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现在才懂得,你的世界只有我

现在才懂得,你的世界只有我

芥末烤雨

  • 短篇

    类型
  • 2016-06-23上架
  • 4250

    已完结(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现在才懂得,你的世界只有我

  淘宝:人家爸爸不是马云了啦

家母爱动物,家父也爱,自然而然,我也爱。因而从小到大,我家养得猫啊狗啊,几乎可以组成一支强拆部队了。

金毛狗子张淘宝,是我高考后相熟的宠物医生伯伯送的,伯伯问我有啥要求,我说,“长得好看就行!”

于是乎,我们全家就都被这货小时候一脸呆萌纯真的小脸儿给迷惑了,把他带回了家,原本我给取了个十分洋气的希腊名,α,结果……

“α,过来给我玩一会儿。”张淘宝同志小屁股一蹲,两腿叉开,状若一只蛋挞,完全不动弹。

母上大人无情地嘲笑了我,“你这洋名儿不行吧,这小子这么调皮,叫淘宝吧,淘宝过来~”张淘宝极狗腿地跑过去,于是从此以后,这货就叫了张淘宝,不过——他爹不是马云。

彼时我放假,训练张淘宝上厕所的任务,就落在了我肩上。

早晨七点,正睡得迷糊时,就被母上大人晃起来,“快带你弟去尿尿。”

我哀嚎一声,看一眼床头吐舌头欢快的某位,刚把脚放进拖鞋里,一股难以名状的触感从脚底传来——阿西吧,张淘宝你居然敢拉在我鞋里!

“张 淘 宝,我要把你吊起来打!”

张淘宝迅速地向后一跳,撒腿就跑。但他腿短啊,哪比得过我两米八的大长腿,一个降龙十八腿踩住它,噼里啪啦开揍。

张淘宝这小子挨打有个特色,从来不叫,表情宁死不屈,内心的os大概是:一切打狗派都是纸老虎,你打不死我,我下次还拉!

气到你内伤,气到你吐血。

张淘宝平生除了宁死不屈,另一个独门绝技,就是掀裙子,尤其钟爱美女的裙子。导致我爸从来不敢带这货出门,不然很尴尬啊,咋解释啊,会被当成变态吧。

就连我出门,只要看见穿裙子的姑娘,就得开启十八级安保模式,抱着张淘宝不撒手,否则这野狗立即兴高采烈地往人裙子底下钻。

但是,难免有看不住的时候,这天风和日丽,正是个好晌午。

我带着张淘宝午间运动,恰好碰见隔壁旺财他哥,长得十分貌美,像我这等爱好美色的人,当然是一脸笑容地凑上去摸他哥,哦不,摸旺财。

沉迷于美色的我,一时间没看住张淘宝,让这小子给溜了,要死不死,正好有一长裙飘飘的美女袅娜走来,我还没摸到旺财他哥的胸大肌,就听着一声娇呼,“哎呦,你干什么了啦。”

转头看见长裙的一刹那,我几乎要晕倒……

“张淘宝,冷静、深呼吸,不要冲动!”我惨叫着扑过去,就在即将抓住这色狗时,张淘宝居然伸脚绊我!

狂奔之下失去平衡的我一把扑在了姑娘腰上,往下一滑……oh no 人间惨剧。

旺财哥哥此时反应倒是迅速,背过身,“我……什么都没看见。”

我赶紧给人家姑娘把裙子提上去,诚恳地赔礼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会负责任的,中国同性恋结婚不合法,要不咱俩去美国?”

姑娘一脸‘你有猫病吧’,气哼哼地走了。我大怒,“张淘宝!这次我绝对要把你揍得你妈都认不出来!”

张淘宝何其鸡贼,早在我撸袖子找他之前,已经飞快地溜到了旺财哥哥身后,抱着人家大腿。

旺财哥哥人美心善,弱弱地劝道,“别打孩子了吧……”

我气到内分泌失调,却也只好答道,“好……”强压着怒气,接着遛张淘宝。

溜到小区广场,偶遇了泰迪门派的扛把子,帅帅。

说到这儿,我得给大家科普一下小区背景:我们小区里养狗基本分了两大门派,一、大狗派 二、泰迪派,泰迪派狗小,但是数量多啊,个顶个地十分嚣张,上bi天下bi地,中间还要bi空气。啥狗在它眼里看着都是一丁点大,谁它都敢干,连藏獒都敢上。而大狗派里的中流砥柱,大都温顺,因此被打压的地位低下。

但是张淘宝不知道啊,这小子刚入坑,对派系斗争不了解,因而遇到了人家老大,还十分开心地跳过去闻屁股。

帅帅眼睛一瞪,娘西皮,你这么屁大点小狗也敢闻大爷屁股?揍你丫的!

