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可以希望你永不遇见我

第27章 温暖的笑容

如果可以希望你永不遇见我 王薇果 3007 2016-08-23 19:25:22

  赵婷站在星巴克窗外看到苏寒撑着下巴自言自语。

顿时起了坏心思,轻手轻脚来到苏寒身后。

“猜猜我是谁?”赵婷淘气的捂住苏寒的眼睛,变声问道。

被捂住眼睛的苏寒翻了翻白眼,低声:“白痴!”鬼才不知道是谁,无聊。

赵婷嘀咕:“一点都不幽默。”便坐到苏寒身边,拿起眼前的咖啡就喝了一口,两只眼睛定定的望向苏寒。

苏寒被她看得打了一个寒颤,抱着双手使劲揉了几下:“喂,你看啥!”

赵婷咽下嘴里的咖啡,对她微笑:“突然发现你挺好看的!”

这下苏寒反而不好意思了!

什么呀,什么叫你挺好看的!自己本来就 很 好 看!

看着苏寒从羞涩到愤怒,赵婷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说真的苏寒长的还真不赖!

只比自己差了那么一点点而已,如果自己第一,那么她就是第二。

心里这么想,嘴里也不由问了出来:“那你觉得我们俩谁更好看点?”

苏寒低着头想了好一会,抬头撇嘴:“知道你比我美,但是你再美能美得过乐乐吗?”开玩笑光是袁叔叔和袁妈妈就美的人神共愤,这么好的基因在那,生出的女儿能差?

也是,乐乐好看的连自己都嫉妒,不提到她还好,突然觉得好想她:“哎,乐乐不在好无聊呀!”认识这6年来,这是头一年过年没一起。

“也不知道乐乐和钟弈安现在怎么样。”苏寒拿着手机就想给好友打电话,但是转念一想好像要漫游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婷婷我们上qq找乐乐聊天吧。”

“这主意不错!”说完就掏出口袋里的手机,联网登qq。

可是消息发过去了好久,就连李东明都回复了,却没有乐乐跟钟弈安的消息。

苏寒无聊的左手搅右手:“这时候的乐乐在干嘛呢?”

“不知道!走我们去逛商场!”站起来拉着苏寒就往外走去。

果然在楼上找到了钟弈安,一个人坐在地上,手里也不知道抓着什么东西。

袁慧乐小心翼翼走到钟弈安身边坐下,生怕打扰到他。

钟弈安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连袁慧乐坐在身边都不知觉。

袁慧乐看到钟弈安手机抓着一张照片,上面是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不用想就知道是他爷爷。

他肯定很想念那个在天堂的老人吧!毕竟他离开三年了!

安慰的话到了嘴边,可是怎么也说不出口,头轻轻靠在钟弈安的手臂上。

钟弈安抬眼撇了下依偎在自己肩上的她,眼里闪过一丝皎洁。其实在她刚进来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是她。

也许一个上午都在找钟弈安乏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头枕在钟弈安的大腿上,顿时吓了一跳,钟弈安闭着眼睛靠在床边貌似睡着了。

刚准备换个姿势继续睡一会,刚好看见一双忧郁深邃不见底的眼神盯盯的看着自己。

吓得立马坐端正,生怕吵到了他,搞得他不开心。

可是自己明明是靠在他肩上的呀,怎么突然睡在他腿上?难不成是自己乱动,在睡着的时候还在找舒服的姿势!

妈呀,好丢人,他应该不会生气吧!捂着眼睛慢慢从手缝里偷偷看了他一眼,还好,还好没生气。吓死本宝宝了!

咦,她怎么看见某人在笑!笑的还那么奸诈!

从来都不知道她也有这么可爱,害羞的一面,她一向不是大大咧咧,嗓门大,凶巴巴的吗!

“小安子,你在笑什么呀!”开什么玩笑,居然敢嘲笑姐姐!

“我…”笑也不能笑了吗?

“我…我…我什么我。”钟弈安的窘迫逗笑了袁慧乐,顿时笑的撒手人寰。

钟弈安撇了撇,再次微笑,似乎比刚刚还要开心。看到她高兴,理所当然他也跟着开心。

“对么,就应该多笑笑。”这样的他真帅:“小安子,你笑起来真好看!”

第二天卢荣带着他们几个去了旧金山玩了一圈,直到下午三点多才往别墅赶去。

也许是因为他们现在是一家人的关系,一向沉默寡言的钟弈安破天荒的说了几句,一路上打打闹闹好不热闹。

望着这样的钟弈安,袁慧乐打心眼里开心,最起码他能接受除了老爸老妈、寒、婷婷和东明以外的人和物了。这是个很大的进步不是吗!

