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咋就穿反了

第四十九章 重逢

我咋就穿反了 桃花扇上的叶 2769 2017-09-15 23:55:43

  二人有说有笑,一路来到了静安寺……看着庄严的古刹,遥听诵经佛号,豆蔻心中泛起五彩斑斓的波纹……这里有他们太多美好的回忆……相携奔跑的笑声,放开胸怀的呐喊,美丽勾魂的初吻,玄幻多彩的孔明灯,火红心形的花海……

  一幕一幕,波涛汹涌的翻滚着……

  越走进,越心动……她的心仿似有感应般,知道珅哥哥就在那里,激烈的扑腾着回应着,就怕人不知道它的雀跃……只是不知道珅哥哥的那颗心是否也像她般如此欢腾……

  一进寺庙,和忠并没有带她穿堂过庙,而是直接从一旁的小径绕道庙堂后身,这里是和尚们安寝的地儿……整个过程和忠都异常谨慎,生怕有人尾随……不知屋内什么情况,未免不便,豆蔻先等在门外……

  和忠进来的时候,爷俩腻腻歪歪的在那唠嗑呢……和文博满眼慈爱的望着和珅……咳咳……咱珅少正式更名为和珅啦……

  和珅不知道在讲些什么,眉飞色舞的,除了脸色有些苍白,精神头儿倒是十足,哪里有大病初愈的模样……

  和忠感叹,年轻就是好啊……

  看着榻上一卧一坐的二人,那画面感简直不要太和谐……

  和忠上次来的时候因为珅少躺在床上,并没有见过他卸了妆扮的真容,如今很难想象那虬髯大汉竟是这般容貌……花容月貌?可以形容男子吗?

  咳咳……虽然他躺在那,但是身量修长,尤其那双大长腿,十分惹眼球……再看那张脸,啧啧啧……真真是个面如冠玉的俊美少年,美的竟带了几分邪气……某人暗自吞口唾沫,小伙子也能长得这般好看?两个字形容——妖娆!

  给人的感觉,就像……男狐狸精?

  这四个字是和忠对第一次见和珅的总结陈词……咳咳……

  不经意的被他的眼风扫一下,他一个老头子都有如沐春风的感觉,这要是扫到个小姑娘,啧啧啧,不得疯啊……咳咳……

  和文博见到他,眉开眼笑的对他重新介绍……“阿忠啊,快来恭喜我吧,我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生儿子!”语气即欢快又凝重……

  “什么?”

  和忠还沉醉在对面小美男带给他的视觉盛宴里呢,这“亲生儿子”几个字就跟突然惊现的雷电一般,咔嚓一下劈的和忠是外焦里嫩……额滴娘诶……这小男狐狸精居然是老爷的亲儿子?咳咳……容老奴静静先……

  只是为何这张妖孽般的脸如此熟悉呢?是他?

  对和珅的身份,他一瞬间多少还是有些怀疑的,他难道不是满大街贴的通缉犯刘家大少吗?怎么就变成了自家的少爷了?……那画像虽说并非出自名家手笔,画的并不多么栩栩如生,也没能将眼前美少男的俊朗风骨画出万一,但眉心那颗红痣,简直就是刘家大少的标签啊,谁能看不出来?为什么刘家少爷变成和家的了?

  其中缘由只有当事人知道了,作为下人,他有他应有的本分……不说,不问……

  他自小跟着和文博,二十多年了,心里虽是疑虑重重,却很了解他的为人……老爷说是,那必然就是,谁会没事乱认儿子玩儿……且少爷目前还是个通缉犯,这要是被发现,那可是要株连九族的……若非亲生,谁会冒死相认呢……

  带着好奇心,和忠又仔细打量几眼那少年的五官,啧啧啧,简直不要太好看啊……别说,这少爷看着吧,还真有几分当年和文博年轻时候的风采,且绝对的是青出于蓝啊,简直就是和文博的浓缩精华版啊……

  人类心里的自我暗示很有意思,只要他觉得是了,心里就会找各种理由来验证他自认为对的观点……就如此时的和忠,本来觉得珅少不可能是老爷的亲儿子,可是在自我暗示里,他是越看二人长得越像,到后来竟觉得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这么说其实对这俩人都不吃亏……都是养眼的大帅啊……

