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咋就穿反了

第二十九章 豆蔻失踪

我咋就穿反了 桃花扇上的叶 1957 2017-08-26 22:38:35

  思绪缥缈的珅少被身旁的人和周边的嗡鸣声和血腥气唤醒……

  “干爹,是不是刚才来了个和尚?”

  和文博见他一张比雪还白的脸挂着迷茫的模样,是真真吓了一跳,莫不是这孩子被刺激的大了?傻了?

  虽然和文博并没有亲眼见过闲空法师,倒是听刘见行念叨过,还依稀记得刘见行说是有缘会给他们引荐……

  所以,和文博凭着当时刘老爷子的描述再加上自己的直觉猜出来的……

  刘亦珅见和文博并不答话,“完了,干爹,我幻觉了……”

  听着刘亦珅不着四六的话,明白过来了,“傻孩子,那不是幻觉,那是缘分啊……”

  嗯?

  刘亦珅没反应过来……

  “他应该是你爹的好友,静安寺的得道高僧闲空法师!”

  他爹啥时候有个和尚朋友了?看来不是他玄幻,是他那老爹爹玄幻啊……他对老爷子的了解还真少,多想有机会好好了解下他,可惜,再也没有机会了……惭愧啊……

  哦,既然是老爷子的朋友,那看来一切都不是幻觉了,刚才真的有个和尚跟他说过话,还拍了他三下……

  拍三下!!!难道是让我学孙悟空半夜三更去找他?拜师学艺?诶呀妈呀,老子悟性太高了……可是,这都哪跟哪啊……老子看不破红尘,摒弃不了挚爱,也放不下父母的血海深仇啊……

  摇了摇头,觉得还是有点不可思议……

  珅少此刻非常迷茫,有点想不明白这老天爷在排什么兵布什么阵,感觉自己就是老天爷的一颗小棋子,闲来无事被他东挪挪西凑凑,指不定下一枪杆子把他打到哪里去……

  那种命运被别人操控在手里的感觉当真不舒服……可是他有能力逆天吗?一切不都是天意?

  哎,顺其自然吧哈……能干点啥就干点啥,你非得想把自行车骑出火箭的速度是不可能滴……你珅少要是有能耐早就飞回21世纪当你的军校小萌娃去了,何必还在这受苦受难受欺负……

  不知所措又无可奈何……

  只是此刻的珅少被这和尚一打岔,刚才被那一幕幕血腥屠杀带来的震撼和愤怒倒是有所减少……

  心中舒坦了些,脑子就灵光了……难不成那和尚就是老天爷派下来点化我的?难不成老天爷结束老子一段人生,打算再给老子来个遁入空门?

  Oh~no~他才刚刚适应了这个身份,适应当个清代小小少年,适应去爱一个喜欢的女孩,才不要去当个和尚,绝不……

  点化?就当是点化吧,只是不知道那和尚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呢?咋就不说明白点?谁尼玛没事琢磨这么高深的道学玄学啊……你这和尚也太看得起老子了吧……

  珅少啊珅少,此刻……一个字,懵……两个字懵逼……再说多了,那就是脑子里进了一盘蚊香……

  “干爹,你听懂他说什么了吗?”

  闲空的话说的很虚无,和文博似懂非懂,只能摇摇头……

  珅少抬头,短路的思绪在看到眼前噩梦般的景象时又连接上了……

  此时管不了什么点化不点化,也分析不明白什么是正道大道小道还是歪门邪道,珅少此刻要做的就是为父母收尸……然后计划为父母报仇……

  是滴,不管是为了报答近一年的养育教导之恩,还是为了伸张正义,刘家二老这仇必须得报……

  当然,眼么前最紧要的就是收尸……可是……

  这事对于普通人家来说,太简单了……刑犯被处决后家人收尸只是在衙门口办个手续而已,知府衙门才懒得管你们如何办理后事……

  可这刘家不一样,刘家二老生前也许没啥大用,死后的用处却大多了……因为刘家还有个至今下落不明的在逃犯,就不相信那刘家的大少爷能眼睁睁的看着父母的头颅被高挂城墙?眼看着父母尸身暴尸荒野?眼看着他们成为冤死的孤魂野鬼?

  哼……斩草不除根,那幕后黑手如何安心?

  更何况,他刘亦珅本来就是幕后黑手准备钓的一条大鱼,说白了整个阴谋就是冲他来的,如今刘亦珅逍遥法外,他焉能放手,放手了一切岂不是都白折腾了?

  刘亦珅啊刘亦珅,不怕你来,就怕你不来!

  屠杀结束,围观群众陆续散去,只是这些散去的群众各个脸色煞白,浑身发软……是滴,谁见了这种大屠杀能毫无反应的?

  刘亦珅被和文博给硬拖着拽回去的……是滴,要不是和文博死拽着他,珅少指定会上去抢尸抢头……多可怕!

  前一刻还是活生生的人,下一刻就身首异处……他那疼他如命美丽善良的娘,他那严肃刻板潇洒睿智的爹,以最残忍的方式结束了生命,可你们的儿子连给你们收尸的能力都没有……他恨,他恼……他奋不顾身的想冲上去……

  可是……他做不到……

  挣扎了一会儿,他软下来了……

  他明白,如果他今日上去了,他的结果一定比爹娘还要惨……他要活着,为了爹娘,他要变强……

  于是爷俩相互扶持着随着人潮移动……准确的说是和文博搀扶着刘亦珅,此时的珅少浑身发软,脸色煞白,哪里还有力气支撑他高大的身躯……

  有细心的人就会问了,那和忠哪里去啦?

  咳咳……和文博见刘亦珅独自出来,担心豆蔻自己一人,遂让和忠回去保护她……毕竟她是刘亦珅最亲近的人,也是最危险的人……

  刘亦珅一天还在扬州,一天还没有落网,她就是危险的……

  和文博和刘亦珅还没回到马行呢,和忠中途就遇到了他们,整个人神色紧张,行色匆匆,脸色同样的煞白……

  怎么回事?

  不待和文博上前去问,和忠紧忙的汇报,“爷,豆蔻小姐不见了!”

  “什么?”

  “什么?”

  爷俩异口同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