的衣服洗干净,发现衣服大大小小的破口,想着怎么样才能给补好。平汐在几处大的破口处绣上了几只和衣服颜色相近的蝴蝶,还好勉强可以,不会太伤大雅,平汐看着自己辛苦的杰作不由心情大好,“不错不错,应该看不出来!”

平汐将衣服收拾好,匆匆按照褚天城说的地址送去了。

平汐来到褚府,就上前问门口的家丁!,“打扰一袭啊,请问褚天城是住在这里吗?”

家丁见平汐直呼公子姓名,怕是什么大人物,“你是什么人?”

“我是来给他送衣服的!他在吗?”

家丁一听是收衣服的,记得张管家好像说如果有收衣服的就让他进去,“进去吧!”

“谢谢!”

平汐在一家丁的带领下来到了褚府,“姑娘稍等片刻,我去找管家!”

“哦,好!有劳了!”平汐看着这个褚府这么大,果然是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

此时,陆雪涵的贴身丫鬟小秋在一旁看着平汐,觉得此事有猫腻,就赶紧跑去找陆雪涵禀告。

张管家匆匆赶来,“你是苓儿姑娘吧?”

“恩,我是,哦!这是褚天城的衣服!”平汐将包好的衣服拿给管家,管家接过衣服,赶紧派人去通知褚天城,自己在这里招待平汐。

“姑娘你稍等片刻,我去给你拿银子。”

“不用了,我不是来拿钱的。我衣服送到就走!”说着平汐起身就要离开!

张管家刚想找借口留住平汐,不远处就来了两个人。

“谁都不能走!”陆雪涵再小秋的搀扶下,趾高气昂的走进大堂!

平汐看着眼前雍容华贵的女子似乎对自己好像有敌意,便开口问道,“敢问姑娘,为什么我不能走?”

“你不认识我?”陆雪涵疑惑的看着平汐,想着这个女人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又出现在这里。

“姑娘,我不认识你。”

“你叫什么名字?”陆雪涵怕是平汐耍什么花招,小心谨慎的问着。

“我叫苓儿。现在我可以走了吗?”平汐回答完问题,准备离开。

“站住!”陆雪涵拿起管家手里的衣服,仔细的瞧了瞧,”这衣服上的蝴蝶是你绣的?”

“是我绣的。”

“来人,把她给我绑起来!”陆雪涵一声令下,几个家丁就将平汐捆绑起来!

“给我打!”陆雪涵也不说什么话,直接命人鞭打平汐。

“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平汐挣扎着,不屈服的看着陆雪涵。

“就凭你自作聪明在这衣服上乱绣东西!”陆雪涵一把将衣服丢给管家,“烧了!”

“夫人,使不得啊,这苓儿是公子特别嘱咐要好好招待的客人啊!”管家怕出什么事,赶紧跪地替平汐求饶。

“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给我打!”

陆雪涵一声令下,一名家丁就开始抽打平汐,平汐细皮嫩肉哪里抵得住这刺骨的疼痛,不一会儿就昏过去了。

“你是没有吃饭吗?用点力啊!”陆雪涵是铁了心要将平汐置于死地。哼!管你是不是洛平汐,死才是你最应该走的路。

管家见人已经是血肉模糊,不由的慌了神,赶紧去门外等着褚天城。

褚天城接到通知后,马不停蹄的往府里赶,下了马就往府里跑!

“公子,你可回来了!”

“她没有走吧!”褚天城关切的问到。

“夫人将苓儿姑娘绑在后院用刑呢,你快去看看吧!”

褚天城眉头一紧,赶忙往后院赶,一进远,就看见被绑在柱子上的平汐已经昏过去了,家丁依旧拿着鞭子抽打着。

“住手!”陆雪涵一见褚天城回来了,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家丁们也赶紧退下。

褚天城来不及教训谁,快速将平汐松绑,抱回自己的房间,“张管家,快去叫大夫!”

“是!”张管家赶紧退下去找大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