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咋就穿反了

第五十四章 初抵京城

我咋就穿反了 桃花扇上的叶 2160 2017-09-20 15:00:00

  笑声是世间最有感染力的东西,虽无行亦无色,却胜于苦口良药……

  是呢,一笑泯恩仇,一笑百媚生,一笑祛百病……

  至此和文博才真正感觉到了和珅的快乐,那个本该属于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无忧无虑……想象着他络腮黑脸下青春洋溢的笑脸,想到他就是自己的儿子了,不禁父怀大慰……虽然经历了那么多悲惨的过去,但是,一切都过去了……不管是他的,还是自己的,都过去了……

  想到这次来扬州,虽然买卖黄了,但得来个大儿子,还是个帅得人神共愤的儿子,这不比做什么买卖都值吗?哈哈,真是不虚此行啊……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尽情的游山玩水,寄情于山水间,父子俩彼此间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和文博率性耿直精明,和珅聪明开朗大方……

  一路上和珅对山水草木的讲解和野外生存的能力,更使得和文博对他刮目相看……

  和文博心里喟叹啊,刘家真是养了个好儿子,可惜啊,刘家二老无福享受啊……倒是便宜他了……念起他们,他心中酸楚,但又不敢表现出来,免得让和珅感觉到什么……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发现和珅是个神思特别敏锐的孩子,不管是谁,只要你的表情稍有变化他都可以第一时间察觉……

  所以他不止一次的趁和珅入睡后告诫和忠,彻底把扬州之事埋在心底,跟谁也不许说出来……直到和珅有能力洗雪的那一天……

  这对父子越相处越融洽,越相处越是觉得相认恨晚……

  随着行程,和珅感受着从南到北的景色变化,从温婉的江南到粗狂的塞北,从风吹柳花满店香到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最后来到暑退九霄净,秋澄万景清的北京皇城……几个月下来,他们游历了大半个中国,如今的珅少算是脱胎换骨了……

  精气神比之前好了不知道多少……由于此次文字狱波及范围仅限江浙沪一带,所以入关之后,咱们珅少一点点的就恢复了自己的容貌……

  看着镜中真实的自己,珅少心里舒坦啊……毕竟也是外貌协会的人,谁不稀罕漂亮容颜呢……

  自己对这张脸是越来越满意……随着年龄的一天天增长,脸上的稚气一点点退去……俊美的脸上逐渐谱写出了刚毅,本就棱角分明的轮廓更深邃了几分,这让他本来略带柔美的脸多了几分男性的魅力,越发的勾人心魄了……

  这一路对于和珅来说可算是收获满满,不仅完成了夙愿游历了古代的大半江山,还从新晋老爹那学了不少当代的知识,官场的,商场的,如何为人处世,如何纵横商场,如何精打细算,如何瞻前顾后……说句大白话,就是和文博教会了和珅如何做个一名合格的古代人……

  待他们进入北京城外,已经是中秋时节……

  北京城,那可是天子脚下,怎是一般的繁华都市可比……京城的繁华不同于南方那么委婉多情,而是带着天家威严的,那么庄严神圣,高不可攀……

  和珅想着自己的新身份,想着那个权倾朝野的大贪官,我和你如此之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有缘得见呢?古今第一大贪,见见也算是开眼了……

  站在皇城根儿下抬眼看着天高云淡,又看看那细长的宫墙,思绪便飘了进去……仅是一墙之隔,身份却有如云泥之别……再想到新世纪的故宫,看到那个屹立百年的天安门……

  天安门,城楼还是那个城楼,但是那种古朴并非现代新漆后的做旧,而是带着古色木香的韵味,若没有见过21世纪的城楼,你根本无法体会初见时所感的韵味,这是活生生的古代啊,古色古香……

  绿色军装的城楼兵被身着红服的禁军侍卫所替代,腰中的手枪已经换成手里的长矛,一样的城门紧闭,是你花钱也不能进去的地方了……显尽了天家的威严与独尊……

  和文博只道和珅是初来京城不太习惯,所以思绪缥缈深思不语,哪知道他在感叹着古今的差异啊……

  “珅儿,在想什么?在想如何进去吗?”

  和珅听他如此说,不禁吓得一激灵……

  “不,不想,一入侯门深似海,更何况是皇宫……”

  皇城,那是中国最大的衙门口,里面住着当代地位至高无上的皇家一族,那个受万人敬仰朝拜的地方,和珅却暗自提醒自己要远离它,因为那绝对是个是非之地……稍有不慎就能把小命搭进去,他还有很多事要做,还不想冒这个险……且他听说里面男少女多肉少狼多啊……想想都可怕……

  但是,他又清楚的知道,进去了才能有机会去了解扬州一案的始末,那里是最好的平台……

  进去?哦,那里应该有个和珅了,我进去算什么?以那个“和珅”的势力和人品,要是知道有这么个同名同姓的人存在,不知道该怎么滴他,额,想想汗毛都竖起来了……

  珅少有此想法,和文博同样有,这是不是也算是父子间的一种默契?

  “珅儿,爹爹经商多年,家中虽曾出现大官,但为父这两代已远离官场,不在朝中为官,但是爹爹记得你的家仇血恨,必会完成你的心愿,捐官是最有捷径的一条路,但是这条路,非常难走,一个不小心也会招来杀生之祸……”

  “爹爹,这些我都明白,但是既来之则安之,不管走哪条路,我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走……但是想要走好路,是不是得先把鞋买好了?”

  和珅的态度不置可否……他并不想封死这条路,但显然现在时机未到……

  和文博焉能不知道他的想法……他越跟他相处,越发觉得眼前的和珅深不可测,这是他头一次对他有了这样的感觉……但是不管怎么样,和珅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顽童了,而是一个背负太多冤屈孽债的少年,虽还不过才16岁,却有着难得的沉稳与历练……

  和文博是既惊且喜,喜的是他能够好好的活在自己的眼前,如傲立雪中的寒梅,挺拔孤傲且又善解人意,惊得是背负那么多的冤屈却依然心沉若水,不露半点痕迹……心中不免一笑,不都是自己教育的嘛,深藏功与名才能稳步向前,才能一点点的实现自己的愿望……

  珅儿说得对,既来之则安之,并不急于一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