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如果可以希望你永不遇见我

第25章 到达洛杉矶

如果可以希望你永不遇见我 王薇果 2969 2016-08-23 18:48:02

  先一起送了赵婷回家,之后李东明独自一个人回去。

经过一家韩国料理店时,苏寒摸了摸肚子,拽住和钟弈安走在前面的好友:“我们进去吃点东西吧,好想吃烤肉。”

袁慧乐看着她那可伶巴巴的眼神,笑了笑,抬脚走了进去。

钟弈安在一旁默不作声,但是苏寒从他的眼神里能看得出他不太开心,因为自己又霸占了乐乐。

哼,只要乐乐不介意,who 怕 who?

没办法,哪怕天天和乐乐腻歪在一起,也不会觉得厌烦,如果自己是男的,肯定…

可能真的饿坏了苏寒,嘴里嚼着,筷子夹着,左手拿着,就像几百年没吃过东西似得,惨不忍睹!

简直比自己还不顾形象,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超神了,可是没想到,啧啧啧。

偷偷掏出手机,对着正在狼通虎咽的苏寒,咔嚓一声。

打开qq找到专属于李东明的哈士奇头像,就接着把照片传送了过去。

装模作样的装进口袋,撑着下巴问正在吃得不亦乐乎的苏寒问道:“怎么样,好吃不?”

“嗯嗯。”没看到我正在吃,嘘,憋说话!

“你是有多饿呀,中午不是在二狗子家吃过了吗?”

呜呜,可是人家不好意思动筷子呀。李叔叔看着好凶,比袁叔叔还要恐怖!

但是这话,打死她也不会说出来!

看她不回答自己,袁慧乐也不纠缠,夹了几片刚刚烤熟的鱼片给钟弈安。

他喜欢吃鱼是毋庸置疑的,虽然没有自己爱吃土豆那么疯狂。但至少也是他为少数爱吃的一种。

看着碗里的鱼片,低下头,心跳又再一次加速,原来她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原来她并没有向平时表现得的那样,不在乎自己。

这种感觉真好!

从店里回来的时候,天早已经黑的彻底,地上白茫茫一片,好不漂亮。

一起在雪中漫步,直到袁妈打电话过来,才不得不和钟弈安一起回去。

真舒服,一打开家门,就感觉到一阵热浪与排山倒海的形式向自己袭来,瞬时间感觉整个毛孔都疏散开来了。

袁爸坐在沙发上看着新闻联播,袁妈则在厨房忙碌着,知道是女儿回来了。

袁爸从沙发上站起来,看了一眼两个孩子,转身又向了浴室,出来时手里多了两条干毛巾。

一条给了钟弈安,一条扔到了袁慧乐的头上,顿时感觉这个世界黑掉了,什么呀,臭老爸。

钟弈安已经拿着毛巾在擦拭着半湿的头发了,而袁慧乐还头顶着毛巾发呆,袁爸叹了一口气,哎,还是默默上前,把女儿头上的毛巾拿下去。

认命的帮她擦着湿掉的头发,嘴里吐着欠扁的话:“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生下了你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

袁慧乐嘟着小嘴,抬起下巴:“哼!”

袁爸看着她被冻的通红的小脸蛋和鼻子,不由好气,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了捏她的鼻头:“赶紧去换身干的衣服,下来吃饭。”

袁慧乐朝袁爸吐了吐舌头,拉着钟弈安就噔噔的往楼上跑去。

原来袁慧乐不想吃的,但是一眼就撇到了餐桌上的土豆,鬼斧神差的坐了下来。

虽然钟弈安也觉得很饱,看着对面的她一脸幸福的样子,也跟着吃了小半碗饭。

昨晚大概九点多的时候,爷爷打电话过来,那个时间美国应该是早上九点吧。

记得电话里爷爷是这么跟老爸说的:“要收拾的东西,赶紧收拾收拾,最好两天之内让我看到你们人!”声音不容人抗拒!

自己一把抢过老爸的手机,对着电话里的爷爷就抱怨:“爷爷!能不能…”老妈在旁边对她摇了摇头。

远在其他国家的袁老太爷,一听到是自己日思月想的乖孙女,声音不由放轻,生怕吓到她,慈祥道:“哎哎哎,宝贝呀,有没有想爷爷呀。”

能说不想吗?可是真的有耶:“有呀,好想好想爷爷哦!”

果然把袁老太爷逗乐了:“那宝贝让你爸爸妈妈赶紧带你飞过来,这样就可以见到爷爷啦,是不是!”

