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咋就穿反了

第二十二章 偶遇干爹

我咋就穿反了 桃花扇上的叶 5668 2017-08-16 12:30:46

  有暗门,自然就有密室了……这对当时有权有势的人家来说并不算什么……

  柳家明面上做的是赌场酒馆的生意,暗地里却经营了好多家地下钱庄,黑白两道都有不小的势力……

  这柳金石的表妹正是李知府的正妻,但由于柳金石与这表妹素来不睦,所以柳家与李知府的关系还不如刘家……

  但是刘柳两家由于生意场上的关系,再加上儿子们的情谊,关系倒是非常之好……

  刘家出事后,柳金石哪怕再不喜欢李知府这个小舅子,他还是第一时间去问了缘由,并发表了肯定的意见……

  是的,他坚信刘家是冤枉的……希望李向秀能够暂缓对他们的判决,并向上级呈报……且他认为以李向秀和刘见行的关系,怎么也不可能见死不救……

  但是,他再厉害哪里能猜出其中猫腻……

  对于这个大舅哥,李知府还是有些忌惮的,素来不敢跟他对着干……但如今事既然已经出了,他也豁出去了,反倒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劲儿……

  李知府是硬着头皮把柳金石搪塞回去,还警告他说,“如今刘亦珅是通缉犯,不想你儿子出事,你就看好你儿子,如今这事儿已经不是我能掌控得了的,如果不是看在你我还有层亲戚的份上,柳家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李知府不傻,柳家要真被牵连,九族啊,有他能有好果子吃吗?

  如今的形势哪是他当初能料想得到的?

  但这些话还是把柳金石镇住了……因为他知道这事牵扯太大,帽子扣得也太大,以他目前的势力,他着实无能为力……于是回家就把柳金城软禁了……

  李知府不是笨蛋,想要抓刘亦珅,自是从他身边的人下手,扬州四少,还有那传说中的豆蔻,哼……

  凭着他们与刘亦珅的关系,他完全可以虚张声势的把那三少也绳之于法,但是……一个是巡抚的独子,他不敢……一个是盐帮的二少,他无力……一个是自己的表外甥,他不能……至于豆蔻,无证无据,且至今更是渺无音讯,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所以他只能暗地里监视他们三少……而派去跟踪熊代云和张文学的人是有去无回,他只能把最后的希望放在柳家……

  李知府也不好明目张胆的派兵监视柳家,原因有二……一是如果官兵明面把守,那逆犯刘亦珅怎么可能现身?二是柳家若遭受非议,被明着监管,那他与柳家的亲戚关系被上面知道了,他焉能妥善脱身,搞不好也被怀疑起来……

  所以,所有的一切都在暗中进行……

  这一切自是瞒不过柳金石的双眼……

  表面看似平静的柳家,就像柳金石所说,真的是十面埋伏了……

  和文博的出现自是引起了多方注意,但好在现在还在年节上,有远道而来的贵客自不奇怪……

  二人进入密室,分宾主入座,相互也没有寒暄啰嗦,直接交换了各自掌握的信息……

  但说来说去,目前的形势就是这样……只是和文博没想到,柳金石已经找过李知府,且是那样的结果……

  “和兄也看见了,不是我柳某人不够义气,如今这局面,我的确是无能为力……”

  “柳兄哪里的话,柳兄在第一时间就去替刘家说话,和某深受感动……能锦上添花的人很多,能雪中送炭的人却寥寥无几……只是如今珅儿被通缉,不知令公子可有他的消息?”

  “不瞒和兄,我那小兔崽子嘴紧的很,根本问不出来!”

  当初他们三个帮助刘亦珅私奔,刘亦珅也怕他们会被刘老爷子追问,所以干脆连他们都不告诉他的去向,随心所欲想去哪去哪,这样他们被逼问也道不出实情……

  他们三少当然各个赞他们老大高明,一来不给他们找麻烦,二来也不给自己留把柄……

  天大地大,天空海阔,还不是想去哪去哪……

  所以不管谁逼问,柳连城就三个字儿,“不知道!”

  “令公子好样的,不枉珅儿与他相交一场!”

