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娶妃有道:爱妃朕错了

再次嫁人

娶妃有道:爱妃朕错了 一木槿 1414 2016-08-21 11:35:36

  褚天城回到营帐准备休息,看见床上有一摊干了的暗红色血迹,褚天城就想起了昨天晚上的种种,不由的想着,怎么会这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汐儿还是处子之身?

褚天城死死的望着血迹,今夜注定失眠!

第二日,军营中就开始张罗平汐和向央的婚事,士兵紧张的布置着婚房和拜堂的喜堂。

平汐缩在笼子里,看着来来回回的士兵忙碌着,没想到该来的还是来了,就让这一切的一切都尽快结束吧!

向央待在自己的营帐中,换上了新郎的衣服,一脸为难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褚天城,褚天城背对着,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看着大大的喜字,红的刺眼,褚天城转过身来对向央说,“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好好享受吧!”

向央一听,心里十分烦恼,“陛下,今天是出征的最后一次,我怎么可以待在军营而不去应战呢?”

“敌军势力远不及我们,你就不用担心了。朕会替你多杀几个敌人的!”

“陛下。。。。。。”

向央还想继续说点什么,褚天城就露出不悦的神情,“够了,你只需招办就可以了!”说着就离开了。

向央看着褚天城离开,不由的担心该如何面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一行人来到关押平汐的地方,将平汐带出笼子,一来到营帐中,几个农村妇女打扮的就开始为平汐打扮了,变打扮还边说,“姑娘真是好福气啊,在这战乱中还能嫁个好人家。”

“是啊,听说还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啊,以后姑娘跟着他,肯定不会受苦的!”

平汐听着这些奉承的话,只能无奈的笑笑。

“姑娘生的这般俊,想来这向将军一定很疼姑娘吧?”

“恩,他对我很好!”平汐只想快点结束这样的对话,勉强裂开笑容回应着。

“看来洛姑娘心情很好嘛!”营帐入口处传来褚天城的声音,虽听不出什么语气,但是听着却令人毛骨悚然。

几个村姑赶忙行了李退下了!

“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我难道开心错了吗?”平汐口是心非的回应着,像是孩子般赌气。

“如果你认错,或许我可以勉强考虑一下,饶你一命!”褚天城开始有些后悔了。

“不必了,皇上赐婚是多大的荣幸,再说,向央将军又是人中龙凤,我感谢都来不及呢。”

“呵!我差点忘了,你是一个贪图权贵的女人。”说完就甩手出了营帐。

平汐强忍泪水,“为什么好不容易才相遇,命运为什么如此不公呢?”

随着一声声鼓声,几个村姑搀扶着平汐出了营帐,来到喜堂,此刻向央已经在喜堂之上了,褚天城坐在上面,看着平汐缓缓朝这里走了。

“一拜天地!”

平汐和向央齐齐叩拜,向央则是一脸无奈,但是又不能违抗圣意,而平汐则是没有思想似得,木讷的动着。

“二拜高堂!”

面对褚天城时,平汐才抬起眼看着褚天城,这个爱了将近一生的男人,褚天城却是撇开了头。

“夫妻对拜!”

“礼成!新郎新娘入洞房!”话音一落,士兵们就哄的一声,炸开了锅。

褚天城看着这一对新人双双离去,不由的攥紧了拳头。汐儿,两次了,两次看着你穿着嫁衣,两次都是嫁给他人,甚至这一次,却是我亲口将你推向别人。

洞房中,平汐坐着,一声不响的听着道喜的喜娘,喜娘抓了一把枣散在床上,又陆陆续续抓了花生,桂圆瓜子,寓意早生贵子。

平汐递上红包,示意她们都退下,喜娘拿了红包乐滋滋的退下了,出门时碰上了向央,“给向将军道喜了!”

“下去领赏吧!”向央遣退了下人,帐中只剩下平汐和他二人,气氛顿时变得尴尬。

最后向央先开了口,“平汐姑娘,委屈你了!”

“将军不必自责,这都我的命。再说,我并不觉得委屈。”平汐自己掀开了盖头。

明眸红唇,倾国倾城,向央一时失了神,但又很快掩饰了过去,“平汐姑娘,你先吃点东西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

平汐实在是饿坏了,也不顾什么形象礼节了,坐在桌上就开始狼吞虎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