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可以希望你永不遇见我

第29章 骑行

如果可以希望你永不遇见我 王薇果 3025 2016-08-27 21:56:01

  硬是到下午才去找赵婷,刚碰面赵婷就热情的扑上来,给袁慧乐一个大大的拥抱,假装生气:“你丫的,没声音美图像是吧!”

袁慧乐不好意思干笑笑,哈了哈好友的脖子:“对不起啦!”

赵婷捂着被饶的痒的厉害的脖子,笑嘻嘻:“好啦,好啦我不说了。”可恶还是老样子,一如既往的可恨!

“钟弈安新年快乐。”赵婷用她那笑的满脸通红的小脸对手抄在口袋里的钟弈安说道。

钟弈安轻声:“同乐。”

“对了,乐乐在美国玩的开心吗?”

袁慧乐撇了一眼好友赵婷:“不告诉你。”开心呀,为什么不开心,如果走之前能看爷爷一眼,肯定会更加开心!

“切!”

“瞧,那里有双人自行车。”苏寒指着远处开心的大叫:“我们去骑自行车吧。”

“不要!”袁慧乐想都没想就开口拒绝。

“为什么?为什么不要!”苏寒恶亨亨的瞪着好友。

袁慧乐抬起被冻红的双手在苏寒眼前摇了摇:“冷死了!”又望向钟弈安:“小安子你想骑吗?”

钟弈安摇了摇头。

“看吧,我家小安子说他不愿意,哼哼。”

“卑鄙无耻,龌龊。”苏寒张牙舞爪,明明知道她们都怕钟弈安,分明就是故意的。

“好啦,走吧骗你的啦。”虽然很冷,但是袁慧乐还是舍不得好友脸上出现失落的表情,其实自己也想玩,不过就是想逗逗她而已。

赵婷和苏寒一组,袁慧乐和钟弈安一组,这是毋庸置疑的。虽然苏寒也想跟袁慧乐骑同一辆脚踏车,钟弈安只是单单站在那边不说话就够了。

钟弈安骑在前面,袁慧乐自然然而在身后。与苏寒和赵婷并排一起。

一开始袁慧乐还会象征性的踩上个几脚,可是寒风呼啸着,刮的脸和耳朵生疼。慢慢的不在理会脚下的脚踏,双手捂着脸痛苦并快乐着。

也许是钟弈安感到累了,也许是察觉到不对劲吧。抿着冻得毫无血色的唇瓣回头看了眼偷懒的袁慧乐。

偷懒被当事人埭个正着,袁慧乐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呲牙咧嘴对钟弈安呵呵傻笑:“休息会,休息会,马上就好。”

钟弈安没说话,继续踩脚踏车,不过脚下更加用力。

赵婷和苏寒默默的看了他们几眼,眼神里带着不怀好意的笑意。

一路上钟弈安时不时回头看袁慧乐,刚巧袁慧乐都是踩个几下就停脚,固然脸皮再厚,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呀!”袁慧乐揪着小嘴冲转头看自己的钟弈安说道。

同样坐在后排的苏寒踩着脚下的脚踏瞅着他俩,不过看着袁慧乐的眼神里充满了嘲笑。

袁慧乐瞪了一眼苏寒:“再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当乒乓球打。”搞笑,不就偷个懒嘛,多大的事,搞得十恶不赦似得,有必要都盯着自己嘛。

虽然知道好友在开玩笑,但是一想到有人真把自己的眼珠子挖出来就一顿恶寒,连连罢手:“不看了!不看了!”

“瞧你那点出息。”赵婷既嫌弃又欢喜的对抱着双手搓鸡皮疙瘩的苏寒说道。

“可是就是觉得很恶心呀。”呀乐乐怎么在看我,不要看我,看不到我,我是隐形得。

咦小安子怎么还在看自己?有必要那么小气嘛?好歹也是个男人,咳咳男孩,男孩子要大度!大度懂不懂呀。真是的烦死了:“小安子我美吗?”撩了撩额前的头发,摆出一个自认为风情万种的姿势对着看着自己得钟弈安抛出一个媚眼。小样看不恶心死你,让你看。哼哼!

“嗯,好看!”

见鬼了,大白天见鬼。就连自己都快忍不住了,他居然说好看。可是真的假的?真的好看吗?

哪有女孩子不喜欢别人夸自己美,哪怕再奇形怪状、 歪瓜劣枣也有颗爱美得心。

自然钟弈安取悦了袁慧乐,这不袁慧乐不开始和钟弈安齐心协力踩脚下的脚踏了。

一边骑着双人自行车,一边互相鼓励着一二,一二,一二其实这样也是种幸福。

骑行了一个多小时,袁慧乐便感到疲倦,一直嚷嚷着:“不行了,我不行了,好累,累死宝宝了。”

可正在兴头的苏寒不依了:“谁让你这么虚弱,这才几分钟呀!谁让你…”

袁慧乐吐吐舌头,对着挥舞着双手抱怨个不停的苏寒抱歉一笑:“小寒寒~人家真的很累嘛。”

“你累?你累?开什么玩笑!全程你都在偷懒休息!”苏寒大眼睛乱转了一圈,又回到好友的脸上:“要不你继续偷懒让你家小安子骑?”

