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咋就穿反了

第四十四章 珅少苏醒

我咋就穿反了 桃花扇上的叶 2256 2017-09-10 15:00:00

  刺激?怎么刺激?

  于是他故意命人散布谣言,也就是翁子玉告诉豆蔻的那些……其实还有更玄乎的,翁子玉怕她多想并没说……

  为了达到刺激的目的,翁伯文在转天的夜里,独自一人将用来掉包的头颅给取下来了,一颗丢到李向秀最宠爱的小妾的屋里,一颗挂到了府衙大堂那廉政清明的牌匾之下……

  别问翁伯文怎么知道哪个是他最爱的小妾……咳咳……只要李向秀在哪个屋睡,哪个屋就是呗……

  额……好强大的推理……

  不过翁伯文误打误撞的,还真就把头颅丢到了洁儿的屋里……当时俩人估计正颠鸾倒凤呢,没有注意,结果转天起身的时候,一眼望见那血淋淋的人头瞪着大眼睛看着她,直接把洁儿吓得瘫在了床上,小便失禁了……

  从此她便恍恍惚惚,神志不清了……

  同时下人来报,说是刘家夫妇人头不翼而飞,同时府衙也发现了人头……是的,经鉴定,这两颗人头并非刘家夫妇……

  什么情况?

  整个扬州城沸腾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且是高潮跌宕啊……

  李向秀,该反省了……

  本来李向秀为人吧,除了好色外,还真就没啥大缺点……作为一方百姓的父母官,十几年来虽说没啥政绩,却也没啥劣迹……扬州也算一直安稳无忧,繁华热闹……

  可是最近,向来平静的扬州沸腾了,接二连三的出事,且都是响震天的大事……一下处决了上千人……挂在广场警示的人头不翼而飞……知府老爷的府邸和衙门均出现了不名人头……

  诡异啊诡异……恐慌啊恐慌……

  本来打算坐等升官发财的李大老爷,如今算是焦头烂额了……家里一堆事,衙门一堆事,还得想办法搪塞上面领导……

  送您俩字——活该!

  不管扬州城里如何风风雨雨,闲空大法师只管安心的炼药,我们最最亲爱的珅少就在那躺着等待苏醒……

  终于,神药出炉……终于,珅少苏醒……

  阿弥陀佛……

  闲空见他醒来,担了几日的心算是落下去了……总算对得起与刘家的一段渊源……

  对于刘亦珅来说,他的世界真的是一夜风云皆尽散,时空变换不留情……

  一个没有刀光剑影的年代,一个远离鼓角争鸣的都市,却上演着比战争还残忍的屠戮……

  闭上眼,那一个个鲜活的面容,一串串熟悉的名字,就在眼前飞过……慈祥的娘亲,严肃的老爹,灵巧的雨儿……没了,全都没了……

  泪滚滚滑下……

  头痛欲裂……

  一时恍惚,不知身在何处……

  闲空看着他,心里波澜起伏……都说出家人看破红尘摒弃了七情六欲……但真正的得道高僧,并非摒弃了情欲,而是将其化作善恶是非,胸中自有沟壑……

  正如我们的闲空法师,看破红尘不理世事原是和尚的本分,但眼看事情脱离正轨,连累无辜百姓,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依然无动于衷,那佛主岂不是得被气活?

  出家何用?不普度众生了?不救人于水火了?

  不杀恶人,却眼看着恶人逞凶杀更多的人?

  哦,佛主会灭了他的……

  惩恶既是行善……

  是非善恶,佛主自有论断……

  所以,我们的闲空大法师看见刘亦珅这般模样,心疼了,揪心的疼……他如今做啥都于事无补,只能安慰他了……

  “聚散皆是缘,离合总关情……少想,少念……”出家人嘛,说话得有出家味儿……

  情缘二字,虚无缥缈,世人却难以勘破……

  “大师……”沙哑的嗓音,听起来就很沧桑……

  看着他英伟不凡风流俊俏的样貌,想着他日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气吞山河的气魄,闲空心下泠然……不同凡响的人必定会有非人承受的遭遇,今日之事乃后事之因……

  “想尝后事果,必种前事因……”

  “我……”

  “阿弥陀佛……兴亡人定,兴衰有凭,世间之事,必是有因才有果……”

  “我知道……大师……为何救我?”

  是滴,咱们珅少不是傻子,虽然刚醒来不久,大脑混沌……但一眼就看出这是哪里,想到他曾经出现在法场,自是知道是眼前这个名气很大,但是看上去却很年轻的和尚救了他……

  只是珅少不知道,为了救他,眼前这个和尚小命差点没了……他也不知道这和尚完整的僧袍下是怎样的伤痕累累体无完肤……

  为何救他?

  这个问题问起来容易,但是如何回答,却住难为了咱们无事不能的闲空法师?

  告诉他?必会牵扯出十几年前的一段往事……不告诉他?他会善罢甘休?

  “阿弥陀佛,一切皆有缘……”

  咳咳,闲空无奈,只能扯这些个……

  “大师,别说你我二人素无交情,就连面我俩都没见过,这缘从何来?”

  额,果然,不是好相与的主……

  额,好相与就不是我们珅少了……

  闲空本不想提起刘见行,怕惹他伤心,但是……

  “我与你父亲是……旧交……”

  什么?他还真不知道……自他来到刘家,他没听说过刘老爷子吃斋念佛啊……竟然会与和尚有交情?

  等等,他刚才说什么?与老爹是旧交?那和尚知道我是谁?

  嚓,这个世界玄幻了,难不成和尚都成先知了?

  旧交就旧交,有啥不能说的?

  只见闲空目光闪躲,想必他是有所保留……

  这就是古代人和现代人的区别……古代人哪有人研究心理学的……而他却受过心里方面的教育,虽说懂的只是皮毛,但是判断人说谎与否还是很清楚的……

  闲空乃得道高僧,说话应该与人直视,目光坚定……或是胸有成竹的半眯眼,直接蔑视或无视……并不会像他刚才那样不敢看他,且目光飘忽……

  丫的,不想告诉老子就拉倒,少拿什么缘不缘的搪塞……

  额,喂喂喂,珅大少啊,人家熬了七夜不眠不休的给你炼丹救你性命,你就这么想人家?

  这样不对哦……

  咳咳……

  珅少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有点飘,但是好奇害死猫啊……直勾勾的看着他的眼,用着异常沉淀的语气,“大师,我想……不只是旧交这么简单吧……”

  这就是心理学,先从气势上压倒他,然后从语言上攻击他,最后从心理上崩溃他……

  闲空想到他日后的权势,看着他此刻坚定又冷凝的目光,止水般的心竟然异常悸动……

  哎,善哉善哉啊……现在就开始展露锋芒了?

  看着一直守在塌边不言不语的和文博,神情也是突然变得严肃……他也不敢相信,那个叛逆的小小少年如今会有如此强大的气场……

  如今闲空已然认出眼前的男子就是当年的那个人……

  比之当年,他干练沉稳了许多,但依然那么挺拔帅气……翁老大,你输得并不冤枉……

  但面对珅少的咄咄逼人,他说?还是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