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咋就穿反了

第四十八章 别梁子

我咋就穿反了 桃花扇上的叶 2702 2017-09-14 15:00:00

  和忠是在珅少苏醒的第二天来的,他带来了能令珅少瞬间亢奋的消息……

  他找到豆蔻了……

  额,确切的说是豆蔻“偶遇”到他了……

  自刘亦珅昏迷后,和文博就吩咐和忠负责找寻豆蔻……

  这下可难为住他了……

  他见过且只见过一次的豆蔻,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小厮,穿的臃肿普通,脸上据说还带着伪装的“面具”……即使不装扮,他也没有盯着人家小姑娘看的习惯啊……所以,他对豆蔻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若是凭着当日她失踪时的穿戴,那样的小厮满大街随便抓,谁知道哪个是豆蔻啊……这你叫他上哪找去……

  他虽然知道“他”是个姑娘,但是他没见过真容啊,只听过她说一句话,茫茫人海他如何分辨……小姑奶奶呦,哪里找你啊?

  别说是他了,就是和文博也没见过真容啊……最最知道豆蔻的珅少又昏迷了,他上哪问去,问谁去……

  他听和文博说起,那个马行的老张可能知道,于是乐不颠儿的来问他……但是老张粗人一个,多年来一直与马打交道,你让他说出哪匹马好,有啥特点,他能哇啦哇啦说一堆,但你让他去描述一个小姑娘,诶妈,要了亲命了……他老张文化水平是极其有限,说来说去就是一句话,长得像天仙一般的姑娘就是了,15岁左右……

  这可难为了和忠啊,他上哪找天仙一样的姑娘去……而且天仙,这个词儿也太笼统了吧,每个人审美标准都不一样,他觉得是天仙了,别人未必觉得啊……万一小姑娘再给你来个伪装,哪找去?啊?哪找去……

  和忠跟了和文博20多年了,就没办过这么难办的事……他家老爷,还真能给他出难题……

  但是,天是无绝人之路滴,机缘永远是巧合滴……

  这不,满大街找天仙儿的和忠,被一个小丫头给“劫道”了……

  光天化日敢劫道的小姑娘,满扬州城除了她估计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她谁呀?还能谁?

  俺们聪明伶俐机智乖巧活泼美丽俏皮可爱的豆蔻姑娘是也……

  要说老天待她不薄呢……

  小丫头病了几天,她没有闲空赐药,自是需要修养一段日子……退烧后又修养了几天,体力方才恢复……

  自从醒来后,她就要去找刘亦珅……但咱玉少爷能让吗?必须不能啊……一是担心她的身体,二是气那刘家少爷对她不闻不问……所以这几天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着她,就不允许她出门……

  小丫头心里急的都快崩溃了,奈何身子骨不争气,连偷跑的机会都没有……

  终于等到这一天,玉少爷趁她熟睡出门办事去了……谢天谢地谢翁少啊,您老人家可舍得移步了……

  大概一盏茶过后,也不见玉少回来,小丫头穿起之前小厮的小棉袄,但是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可化妆的物件,小丫头踌躇着,也不能顶着这张脸出去啊,太惹眼了……以前不觉得自己的长相有什么不好,如今却暗自喟叹,长得太好了也是一种负担……咳咳……

  扫了一圈,小丫头的目光落在床脚下的炭盆里……嘿嘿嘿……

  小丫头出了客栈,寻思了一会,打算先回马行看看,虽然那里不安全,但想她现在也没被知府给抓回去,想必马行的问题不大……而且,那里是她和珅哥哥共同知道的落脚点,他若是想要找她,肯定会回去的……即使人不在,也会有线索……

  嗯,小丫头的思路很清晰嘛……

  待她满怀期待回到马行,发现对于刘亦珅的消息是半点也无,心里碳烤般火急火燎的……

  人呢?刘家二老的头颅呢?