虽然美国的春节是12月25号圣诞节,但是并不影响他们过中国的春节。

跟中国一样全家团圆,一起吃年夜饭。

对于孩子们来说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散压岁钱。

一家十几口人围在一起守夜,除了最小的袁梓豪早早睡下了。

差不多到半夜两点多的时候,袁慧乐玩的正开心,眼睛突然撇到坐在一旁打哈欠的钟弈安。

“困死了,最后一局哈!”假装打了个哈欠,对着卢荣和程汉涛说道,意思是我要撤了。

“无聊!”程汉涛扔出一对A,刚好压死袁慧乐的一对K:“能不能玩!”

袁慧乐对他吐了吐舌头,继续出自己的牌。嘴里咧咧:“本宝宝开心就好!”

这局是程汉涛地主赢,此时的袁慧乐脸上贴了将近十多张纸条,乍一看还以为是僵尸被贴了幅条。

一把撕掉脸上的纸条,站起来拉着坐在一旁的钟弈安就走。

看着他们俩的背影,卢荣若有所思。对正在洗牌的弟弟汉涛说道:“有没有觉得小妹变了?”

“是的,更加目中无人!”程汉涛一边洗牌一边吐槽:“越来越不可爱,做哥哥的还没休息,她竟然先溜了。”

钟弈安哪能不知道她是心疼自己,害怕自己无聊,所以才说困得。

“早点睡吧!”说完就把钟弈安推进房间,帮他关上门的那一瞬间冲他甜甜一笑:“晚安,小安子!”

门都被带上了,而钟弈安还楞在那里,还未清醒过来。

刚刚她笑的好明媚,好温暖!

心跳又再一次加速,不受控制砰砰砰的乱跳个不停。

因为今年都是在一起过年的,所以根本就不存在拜年这一回事。

从初三开始一直到初六,基本上每天都是出去玩,这边跑跑,那边看看。

袁老爷子看着孩子们围着自己转,摸着不存在的胡子欣慰的笑了:“真好!这才像一家人!”

袁慧乐在他身边打坐,一边听大人说话,一边跟哥哥弟弟们嬉戏打闹。

“噔噔噔!”袁梓豪穿着可爱的大熊棉拖鞋跑过来,一把趴在袁慧乐身上,挤着卢荣嘴里嚷嚷:“你走开,她是我姐姐!”

卢荣顿时就无语了,感情自己是糟嫌弃了,抬头捏捏小弟的毛茸茸的耳朵,假装凶狠道:“不得了了,敢跟老哥呛腔!嗯?”

袁梓豪捂住被捏红的耳朵,小嘴努了努,哇的一声哭出来。双手使劲拍打着卢荣,眼水巴拉巴拉往下掉:“坏蛋,坏蛋,你是坏蛋!”

卢荣好笑的看着哭的梨花带雨好不凄惨的小弟,并且给自己挠痒痒的小手,一狠心抓住了它。

这下袁梓豪哭的更加伤心了,双手被限制了自由,直接动脚踹。可惜还没踢到就被卢荣一把抱坐在腿上。

袁梓豪挣扎了好一会都没挣扎开来,更加委屈,一个劲的再哭,可伶巴巴的看着袁慧乐。

袁慧乐被他的表情和动作萌化了,脚放下来,双手展开。

卢荣这才肯放开他,让他到小妹那边去:“哎,想我这般英俊潇洒的男子,也有被嫌弃的一天。”

“谁让你一走就是三年,豪豪跟你不亲那是自然。”又拍拍趴在孙女身上哭得一抽一抽的孙子说道:“豪豪不哭,来爷爷抱!”

小叔袁郜勋对卢荣耸了耸肩:“太调皮!”

兴许哭累了,很快袁梓豪就窝在袁老太爷身上睡着了,小脸上还留下了两抹高原红,可爱极了。

看着这样的小弟,袁慧乐心都要融化了,低下头轻轻吻了下他的小脸,脸贴在一起蹭了蹭由衷感叹:“真舒服。”

“妹,居然喜欢小孩为何不让舅舅妈妈再生一个呢?”

袁慧乐揪了一眼说话的人:“不需要呀,我有我家小安子就够啦。”站起来走到袁妈身边拉过坐在那里的钟弈安,又对程汉涛说道:“难道我哥皮肤不好吗?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孤傲!”

程汉涛呵呵了声,又继续说道:“他能向小豪那样随你摸随你亲,随你蹂躏吗?”

“是吗?那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说着用大拇指和食指在钟弈安吹弹可破的俊容上弹了弹,之后又用大拇指摩擦了几下。

程汉涛心想死定了,死定了。可是等了差不多半分钟都没看到某人发怒,不禁感到奇怪:“咦,他怎么没生气?”

虽然认识相处的时间不久,但是钟弈安给他的感觉是那种忧郁,绝不允许别人指手画脚,尤其在他身上动手动脚。

可是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钟弈安那个小子竟然在笑,而且笑容可掬。真是活见鬼了!这绝对不是真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