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娶妃有道:爱妃朕错了

一定是她

娶妃有道:爱妃朕错了 一木槿 1022 2016-08-17 09:21:46

  入夜,两个个士兵酒足饭饱,借着酒胆,摇摇晃晃的踹开柴房的门,只见平汐披头散发的抱膝缩在角落,被突然闯进来的两个士兵吓得浑身一震,频频往后退,“你们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待会你就知道了。”

说着不由分的开始扯着平汐的衣衫,撕啦---,轻薄的外衫被无情的扯破。

“你们想干什么,不要过来!”

平汐一边挣扎一边喊着救命,此时,一士兵扯开平汐的衣襟,顺带扯下了平汐脖子上的项链,划伤了脖颈,鲜红的血液划过雪白的肌肤,此刻平汐绳上的衣服被扯得支离破碎,平汐死死护住自己胸前的衣襟,士兵见平汐死死不肯从了自己,一巴掌呼了过去。

吵闹声惊动了门外的副将,副将一把推开柴门,“你俩干什么呢?”

“张副将,这是我们白天俘虏的敌国的女子,哥几个正在好好审讯一番”士兵一脸谄媚的讨好着张副将,还将平汐脖子上扯下的项链塞进张副将的手里。

张副将端详着项链,又看了眼平汐。

“那你们小点声,别惊动了皇上他们。”

出了营帐,张副将也不顾柴房里边撕心裂肺的呼救声和男人的咒骂声,只是举着项链端详着。光顾着看项链,差一点就冲撞了褚天城,“参见皇上。”张副将赶紧收起项链跪拜着。

“还不赶紧退下!”褚天城身边的向央赶紧呵斥其离开,张副将起身就想开溜。

“站住!”一旁沉默的褚天城此时开了口,来到张副将身边,“拿出来!”

“陛下指的是这个吗?”张副将颤颤巍巍的递上了项链。

褚天城一把拿起项链,“哪来的。”

“是底下几个小兵孝敬我的。”

“我再问一遍,哪里来的!”此刻的褚天城眼中充满了杀气,死死揪住张副将的衣领,仿佛下一秒就要将他千刀万剐。

“陛下,我真的没有骗你,底下的人今天傍晚抓了个敌国的女人,这项链是从她身上拿下来的!”

“人关在哪里?”褚天城心里有一种声音,这个所谓敌国的女子很有可能是平汐。

“在柴房。。。。。。”

还没等话说完,褚天城就扔下人往柴房走去。。。。。。

柴房里,两个男人扑在平汐身上,扯着平汐的衣服,平汐此刻身上只剩下几片布料,一大片肌肤已经暴露在外,嘴角溢着血,身上已是伤痕累累,平汐拼命的挣扎着,一次一次的想要逃出去,却又一次一次被拖回来。

褚天城一掌推开柴门,就看见两个男人压着几乎被扒光的平汐,一把抓起两个男人,将其扔出柴房,而平汐好像得知自己被救了,最后一根紧绷的神经顿时松了下来,晕厥了。

褚天城脱下自己的披风,将平汐裹着,然后横抱起,走出柴房,这时向央一行人也赶到了,向央一眼就认出了平汐,而褚天城没有任何表情。

“杀!”留下一个字后,也不顾两个士兵怎么求饶,抱着平汐就往自己营帐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