  “和兄此趟前来,恐怕不只是向柳某打听的吧,有什么需要柳某做的尽管吩咐,看看柳某还能不能为见行兄尽点心力……”

  柳金石话说的豪迈,但也充满无奈……

  他知道和文博此人不简单,来找他的目的也不会简单,如今自己有心无力,也许他能有办法……毕竟刘柳两家相交多年,他也实在不忍心看着刘家蒙此大冤……况且之前他也有与刘家联姻的意思……强强联手,你们懂得……

  咳咳,不要忘了,柳连城还有个妹子来的……

  听了柳金石的话,和文博内心其实是震撼的……尤其是在这紧要关头……

  和文博一直在观察他的眼睛,想知道他说话的诚意,没办法,防人之心不可无……此事关联太大,不允许有半点差错……

  还好,柳金石是值得信任的人……

  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贵在诚信,贵在交心,刘柳两家交好,且与和文博交好,必然都是性情相投之人……

  “好,既然柳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柳兄这个朋友和某是交定了,日后有需要和某之处但说无妨,眼下形势紧急,和某也不拐弯抹角了,我现在需要死士!”

  所谓死士,就是拿命来做买卖的人……他们拿命满足卖家任何需求,同时卖家保他一家老小平安富足……

  柳金石垄断扬州地下钱庄,黑白通吃,为人狠绝,但是又很讲义气,他这个性自是救过不少人的命,当然也要过不少人的命……

  混黑的不可能没有仇家,所以他找出心甘情愿为他效命的人训练成他的死士,直接听命于他,保护他,供他差遣……

  和文博如今来找他,自是知道他的底细……

  所以,要死士,找金石……

  和文博话一出口,柳金石就知道他的打算了……

  “和兄打算劫狱?”

  “也许是劫法场!”

  “和兄不怕?”

  “为了兄弟!”

  “好!柳某奉陪!”

  “不!柳兄有家有业,不宜出面,而和某孤家寡人,无牵无挂,柳兄只要把人交给我就可以,我自有办法让人认不出是柳兄的人!如若出事,还望柳兄为他们善后……”

  “和兄此话太见外,柳某并非怕死之人……而且……”

  “柳兄无需多言,和某明白柳兄为人,但和某不能为了救刘家而连累柳家,那和忘恩负义的禽兽有何区别?”

  “那需要柳某做什么和兄尽管吩咐!”

  “柳兄请听在下一言,此事与你无关,你什么也不知道!”

  是的,在风声如此紧急的情况下,柳金石愿意帮他,他已经是感激的不行,怎么还可能牵扯于他……

  看着和文博坚毅的眼神,柳金石除了佩服就是欣慰,不管未来的结果如何,他真为刘见行感到高兴,得兄弟如此足矣……

  “好,柳某明白了!和兄在哪落脚,我让人去找你,供你差遣……”

  和文博离开已是三个时辰之后了,柳金石把他亲自送到门外,口口声声讨论的都是棋道,句句不离排兵布阵,那种甘拜下风的神情让人无法怀疑……

  待和文博回到客栈,已经有两个人在哪里等他了……

  等那二人再离去,已经是入夜时分……

  一条路不知结果,一条路正在计划……但和文博的心还是慌慌的,一股莫名的烦躁游走于胸腹之间……

  一切都在计划,但一切都不在掌握之中……

  世事如棋局局新啊,变数太多……

  思绪混乱……

  迷迷糊糊中一张漂亮的小脸出现在眼前,笑的很温暖,很可爱,就像冬日里的暖阳,给他贴心的暖,给他勇气和力量……可是突然狂风乍起,那张笑脸不见了,漂亮的小脸一皱便哭了起来,而且越哭越凶,哭的他心慌意乱……想抬手帮他拭去滚滚的泪,可那张脸,一点点的,越来越远,想摸摸不到……

  “珅儿,珅儿……”

  额,抹了一把额头,原来是场梦……

  怎么这会梦到他了?

  太过想念?

  可怜的孩子,你在哪里?

  这时候梦到他,是否有什么指引?

  他越想越难安,想到昨日看到被抄的刘府,也许那里能找到什么线索证据……不管有没有用,去看看再说……

  无独有偶,正好遇到了同样心思的刘亦珅……

  原来这个世上真的没有无缘无故的梦!

