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霸道总裁离婚才说爱

第104章人事变动

霸道总裁离婚才说爱 飞鸟水鱼 2140 2016-11-04 17:38:22

  坐在最前端的男人,精致的五官如雕刻过一般,面无表情,一只手端起咖啡,轻轻抿了一口,另一只手轻轻在桌上敲打着,毫无节奏可言,即使跟了他多年的助理也猜不透这个男人在想什么,但是有一点很肯定,大家接下来将会面临一场狂风暴雨。

男人凌厉的目光一一从在座的每个人脸上扫过,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今天把各位召集起来,主要有一件事。”说罢,男人语气顿了顿,凌厉的目光扫过各位的脸庞。

听到这话,有的人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公司的人事调动方案已经送到各位手中,想必大家已经看过,没有看过的也没有,现在给大家五分钟时间看,有问题的提出来,如果没有问题,下周开始按照新的方案执行,这周做好工作交接,去人事部报道。”在大家无比紧张时,一道冷冷的声音从最前端传了过来。

听到这话,大家赶紧打开手中的人事调动方案,紧张的翻了翻,这有可能意味着,今天他们能一身名牌坐在这里,说不定明天早上就得挤公交地铁到处投简历求职。看到自己榜上无名,有的人感觉如释重负,而有的人看到自己的大名有幸荣登光荣榜,心里怎么想怎么不舒服。

“如果大家没有意见,下周开始按新的方案执行,这周做好工作交接,到人事部报道,散……”

“陆总,我有意见。”

陆伟祺的散会两个字即将说出口时,会议室响起了另一道声音。

陆伟祺缓缓抬起头,看着下面的男人,那眼神仿佛要将人看穿。

下面的男人心里“咯噔”一下,暗叫遭了,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话既然已经说出口,收回显然已经不可能了,只得硬着头皮应对。

“赵副总,你有什么疑问吗?”最前端的男人淡淡的说,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感,但是那不怒自威的眼神和气场,足以威慑到全场的每一个人。

“陆总,为什么我的职位一下降低了这么多。”被称为赵副总的人战战兢兢的说。

“赵副总,自从你上任后,你们部门出了多少问题,我想不用我说,你心里应该比我更清楚。”陆伟祺冷冷的说。

赵副总自知理亏,向姑父陆景天投去求助的眼神,陆景天瞪了他一眼,责备他沉不住气。

这个所谓的赵副总是陆景天老婆的亲侄子,凭借陆景天的关系进入陆氏策划部就任副总,工作上偷奸耍滑,利用职务之便收敛钱财,工作作风极端糜烂。之前陆伟祺看在陆景天的面子上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知道这个赵副总竟然越来越放肆,这次只是简单降职作为警告,下次估计就不只是降职这么简单了。

“陆总,这次的人事变动很难让人不认为你是故意针对我。”说话的是陆景天。

“哦,二叔此话怎讲?”最前端的男人语气仍是淡淡的,喜怒不形于色,不言于表,是从小就养成的习惯,只要他不想,没有人能从他的脸上或者言语中听出任何情感,就连最专业的微表情专家也不能。

“这次的人事变动里,其中降职、外派、甚至开除的人员中,百分之九十是我推荐过来的人,不知道陆总是对我有什么不满,还是我推荐的人真的有这么差劲。”陆景天虽然是询问的语气,看似谦卑,但不难听出其中质问的意思。

“二叔,您想多了,我只是对事不对人。”陆伟祺淡定的说,陆伟祺越淡定,陆景天就越生气,如果陆伟祺生气,那正说明这次人事变动真的是针对陆景天,但是陆伟祺始终面不改色,老僧入定一般,好像真的是对事不对人,让陆景天想发作都找不到借口,也许这就是上位者与不上位的区别,所以,陆伟祺的爷爷将陆氏传给陆伟祺而不是陆景天,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既然陆总对事不对人,那请陆总拿出事实来,让我也看看我推荐的人到底有多差劲。”陆景天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二叔,你确定要看?”

“确定。”陆景天无比肯定又自信的说。

最前端的男人朝助理递了个颜色,助理会意的点了点头,走到电脑旁,轻轻的拨了拨鼠标,之前一直处于休眠状态的电脑和投影仪立即被唤醒,亮了起来。

助理点开早已准备好的资料,一边滑动鼠标,向大家展示,一边说:“这是策划部前不久赵副总负责的策划案,大家可以看看。”

“挺好的呀!”陆景天率先开口道。

“是呀是呀,挺好的。”有人开始附和。

助理没有说话,抬头看了看最前端的男人,似是在等待命令。

“既然大家都觉得方案挺好的,那为什么竞标会失败。”在大家的附和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时,一道冷冷的声音从最前端传来,周围的空气放佛别凝住了。

“陆总,生意场上,失败乃常事,更何况在优秀的竞争对手面前,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如果陆总仅仅因为一次投标失败就降赵副总的职,是不是有失偏颇。”陆景天理直气壮的说。

“在优秀的竞争对手面前。”陆伟祺重复了一遍这几个字,“二叔你这是要告诉我赵副总的能力不足以胜任这个职位?还是你觉得我陆氏的势力不足以与竞争对手较量?”陆伟祺冷哼一声。

这话能回答吗?怎么回答都不合适,陆景天此刻有种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的感觉,真的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让我来告诉大家投标失败的真正原因。”就在大家不知所措时,冰冷的声音继续从最前端传来。

陆伟祺朝助理递了个颜色,助理立即会意,然后点开另一份策划案,“这是唐氏前年作废的策划案,大家可以对比一下。”

于是,两份策划案并列呈现在投影幕布上,左边是唐氏前年作废的策划案,右边是陆氏前不久用于投标的策划案,大家只要稍微用心看,不难发现,从策划理念,到具体实施,再到各个细节,两份策划的相似度竟然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看到这里,众人唏嘘不已,这摆明是赤luo luo 的copy嘛,至于谁copy谁,一个是前年作废的,一个是前不久才拿出来的,结果不言而喻。

今天收藏不错,加更一章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