帅帅蹭地一下扑向张淘宝,声势浩大,一副准备把他揍成猪头的架势,那一秒钟,我,差点就跑了。

不过听到自家弟弟惨兮兮的叫声,我眼一闭,心一横,伸脚把帅帅拨开。

帅帅看我一眼:恩,好像打不过。这才停战。

张淘宝被解救后,俩小手抱着我就哭,哭得声泪俱下。

其实按体积来说,张淘宝比帅帅大一个型号,居然就这么被打哭,我觉得hin丢人啊!

从这次挨揍以后,张淘宝忍气吞声了小半年,看见帅帅就绕着走,我一直以为这小子是怂,没想到人家无师自通了一个道理,君子报仇,长胖了不晚!

张淘宝韬光养晦到六个月,彻底小腿都比帅帅高时,才开始打击报复。

那天带他溜达时,迎面碰上帅帅和他妈,我正准备改道,突然看见张淘宝做个深呼吸,后腿往后踢腾两下蓄势,一跃而起朝泰迪老大扑过去,一爪子就给人按倒了,另一只爪子啪啪啪啪地抽脸,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让你打我,让你打我!

帅帅死机在当场,懵逼了五秒钟后反应过来,挣扎着要反抗,可这会儿张淘宝的吨位可是泰坦尼号级,劳资都抱不动,何况帅帅。

我蹲马路牙子上嗑着瓜子看热闹,帅帅妈不愿意了,“哎哎,小姑娘快管管你家狗啊!”

我翻个白眼,“我不行,您行您up。”

最后帅帅认怂,嗷呜一声哭出来,我拍拍张淘宝,“哎,差不多行了啊。”

张淘宝哼的翻个小白眼,松开爪,趾高气昂地踏着小碎步走开。

从这之后,不知道为啥,张淘宝变成了一只勤劳朴实的狗子,特别爱劳动,比如叼垃圾袋,你不给不行,直接就上嘴抢的!

但是呢,这个爱好仅限于叼垃圾,而不是倒垃圾,因为通常你走到楼下垃圾桶旁边时,就会发现他亢奋地叼着垃圾袋上蹿下跳,状如傻X。

你问他要垃圾袋,拒绝。

后果就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

“张淘宝,放下武器,赶快投降!”

“不要!”

“想不想混了还,信不信回去让黑黑揍你!”(黑黑是我家猫老大。)

“掰逗了,黑老大从不打我。“(请脑补河南口音)

“那是他不知道你偷吃他小鱼干,知道了看不把你搓成圆的!信不信我告诉他!”

“……你赢了”

张淘宝的勤劳勇敢还不仅限自家人,上次他自己出去瞎转,碰上五楼阿姨倒垃圾,他一看:我的天哪,这个垃圾袋,长得比我姐还丑。上去就给人干走。

有一天我碰到该阿姨,阿姨热情洋溢地对我说:“你家淘宝真是个乐于助人的好狗子!上次帮我倒垃圾来着。”

我:“呵呵呵呵~~是吗。”

张淘宝并不总是这么活蹦乱跳的,他三个半月大时,非要跳喷泉里跟一哈士奇比憋气,怎么都拦不住,出水后被冷风一吹,半夜就感冒了,半夜三点跑我妈床头咳嗽,我爸妈第二天要上班,不搭理他,他就又跑我床头咳。

而且这咳嗽还不是人那种咳,是类似卡住了干呕一样的咳嗽,动静十分大,我惊醒,看着张淘宝难受,我也还难受,赶紧抱起来,“淘宝啊,你怎么了?”

抱着时,淘宝似乎好了些,但还是一脸‘我是张黛玉’的表情,一放下又开始玩命咳。

我当时以为他想吐,心里咯噔一声,凭借神棍一样的直觉,担心是得了细小,细小是狗子界的非典,十分可怕,品种越纯、年纪越小的狗得了死亡率越高,像淘宝这样的,死亡率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本想把我爹喊起来开车送淘宝去医院,可是一想他们俩明天还要上班,淘宝又可怜巴巴地看着我,一咬牙穿上衣服就抱着他出去了。

好巧不巧,那天是中元节,半夜三点半,路上几乎没人,昏黄路灯下的十字路口到处都是纸钱的灰烬。

我吓的半死,打不到车,更不敢随便拦私家车,只好抱着淘宝往医院走。

那个时候淘宝十多公斤了,平常我抱半分钟手就酸的不行,可那天我咬着牙,一路抱着他冲到离家最近的宠物医院,就想着,快一点、再快一点,哪怕我快一秒钟,是不是淘宝活下来的几率就大一些。