  和文博虽是商人,但是自幼习武,身手了得,也清楚的知道刘家大宅的地理形势,所以他是早一步潜入刘府的……

  也是正在搜寻思索的档口,看见有人猫腰进来了……

  和文博刚开始没有认出他来,只是知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时夜探刘府必与刘家之事有关,于是暗中观察着他……

  只是一小会儿,和文博就认出来者是谁了,心里激动莫名,万幸啊,他还在,而且还是好好的……

  是的,绝望时候看见亲人的感觉,想必没有亲身体会过的人无法理解……

  怎么形容呢?就跟溺亡时抓到的救命稻草,漂泊中遇到的小舢板,黑暗中发现那么一丝的光亮……那是一种活下去的希望……

  他也是将近一年没见过刘亦珅了,这个平时养尊处优的大少爷,盛气凌人不可一世,但每每见到他都极为恭敬,他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干儿子……

  刚开始他还真没认出他来,一来屋里太暗,再来因为刘亦珅虬髯大汉的形象与平时截然相反,但是一个人的眼神,拥有的气度,平时行走的习惯和不经意流露出的动作是无法掩盖的,哪怕样貌身形都变了,他还是认出来了……

  于是把他引出来,趁着他惊慌之际几招便将他制服拖至别院……

  好在刚才的打斗没有惊动任何人,否则什么帽子都可能扣在他俩头上……

  刘亦珅不认识眼前这个黑布遮面的男人,见那人几下就制服自己,心下不忿,但如今砧板鱼肉,能有啥作为?

  被钳制住的珅少又气又惧,不知道那人意欲何为,且被扣住的手本就破了,再加上被对方大力下捏的生疼,浑身就有点发抖……

  某少心里其实是崩溃的吧……想他一个21世纪的军事奇才居然败给一个已化飞灰的古代人,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那跑到刘家来做啥?

  和文博感觉到了他的恐惧,轻声道,“珅儿莫怕!”

  珅少又悚了,第一反应他不是敌人……第二反应他认识自己……但是声音是陌生的……刘亦珅不禁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眼神直扫他依然捂着自己嘴的手,和文博会意松开了他……

  “珅儿,是我,干爹……”

  啊~~~~纳尼?干爹?这个时代也流行这个?

  他的声音陌生,他肯定没听过……但是声音温和慈祥,有别样的沙哑,特别有吸引力……口音听起来也不像是本地的,反而有种家乡的味道……

  GOD说明:赵新一是土生土长的北方姑娘,穿越到了南方刘家,到处都是南方口音,虽然听得懂他们的语言,但是那种软软糯糯的感觉他不是很喜欢……而对面这个男人,一口纯正的北方口音,听起来既舒服又亲切,真是久违的味道……

  “干爹?”

  “怎么了珅儿?”和文博这时才反应过来,抬手摘掉遮面的黑布,让他看清自己……

  只见对面易过容的少年瞪大眼睛痴痴呆呆的望着自己,看得他心里发毛……只道他是因为家中突变而变得神情恍惚,一个孩子无法承受这么多的事情,他理解……

  他哪里知道对面少年其实已另为其人……哪里知道他此刻心里的真正想法……

  如果知道了不知道和某人会否当场吐出满腔热血……

  是的,珅少呆了……

  只见对面那人浓眉大眼,额高鼻挺,薄唇紧抿,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双眼炯炯有神的与自己对视,看出来身高跟他差不多,皮肤嘛,由于太黑看不出来……但是给他的感觉,帅帅帅,简直了……天呐,哪里冒出来的绝世大帅哥……我滴妈呀……被他埋藏在心底许久的少女心突然被挖了出来……小心肝啪啪乱颤……要不是时候不对,他指定飞蛾扑火了……

  嘿嘿嘿,干爹……傻得都不知道笑了,一张脸又尴尬又滑稽……

  某怨天尤人的少年:老天待我果然不薄啊!!!!发生这么恶心的事,在我最绝望的时刻,居然派了绝世帅哥现身来拯救我……圆满了,我的人生……thanks god……

  被哀怨许久的god:咳咳咳……这孩子没救了!

  和文博看着傻愣愣的孩子,扶他找了干净的地儿坐下,又喊了他一声,“珅儿!”

