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娶妃有道:爱妃朕错了

参加晚宴

娶妃有道:爱妃朕错了 一木槿 2049 2016-08-14 21:44:01

  向央不费吹灰之力,轻易的躲过了看守的侍卫,一跃,便进入了平汐的寝宫,“洛姑娘!”不等平汐看清,向央就打算就她出去,“向央,你怎么来这里了?”“姑娘,将军命我前来搭救你,有话回去再说吧。”“回不去了。”平汐向后退了几步,“向央,我是自愿留在这的,你回去吧!告诉他,不要再来找我了。”向央不解,往前了一步,“洛姑娘,有什么事将军会帮你的,将军会相信你的。”“向央,我说了,我是自愿留下的,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快走吧!”“洛姑娘。。。。。。”向央还想说点什么,只看见平汐拿着龙戒,“见此物如见你们将军,我命令你回去,还有把这个还给他。”“洛姑娘。。。。。。”向央想要再说点是什么,但是,平汐已经头也不回的往内殿走了。

向央回到将军府,将龙戒交给褚天城,褚天城看着龙戒迟迟没有说话,“将军,黑羽来报,说洛姑娘在你走后就连夜离开了,然后去了瞿妃那里,随后就进宫住下了。”向央大气不敢出,生怕褚天城下一秒就会大开杀戒。出人意料的是,他只是面无表情,“你们都下去吧!”“那晚上的晚宴?”向央迟疑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去!”因为他相信,汐儿一定也会去。

皇宫的御花园里,摆满了各种用金银瓷器装着的美食,在一片璀璨的花海中,摆开了一道长长的宴道,权位高重的皇亲国戚,大臣依照官位坐着,褚天城早早坐在那里,不着痕迹的寻找平汐的影子。

另一边,绿云精心的为平汐打扮着,平汐今天一袭白色刺绣流苏百褶裙,不染丝毫,裙摆处用银丝勾勒出只只蝴蝶,栩栩如生,随风摆动,似翩翩起舞,似乎是围着平汐飞舞,寻觅花香,淡雅却不失华美。柳叶眉暗暗柔情,一双星辰璀璨耀眼,长长的睫毛似停歇的蝶翼,若有若无的煽动着,红唇如樱,轻吐芬芳。只是用简单的白色玉雕兰花簪挽起来,缕缕青丝随意的散落着,端庄中透着一丝妩媚,只是如此倾城之颜,失了笑脸,失了生气。

平汐此刻如同一个瓷娃娃任由绿云摆弄,绿云不忍,“公主,你没事吧?”平汐回过神,淡淡的笑了笑,“没事,我们走吧!”

陆陆续续,晚宴上的宾客差不多都到了,平汐一眼就看见了仅屈坐皇位的褚天城,深吸一口气,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缓缓步入宴会,平汐一出场,所有的人都为之痴迷,眼睛都盯着平汐,像是饿狼盯着自己的美味猎物似的,怎么都看不够,恨不得将她看穿。

褚天城也是眼前一亮,是啊,守护18年的女孩转眼已是亭亭玉立,倾国倾城,褚天城现在真想把哪些男人的眼珠子挖出来,他的珍宝,怎么可以让人肆无忌惮的欣赏着,一想到这里,褚天城眼中充满了杀气,手中的金杯也早已变形。。。。。

当然除了男人的贪婪,还有女人的嫉妒,陆雪涵看见褚天城的视线不离平汐一刻,精致的妆容慢慢变得扭曲,妩媚的眼,此刻死死的瞪着平汐,亏自己花了那么长时间打扮,最后还是被抢了风头,陆雪涵现在巴不得将平汐狠狠的撕碎,踩在脚小。

来到皇上面前,平汐不卑不亢,款款行了个礼,“儿臣参见父皇,瞿妃娘娘”说罢,徐徐抬头,望着这个名义上的父皇,南皇望着平汐,也是眼眸一震,没想到和她的母妃这般相像,要是她母妃没有偷情,私会情夫,诶。。。。。。

“起来吧,赐座!”

“谢父皇。”

平汐来到褚天城的对面坐了下来,一坐下就看见,褚天城盯着自己,平汐不自在的撇开了视线,不与他对视,为了掩饰尴尬,慌里慌张端起酒杯就喝,谁知是杯烈酒,平汐被呛得眼泪直流,还不由得咳嗽起来,褚天城心下一紧,情不自禁的想要起来,但是碍于不便,只好又重新忍下了,也不管皇帝说了什么,就只是盯着平汐,一刻也不移开视线。

这时候,陆雪涵再也按耐不住了,端起酒杯,就上前去。

“参见皇上,小女子陆雪涵,想替南国的子民敬公主一杯,谢谢她为了两国交好而不计较个人感情去和亲。”

“准了!”皇帝看了看瞿妃,放声大笑,陆雪涵得到皇上允许后,就转身径直走向平汐,“平汐公主,请。”

平汐也不好在大庭广众下拒绝,端起酒杯准备一饮而尽时,褚天城不知道何时来到身边,一把抢过酒杯,“她不会喝酒,我替她喝。”

“将军这是要违抗圣旨吗?”不等褚天城喝下,陆雪涵不甘的说,“将军可别忘了,皇上是准了我的请求的?”平汐见此,不想褚天城为自己而受到牵连,一把夺回自己的酒杯,“陆小姐言重了,将军喝多了,酒当然是我自己喝了。向央,还不扶你家将军回去吗?”

向央领悟了平汐的意思,就忙去扶褚天城,“将军,你醉了。”扶着褚天城,向央还不忘小心提醒着,“将军,一切要以大局为重啊!”

平汐喝完酒后,看了眼褚天城,摇了摇头,告诉他别再这么做了。接下来,给平汐敬酒的人像是有预谋似的,一个接一个,平汐无奈,一杯又一杯的下肚,果然,不胜酒力的平汐,头开始隐隐作痛,于是启禀皇帝后就匆匆离开了晚宴。

离开后,平汐遣散了随从,自己一个人瞎走,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湖边,许是喝多了,平汐走起路来,摇摇欲坠的样子,许是天冷,平汐吸了吸鼻子,深深地叹了口气,蹲下身,捡起石头就往湖中砸,扑通一声,平汐不自觉的咧开了嘴角,露出了孩子般的天真笑容,恐是酒劲上来了,平汐感到阵阵头疼,一时没有站稳,往后踉跄了几步,眼看就要摔到,结果却是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平汐迷迷糊糊,心想,是天城哥哥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