  看这小少爷的相貌,和忠遥想其生母必定也是个大美人儿了……难怪他家老爷自夫人离开后再也不续弦了……咳咳……遗憾的是他并未见过夫人,因为老爷并没将她带回过老宅……貌似当年发生了许多事……额,思想飘得有点远……

  不管怎样,失散了十七年的小少爷,如今终于被老爷找到了……感谢佛祖啊,皇天不负苦心人啊……

  和忠是和文博的死衷铁粉,闻言激动的是老泪纵横啊……

  “呜呜呜……恭喜老爷,恭喜……老爷父子团员……”

  和文博不禁好笑……“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一把年纪了……不怕孩子笑话……”

  “呵呵,这不是替老爷少爷开心嘛……哦哦,老奴拜见少爷!”话音还未落呢,人就冲着珅少叩下头去……

  开心是开心,但是主仆的礼数是不能丢滴……

  珅少哪里肯受他的大礼,虽是身份地位不同,但在他的世界里,哪里存在过身份地位的差异?俺们珅少一直都是主张人人平等滴……且忠叔还是他的长辈,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不能受他的礼拜……

  珅少长臂一伸拦住了他,“忠叔,你跟在爹爹身边二十多年,比我的年龄还长,替我尽了我这么多年未尽的孝心,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哪里受得起你的大礼,日后需要忠叔你指教发地方还多着呢,可别嫌我烦不懂事啊……”

  头是叩不下去了,只好起身……看着小少爷瘦瘦弱弱的,力气还是不小的……“看少爷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看着他扭捏的样子,珅少竟觉得十分好笑,想不明白这么大的人了,看见他有啥不好意思的,咳咳……不是说提笔能文,上马能战嘛……咋还这般羞涩呢……

  某少是不知道都是这张妖孽脸惹的祸吧……这张脸,看得让人都心惊……美的心惊……

  “哦,老爷少爷,看老奴这记性……”和忠一拍脑门,老脸居然一红,“老奴刚想起来……我找到豆蔻姑娘了……”

  “什么?快带我去,人呢?”

  闻言珅少就要蹦下床,就跟久压的弹簧突然失去了压力般,duang的一下弹了起来……但,愣是让和文博给拦住了……开玩笑,身体再壮实,那也是刚从鬼门关爬回来的人,必须休息……

  “傻孩子,人都找到了,着什么急……”

  “是啊,少爷莫急,姑娘就在门外候着呢……”

  “快,快请进来……”

  和忠连声称是……

  珅少内心激动莫名啊,一颗心一直吊在豆蔻的身上,小心脏像真的感应到了豆蔻的心跳,也欢实的扑腾上了……担了这么多天的心,终于放下了……小丫头,不知道她还好不好……这么多天未见,不知道如隔几秋了……

  只是几秒钟而已,珅少觉得跟过了几年似的,咋那么慢呢……

  伴着嘎吱声响起,一个“虎实”的“少年”杵在了门口……

  突然见到这幅景象,珅少一愣,随后便想起这是她装扮的样子……

  是她,真的是她……

  看着她,珅少又想到了之前发生一系列的闹心事儿,心里一堵,鼻子一酸……如今若不是新认了爹爹,他已经什么都没了……没了父母,没了家,没了爱他的人,没了他爱的人……

  珅少喉咙哽咽,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是冲她招手,示意她进来……

  刚才还在路上与和忠侃侃而谈的小丫头,在看见躺在床上珅哥哥的那一刻,泪如泉涌,也是无言无语,脚跟仿佛钉在了地上,无法动弹……

  他不好,原来他真的不好……他病了,竟然病了……认识他半年有余,她从未见过这么苍白的他,哪怕上次晕厥了脸色都没这么苍白……心,狠狠地疼了下……

  看见他招手,她才回过神来,缓步的走上前去……

  毕竟是受过良好教育有着良好修养的人,再激动也没忘了礼数,浅浅侧身,向和文博行了一礼……

  “见过和伯伯……”

  和文博起身,“回来就好!”

  递给和忠一个眼神,俩人前后脚的出去了,还随手关好了门,意思不言而喻……是呢,老大不小的人了,岂能给人小两口当灯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