  某花痴少年终于回神儿了……什么帅哥啊干爹啊的先暂时缓缓,日后有的是时间跟他耳鬓厮磨……额额……

  珅少按捺住激动的小心肝儿,理了理思绪,想着受苦受难的刘家双亲,敛好情绪,抬眼看着无敌大帅哥……“干爹,您怎么来了?”

  珅少哪里知道这位干爹是谁,但这句话问的毫无破绽,而且问的很高明……

  “我本是来找你爹谈今年丝绸生意的,一进城门就看见通缉你的画像,后来知道了你家的事……珅儿,你不该出现在这里,这里太危险……”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看着刘亦珅倔强又带愤怒的双眼,感觉他经过此事已不复往日调皮少年,突然间长大了,成熟了……和文博心疼万分,温柔的摸着他的头顶,“珅儿莫怕,万事有干爹给你做主……告诉干爹,这些日子你都去哪里了?”

  刘亦珅虽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但听出来了,他和刘家老爷子是生意上的伙伴,从口音推测他应该是北方人,大老远的过来,他和刘老爷子感情应该很铁,又是刘家独子的干爹……此时来到刘府,必是值得信得过的人……

  听着迷一般的声音在耳侧响起,声音不大,很温柔,却如命令般让人难以抗拒……声音温暖怜悯,饱含亲情,还参杂了些许心疼和安慰,珅少那颗砰砰跳的少女心?玻璃心?顿时安稳了……

  安定的心立马对他产生了一种眷恋,一种依赖……那种感觉,就像见到了自己的老爸……是的,那是一种亲情,父与子的……

  他望着那位帅死人不偿命的干爹,眼巴巴的,想着自己不靠谱的经历,体会着久别的亲情,眼睛立马就红了……悲悲戚戚的将他最近的情况全告诉了干爹,连和豆蔻私奔的事也没有丝毫的隐晦全部和盘托出……

  “万幸啊,孩子,真是万幸……”

  珅少如今在悲愤之余也是一阵后怕……

  “干爹,咱们该怎么办?我不能让爹娘冤死!”

  “珅儿,你是刘家唯一的根,一定要自保,千万不能被官兵发现……”然后仔细打量着他,“嗯,你伪装的很好,一般人面对面是看不出来的……”

  “嗯,干爹,我会保护好自己,那我爹娘……”

  “珅儿,你要有心里准备,文字狱不是小事,牵一发必动全身,皇家不可能放过任何有可疑的人,宁可错杀一万也不肯放过一个……前朝不是没有过类似的事情发生,而且这次我听说牵连甚广,官府都有不少人被连累了……”

  刘亦珅突然有点心灰意冷,双目迷茫的瞪着远方,毫无焦点……

  “那咱们该怎么办?”

  “珅儿莫怕,不管怎么样,干爹定保你周全,也算是对得起你们刘家,不枉我们和刘两家相交一场……”

  他没有和刘亦珅说出他的计划,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分危险,他好不容易逃得此劫,不能再把他拉进来……

  刘亦珅虽与刘家并没有什么血亲,但他本是重情义之人,又是个正义之人,无论从哪个角度他都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刘家二老冤死……但是那个干爹说的在理,他都懂,但是心里难受,一种无能为力的落寞……

  刘亦珅想起当日自己离家出走,连爹娘是什么反应都不知道,看着如此落破的庭院,身不由己的向自己的别院走去……

  他的书房,他的卧室,他亲手定做的秋千架,歪倒在一边的风扇,亲自研制的美白面膜……一切都结束了……全化为虚无……真的跟发了一场梦一般……只是这个梦太残酷……

  走到床前,翻开被褥,底下暗格里,那过年时爹娘给他红包和之前娘给他的满满一盒的夜明珠……

  不想这些东西可能会是他们留给自己的唯一遗物,他不甘心,但心里已经知道会有什么结果了……

  泪潸然落下……满腔的委屈如决堤大坝,收都收不住……他只是抬手捂住脸,不想让人看见……

  此时和文博才发现他的手居然受伤了……将他搂进怀里……

  孩子,干爹会尽最大的努力救你父母,但此时干爹不敢给你希望,此事成功率本就极低,但是干爹发誓,必让你无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