哼哼,这下钟弈安肯定会答应吧。瞧自己多有先见之明。俺就不相信都说你家小安子了,钟弈安还能不答应。

果不其然一向惜字如金的钟弈安,开了金口:“好!”

看我多聪敏,就知道这招铁定管用,以后请叫俺苏半仙。

其实呀只要取悦了钟弈安就相当于取悦了乐乐,她的小安子都同意了,她还能拒绝不成!

没办法袁慧乐,钟弈安和赵婷只好又扛着寒冷,陪同苏寒又骑了四十多分钟。

回头看看还是觉得挺有成就感的。

从龙游路15号,是沙孟海先生的故居,开始出发。

继续往西,过断桥沿着白堤骑行,在孤山附近座落着西湖美术馆、浙*****俞平伯故居、西泠印社等。

转入北山路先靠着北里湖骑行,在西湖博览会博物馆里可以欣赏上世纪二十年代的最杰出的展览,然后可以从菩提精舍旁闲步到宝石山脚的玛瑙讲寺禅坐清心。

沿着葛岭路的大石板漫步,这里夏季时牵牛花在静逸别墅的墙上恣意而又寂寞的花着,然而现在光秃秃一片北山路边,秋水山庄,当年民国报人史量才为沈秋水营造的别墅,如今是新新饭店的一部分。

黄宾虹故居就在岳庙后面的栖霞岭路上。然后就是穗庐,现在的江南文学馆,在那里闲坐看看书也是不错的。

骑行到赵公堤时,停车驻步,因为“江南活武松”盖叫天的故居就在金沙巷26号,祖籍河北的他把这座粉墙黑瓦的宅子称为“燕南寄庐”,取燕北之客寄居江南之意,从此大半生都牵萦于此。

最后袁慧乐实在累的一点力气都没了,死皮赖脸坐在地上不肯起来,嘴里抱怨着:“不行啦,我不走啦!”一只腿盘坐着,另一只半伸。

如果不是老妈给她买的羽绒服价格不菲,地上太脏,恨不得直接躺下来,休息享受下。等恢复精气神再走。

四个人围成一圈坐在一起,等休息够了才往回骑。

直到黄昏,夕阳洒在河水上,像是许多金针银线,随着水波晃动着。这才到达一开始出发的目的地。

赵婷离他们三个家比较远,又不是同一个方位,袁慧乐他们看着赵婷上了公交车才离去。

在公交车站等了十多分钟的车子,公交车硬是没来。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等什么车,什么车偏偏不来。

可能等的厌烦了,袁慧乐直接小手往马路一招,这不停了一辆出租车。

打开后座就和钟弈安爬了进去,苏寒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出租车开到小区门口停了下来。

刚到家就闻到一股香气,貌似是猪肉的味道。顿时肚子就不争气咕噜咕噜响了起来。

吃饭的时候,袁慧乐看着桌上的青菜烧肉,一阵激动,好久没吃到了。

这可是自己最喜爱的菜之一,之前在学校哪来这个吃。更何况青菜就是要冬天打霜了才有甜味。

累了一下午,袁慧乐恨不得把所有的精力一次性补回来,大口大口的吃着自己爱吃的菜肴。就差一边吃一边哼小曲。

可惜她只有一张嘴,不能同时进行。

“慢点,没人跟你抢。”袁慧乐饥不择食,风扫残云般的吃法吓坏了袁妈。

袁慧乐微微抬头用她那忙的不可开交的小嘴冲袁妈一笑,刚开口说话嘴里的食物全都喷出来了,好巧不巧喷在她对面细嚼慢咽,慢斯条理吃的钟弈安脸上。

钟弈安硬是足足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抬起修长有力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抹了一把全是污垢的俊脸,眼里尽是不可思议的。

袁慧乐连忙站起来抽了几张面纸递给钟弈安,巴掌大的小脸隐忍着:“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说完就笑的撒手人寰。

正擦着脸上污秽的钟弈安,听到袁慧乐的笑声,手顿了一下。之后又继续擦拭着。

如果她每天都能像这样开怀大笑,哪怕天天被喷自己也是愿意吧。

袁妈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捧腹大笑的女儿:“还笑?赶紧把桌上擦擦。”

“哦哦,好的。”实在不行了,笑的肚子疼,小安子那无辜的眼神真可爱。

钟弈安去厨房洗了一把脸才出来,重新坐到座位上。袁妈早就帮他重新换了一副干净的碗筷,盛了一碗香喷喷的米饭。

袁慧乐吃着被自己喷了一口污垢的青菜烧肉和糖醋排骨,反正自己又不会嫌弃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