“嗯嗯!”我去,不应该是这样的呀,自己明明是想要劝爷爷宽限几天再过去的,现在是怎样?怎么又被套了进去,坏爷爷,臭爷爷,哼哼哼。

“喂,爸!乐乐她…”

袁老太爷知道宝贝孙女生气了,不过他很是开心,毕竟自己的想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

电话里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雄厚有力。袁慧乐对着空气翻了翻白眼,转身上楼就去收拾行李,其实早点去也没什么不好,真的很想念他呢,爷爷一个人在美国,身边都没有一个亲人在照顾他,有的只是一些曾经的部下,哪能比得上亲人在身边。

袁爸定了四张第二天下午5点40起飞的机票。

一大早袁慧乐就起床拖着袁爸,袁妈,钟弈安去商场给袁老太爷亲自挑选礼物。

到达机场的时候,都已经下午5点15分了,登机前几分钟分别发了短信给苏寒,赵婷和李东明,提前祝他们新年快乐。随后就关机,挽着袁妈的手进去了。

得要先从H市机场先飞到B市,再从B市转机到洛杉矶,全程一共将近18个小时。

洛杉矶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西南部,是加州第一大城市,常被称为“天使之城”处于地中海型气候带,气候温和。全年阳光明媚,基本上极少时间会在冰点以下,因此降雪的机率也不是很高。洛杉矶日夜温差较大,日间比较炎热,就算是冬季,日间气温经也有摄氏20摄氏度。

所以下机,根本就不用把衣服套上,直接搭在手上。

这还是钟弈安第一次离开祖国的怀抱,纵然是他,还是抵不过新鲜事物的冲击,跟在袁慧乐身边左看看右看看。

袁慧乐看着他好奇的面容,呲牙咧嘴笑了,快步追上袁爸和袁妈步伐:“爸,明天我想去旧金山。”

袁爸微笑的点头:“好,你想去哪,爸妈就陪你去哪,可好?”

“好,好!”就差大喊大叫,拍手鼓掌了。

眼前这宏伟壮观的房子,就是袁老太爷呆的地方帕洛斯韦尔德。

是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县西南部一个沿海城市群。

才到大门口,袁慧乐就兴奋的朝里面大叫:“爷爷,爷爷!”

正在后花园修理花草的他,听到陌生又熟悉的声音,颤抖着直起身子,竖着耳朵又听了一会,终于听清是宝贝孙女得声音,对旁边跟了自己半辈子得部下:“快,跟我去前面迎接大小姐!”

“是!”孙副官行了个标准得军礼,扶着袁老司令出去。

门,吱得一声被推开,袁慧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往里面冲,爷爷喜欢花草她一直都知道。

想都没想就往后花园奔去,很不巧,正好撞上孙副官跌倒在地,站起来揉揉摔疼得屁股,可伶巴巴道:“孙叔叔,屁股痛痛。”

哎,都17岁的大姑娘了,还跟小时候一样调皮,好笑道:“叔叔对不起你,该罚。”

“嘿嘿嘿,没事没事,玩笑来着。”袁慧乐不好意思抓抓头皮。

看着爷爷气呼呼得站在一旁,袁慧乐狗腿得跑到他身边搀扶着,撒娇道:“爷爷,人家好想你哦,真的哦!”说完还不忘点点头,看她多诚心。

袁老太爷抓着孙女衣袖,指着她鼻梁,语重心长:“老了,遭人嫌弃了。”

我就呵呵了,谁敢呀?袁慧乐讨好道:“哪有,在我心里爷爷是最威武雄壮,就像…像天上的战神一样,屹立而不倒!”

“好了,好了不皮了,你爸妈呢?”袁武眼睛转了转,没看到儿子与儿媳。

“咦,人呢?”不会是刚好自己跑的太快,所以把老爸老妈丢下了吧。

很快走出一男一女,男的俊美无涛,女的优雅如兰。

后面跟着一男孩,忧郁的眼神随意散落,看不到交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袁慧乐总是觉得他是在看自己。

男子走上前,恭恭敬敬规规矩矩行了个军礼:“司令好!”

“噗哧!”

“嗤!”

“哈哈!”

袁郜纶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自己活宝娇妻与宝贝女孩的声音,无奈撇了眼,刚好看到老爹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旁边是抿着唇的钟弈安。

“免礼,免礼!”哎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太死板。

王秀芬笑够了,也热情的走到袁老太爷身边,跟女儿一左一右搀扶着他,笑着喊道:“爸。”

瞧瞧,瞧瞧儿媳跟孙女多热情,在看看儿子,一本正经的样子,哎还好孙女遗传到了她妈妈,不然哟…

“对了,貌似没听到孙子跟我打招呼?”袁武笑看着钟弈安打趣。

钟弈安显然有点拘束,小声道:“爷爷好!”袁慧乐有点看不下去大叫:“什么,听不到,大声点!”

顿时把钟弈安吓到了,不仅仅吓到了他,就连其他人都被她那河东狮吼征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