但离家最近的那一家宠物医院没有医生值晚班,我几乎要崩溃,好在这个时候来了一辆出租车,我赶紧招手拦下,去了另一家医院。

很幸运,第二家有个实习医生在值班。

实习医生一看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我,赶紧给淘宝做检查,还颇为感叹道,“小姑娘你胆子可真大,这么大半夜的一个人抱着狗来看病。”

我不答话,只是坐在凳子上,不住的祈祷千万不要是细小。

可是命运就是这么残忍,医生很为难地对我说,“小姑娘你看啊,这个试纸上一条杠是没有病,两条杠就是得了病……“

我看一眼,五雷轰顶,两条杠。代表着淘宝能活下的几率不超过百分之五。

“小姑娘,你等明天再来吧,等我老师来了再开治疗方案。“

实习医生只简单给淘宝打了两支小针,打了针之后淘宝没劲儿了,可是又打不到车,我只好抱着淘宝走走停停往家里走。

走了两公里之后,我实在是筋疲力尽,把淘宝放下,抽噎着跟他协商,“淘宝,姐姐实在没有劲儿了,我们休息一会儿好吗?”

淘宝难得温柔懂事地看着我,用毛茸茸的小脑袋蹭蹭我的手,似乎也十分心疼我,居然强打起精神,往家里的方向走。

我眼泪哗地涌出,跟着淘宝一起往前走。可那晚实在是倒霉,没走几步居然碰见了一个醉鬼,我下意识想抱起淘宝跑开,可是那个醉鬼已经先一步发现了我。

“哎呦,小妹妹,这么大晚上的怎么一个人在路上啊,不如跟哥哥回家啊~”说着就朝我跌跌撞撞走过来。

“啊!救命啊!”我全身的汗毛竖起,脑袋里就两个大字,完了。

淘宝听见动静,发了疯一样扑过来,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见淘宝咬人,本就十分虚弱地淘宝,却拼了命地挡在我身前,不管不顾地狂吠、恶狠狠地朝醉鬼一切能下口的地方扑咬。

“去你大爷的,哪来的疯狗。” 醉鬼抬腿就要踢向淘宝,我霎时清醒过来,这一脚下去,淘宝不死也只剩半条命,我抬脚朝醉鬼裆部狠狠踹去。

“啊!”醉鬼惨叫着倒地。

我赶紧抱起淘宝,没命了地朝家里飞奔,淘宝紧紧地用小爪子抱着我的胳膊,头枕在我的肩膀上,警惕地看着我身后,全身紧绷,似乎随时随地都做好跳下去保护我的准备。

回到家后,已经快五点了,我抱着淘宝,一人一狗依偎在一起,坐在他的小垫子上,“淘宝,谢谢你,这么勇敢的保护我。”

那天晚上,我几乎一夜没睡,就这么抱着淘宝坐到了清晨。

第二天,爸爸看到我核桃一样肿的双眼,叹口气,请假带我和淘宝去医院。

去的是送我狗的伯伯那里,伯伯看看淘宝的症状,“不拉也不吐?不是细小的症状啊,再重新做一次检查吧。”

等结果的五分钟大概是我人生中最漫长的五分钟,坐在我旁边的姑娘在陪着自家的小贵宾打针,那只贵宾得的就是细小,中末期,瘦的一把骨头,一边打吊瓶一边便血,姑娘心疼地抚摸着小家伙,满脸都是泪水,“乖乖是不是很难受,忍一忍啊,等病好了就不难受了,啊~”

那五分钟我脑补了最坏的可能。但还有句话叫做,否极泰来。

可能是昨晚用光了所有坏运气,伯伯过一会儿出来,拍拍我肩膀,“别担心了,就是普通的感冒。”

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了佛光普照,惊喜地差点要尖叫出声,可是突然想到贵宾和他的主人,赶紧忍住,“谢谢伯伯,谢谢伯伯!”

我带着淘宝离开时,忍不住拥抱了贵宾主人一下,“你家乖乖一定可以挺过去的,宠物都是有灵性的,你这么爱他,他怎么舍得丢下你。”那位年轻姑娘,泪如雨下。

后来,我不知道那个姑娘家的乖乖怎么样了,但是我的张淘宝陪着我健健康康的活到了今天,虽然平常还是会气到你抓狂,气到你想扁他,但他很爱我,用尽全部生命那种。

人类的世界里,有亲朋好友,有事业家庭,可是宠物的世界里,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你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