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咋就穿反了

第二十七章 最后诀别

我咋就穿反了 桃花扇上的叶 3191 2017-08-24 13:05:53

  是的,他是要记住这一天……这个他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天,哪怕他将来回到21世纪,头发都白了,眼眉都低垂了,他也无法忘记这一天……

  那是人间炼狱的一天……

  真的是许多许多年之后,他依然记得那一颗颗滚着血球跌落的人头,那绽放在白雪盛开的火红烟花,那一具具纵横交错的无头尸……

  待他们三个随着人群来到法场时,上千侍卫已经将法场围的密不透风……

  看来这是前车之鉴,防患于未然了……

  这架势,别说救人了,救只苍蝇都难……

  法场前面看台高筑,监斩官高高在上,额头上浅浅的一道刀痕,不仅丝毫没有减少他的威严,反而更加衬托出了法场上的肃杀之气……

  这监斩官显然并不是当地知府衙门的人,是上面派下来的,但他是谁呢?

  如此人物,如此武功,为什么会眼睁睁的看着百姓冤死?

  和文博真都想不通……

  想到他说的食君之禄担君之忧……难道真的是皇上的旨意?

  他们三个不知不觉的被人群挤在了最前端,被侍卫推搡阻拦着……

  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数不清的穿着褴褛囚服的犯人们像被串的人肉串,陆陆续续的上了法场高台……

  上面哀嚎一片,下面人头攒动……

  还在苦思的和文博被身边震颤的虎躯带回现实……

  他发现与他紧挨的刘亦珅浑身发抖,脸色惨白,双眼死死的盯着前方……顺着他的视线……

  他因为之前见过刘家二老,所以早已有心里准备,可是刘亦珅……

  是啊,可怜的珅少哪里想得到往日的父母会是如今这般模样……

  想到仅仅是几天前,他还在表演歌舞给他们看,还笑着祝福爹娘给他再生个弟妹,还因为不能娶豆蔻跟他们闹脾气,玩私奔,打算慢慢跟他们博弈……

  如今,短短的半个月前的事竟要变成往事,一切都会成为他最终的回忆……

  如今,他不敢以真面目士人,父母也将走到人生终点……

  哪怕是终点,他也希望父母同往日一样光鲜……

  可是……看着淹没在芸芸众犯中的父母,他不想落泪,可是……

  那哪里还是平日里谈笑风生意气风发的爹爹……哪里还是温柔贤惠笑意盈盈的娘亲……

  他以前没有亲眼见过待死之囚,只是在电视剧里看过,军校里听过……

  他之前总鄙视电视剧为了渲染气氛,刻意搞些浮夸的手段,把囚犯描画的过于凄惨外加备受凌辱……可如今,他不得不钦佩古代的刑罚,那才真的是更胜一筹,满清十大酷刑原来不是传说……

  短短的三天,已经将好好的大活人弄得人不人鬼不鬼,如今他眼中的爹娘,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本来略微发胖圆润的娘亲如今干枯消瘦,真的难以想象,仅仅三天啊,就瘦的皮包骨,乱蓬蓬的发凝结成几团倒垂胸前,惨白的脸上鞭痕累累,嘴角,鼻孔都渗着血,身上也有被鞭子抽打过的痕迹,皮开肉绽,新伤覆着旧伤,伤口有的发黑有的发脓有的还渗着血……

  爹爹的鞭痕更多,纵横交错,几乎是体无完肤……双目红肿,双眼看似一片空洞,其实细心去看,那双眼一直在望着身边的妻子,哪怕妻子已经成为一幅滴血的僵尸,在他眼里依然美丽如初……

  如若不是他们的VIP待遇,如若不是干爹事先提点,他根本认不出来那就是他的父母,那个陪伴他将近一年的父母,那个给他在这个朝代安身立命的亲人……

  刘亦珅的心在滴血……这些官兵简直禽兽不如……

  他恨,他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恨这些高高在上草菅人命的官老爷……

  他暗自发誓,早晚有一天会让你们加倍偿还……无论是谁,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定要那些人血债血偿……

  由于犯人们的步履蹒跚,跪的不整齐,一边的侍卫还连抽带骂,还会上脚踹……

  之前他看不见也就算了,如今亲眼看见平时高高在上,养尊处优的爹娘,被人像踩蚂蚁一般践踏,他哪里能咽下这口气……

  若不是和文博和和忠在一旁死死的拖着刘亦珅,他早就豁出命的拼上前去,杀一个是一个,以泄心中这口恶气……如今被他俩死死的抵住,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双手被制,浑身颤抖,口里发出野兽般沙哑的低吟……

  “你不要命了……我跟你说过什么?这么快就忘了?他们这般虐待你爹娘,就是为了逼你现身……好好看看你的爹娘,你要记住他们,记住今天,你要是上去了,你爹娘就真的白死了……”