  疑问重重,却是不敢找人打听……

  迷迷瞪瞪的从马行出来,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

  哪怕几天前才发生那么大的屠杀,但扬州城热闹依旧,仿佛那场屠杀是一场虚幻的梦,对那些贩夫走卒们丝毫没有影响……是啊,不管谁死了,活着的人日子还得继续不是……

  迷迷茫茫的小丫头猛地一抬眼,就发现了四处张望的和忠……虽然只和他相处了一小会儿,但小丫头认人的本事还是不小的……

  看见和忠就跟看见了救命稻草似的,豆蔻想马上上前问个明白……但是眼珠子一转,如今这非常时期,她贸贸然上来就问,万一被有心人听了去,前车之鉴啊……

  于是,小丫头计上心来……

  抬手抹了抹脸,小丫头飞身上前,就把和忠给挡在身前……

  “别梁子!闭上海子,举起抓子……并肩子走吧……”

  嚯,满口的黑话……

  和忠跟着和文博转战商场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黑道白道自是都有人的,要不突然听见这黑话不得懵啦,还好,他也是道上混过的……

  看着面前黝黑的娃子,年龄不大,满嘴道上的黑话,听那语气应该是个豆儿……哭笑不得啊,几十岁的人了,居然被个小姑娘给劫道了……而且还是光天化日的……

  和忠自不是白给的,脸不红气不喘,寻思了下,得先问明白对方身份来历才好做出对策,“鹰抓孙?”

  “线上的……”

  得……遇见地头蛇了……只要不是官府的人,咋都好说……

  “芽儿,诶诶,并肩子,为了老瓜?”

  他明明听出来对方是个豆儿,却愣是叫人家芽儿,小丫头大力抓他一下,“你个空子,跟我来!”

  和忠一愣,顺着她的力道,跟在身后,一点都没有挣扎……

  突然遇见劫道的,和忠找人的心思就被这事给岔开了,刚才听她说话的口气,看着她的穿着,心里一热,难不成她就是……

  和忠激动的都快哭了……小姑奶奶,您了可出现了,可您了这是玩的哪一出啊……不过这个小姑娘,还真是个奇葩啊……光天化日的就敢劫道,有胆量……

  豆蔻七拐八拐的将和忠“劫持”到人烟稀少的小巷子里,见四周无人,放低声线,眨巴着大眼睛,笑眯眯的,“忠叔,是我!”

  听她如是说,心中悬着的石头啪叽落地了……

  和忠抬眼仔细分辨了下,依稀有当日初见面的影子……只是上次见时,脸没这么黑……咳咳……黑是黑了,但小姑娘的眉眼如画,像黑宝石般嵌在夜晚的星空,像是会说话,灵动,俏皮……

  “诶呦,我的小姑奶奶,你可出现了,这几天你哪去了,少爷找你都找疯了……”

  “嗯,说来话长……他,还好吗?”

  此时的和忠并不知道珅少的情况,知道之前他一直是昏迷的,但为了安她的心,哪里肯说实话,“还好……”

  “他在哪里,快带我去见他……”

  看她紧张的样子,想到刚才她恶狠狠的无赖样,不禁好笑……此时他艰难的任务算是完成了,该办的事也都七七八八了,整个人也轻松了,便打趣她道,“豆儿,还别梁子么?”

  豆蔻被他问的小脸一红,好在抹了煤灰看不出来……

  “忠叔,我是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还望见谅……之前,我就被人跟踪了……”

  和忠自是不会跟个小丫头计较……但是想起来还觉得好笑……

  由于知道她的珅哥哥很好,所以小丫头很是轻松……二人并肩而行,小丫头简单的把这几日的遭遇跟他说了,说到搞笑的地方眉眼弯弯的,神采飞扬……因为要见到他了,心情很是美丽……

  “姑娘,你怎么还会道上的黑话?”

  “爹爹教我的!”

  “敢问令尊?”

  想起父亲,豆蔻眼内的神采暗了下去……“他不在了……”随后知道和忠可能误会了她爹爹的身份,于是赶紧补充,“我爹爹是教书的先生,看过几本怪志杂谈,其中就有这些……我听着有趣,就磨着爹爹捡着好玩的教我了……”

  “原来如此……”

  注:

  别梁子:劫道;海子:嘴;抓子:手;并肩子:朋友;豆儿:姑娘;鹰抓孙:官府;线上的:地头蛇;芽儿:小伙子;老瓜:银子;空子:外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