  刘亦珅如何不知道他们的用意,心中怒意翻滚,血气上涌,喉头一甜……为了不让人看见,他拼死咽下……怒视着监斩官和周围的官兵,咬紧牙根强忍,忍的浑身都在颤抖……

  也许是血脉相连,也许是心意相通,也许是老天开眼,刘夫人就在刘亦珅快要发狂的时候,与他的视线对视上了……

  她先认出了和文博,然后才注意到他死死拽着的那一个人……刚开始她没认出那虬髯大汉是谁,只是感觉身形有点熟悉……再仔细辨认他的眉眼,看到他急切的模样与隐忍的痛苦,她如何还会猜不出那人是谁……

  那是她心疼宝贝了15年的儿子啊,那是她身上掉下的骨肉啊,那是她日思夜想却跟随别的女子私奔而去的儿子啊……

  瞬间模糊了双眼……苍天有眼啊,让她在临死前还能再看他一眼……她不敢哭不想哭也不敢看他,就怕被人发现……

  可是那种骨肉亲情怎能割舍,那种一眼望到死的感觉没有人能够体会……她看不够,看不够啊……太多的眷恋与不舍,她有太多的话想跟儿子说……

  娘俩眼神交汇的刹那,千言万语都没必要了……她的委屈无奈,殷勤期盼,还有再见的惊喜……只化作一个勉强的微笑……

  弯起的嘴角扯动黑红的血渍,像条刚破土的红蚯蚓挂在颌上,显得她的微笑诡异异常,却让发狂的刘亦珅安静下来……

  刘亦珅懂了,娘要他活着,要他好好的活着,不要背负冤屈的活着,娘希望他快乐的活着……

  泪……想忍……可是如何能忍得住……扑啦啦的往下掉……只是……没有抽泣,没有知觉的滑落……

  刘见行虽然也是满心怨恨,但一直很庆幸的一件事就是无论怎么样,怎么被折磨,被逼供,他能一直陪在她身边,能一直看着她……此时他虽然面如死灰,眼神散乱,但心还放在她的身上,那个相伴他将近二十载的亲人……

  多年的相处还是有感应的……他发现到夫人的异样,顺着她的眼神,也是先看见了和文博,然后……看见了那个让他爱恨交加的儿子……

  他恼啊……没过完年就私自离家出走和人私奔……他气啊……这个儿子只要女人不要父母……他恨啊……唯一的儿子恨铁不成钢啊……

  可是他又庆幸啊……若不是他离家出走,阴差阳错的,如今也如自己这般成为刀俎鱼肉阶下之囚……

  刘见行看见了儿子望他的眼神,那么不舍,那么的留恋,再硬的心也禁不住了,几十年的眼泪如开闸的洪水般喷薄而出……可是不能哭出声音,不能被官兵发现……身体也只能微微的颤抖……

  还好,众多囚犯中不少人都是哭丧着的,他们不算是特例……

  刘亦珅知道,今日后就是阴阳两隔了,擦干了眼泪,握住了和文博宽阔温暖的大手,向爹娘点头微笑,告诉他们他会好好活下去,不想让他们带着担忧走,同时敲敲自己的胸膛,拍拍自己的胸口,就是让他们放心,他会替爹娘报仇……

  随着一声“行刑”的高喊,揪起了在场无数人的心……

  唰唰……几十个刽子手一字排开,同时手起刀落,一声声高喊,一声声哀嚎……新鲜的头颅伴着喷洒的热血齐刷刷的咕噜坠地……法场上血腥漫天……头颅滚得哪都是……那场面,诡异莫名……看得人人头皮发麻……胆子小点的有吓趴的,有吓尿的,还有吓的呜嗷嚎叫的……

  刘亦珅闭上双眼跪了下去,他永远也忘不了那饱含绝望又充满希望的双眼,永远也忘不了父母身首异处时喷洒出来的鲜红火花……

  他只能尽量保持笑容,他想让父母走的安心……

  “爹娘,你们放心,我会好好活下去,不会忘记今日的血海深仇……虽然孩儿不是你们亲生的,但是你们对孩儿这段日子的养育与教诲孩儿永生不忘……我借宿了你们儿子的身体,想着替你们的儿子孝敬你们,可如今没有机会报答你们,唯有替你们的儿子好好活下去,找机会给你们报仇……”刘亦珅跪在当场心里默默发誓……

  这种场面,他这辈子也忘不了……

  “不管是谁冤死了爹娘,都不会有好下场……”

  不知何时,天空开始飘撒下雪花,雪白的花瓣,一片一片的,越来越大,冰冷冰冷的,雪白素潇,却掩盖不住法场上那一片片滚烫鲜红的印记…

  当所有人都被这血腥震慑住的时候,一个口唱佛号的高僧踏着白雪纤尘不染的渐入人群……

  他就站在刘亦珅的身边,低头,抚摸着他的头,双手合十……

  “一切有为法,皆悉归无常,恩爱和合者,必归于别离,诸行法如是,不应生忧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