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咋就穿反了

第二十一章 和文博

我咋就穿反了 桃花扇上的叶 3746 2017-08-15 12:46:05

  大家一定想知道那黑影到底是谁?到底是好是坏?是男是女?跟咱们珅少到底是什么关系?对刘家案件又有什么影响?

  那黑影把咱亲亲的珅少劫持了目的何在?

  他对咱珅少的未来又有什么影响?

  …………

  好了,不卖关子了……

  那黑影不是别人,正是刘家的世交和文博……

  和文博现居京城,别看他用的是汉名,但祖上却是满洲贵族姓钮祜禄的……钮祜禄氏是满族八大姓之一,和文博的曾曾外祖就是大名鼎鼎的钮祜禄?遏必隆,是辅佐康熙帝的四大顾命大臣之一……

  说明白点,和文博的母亲是遏必隆嫡系五代亲孙女……

  他们这家族受着先祖的庇佑,一家荣光,但从和文博的外公开始,就开始弃官经商了……和文博的外公是个特别重情义的汉子,只得一个女儿,所以偌大的家业都给了她……

  而这个她也是红颜命薄,只有和文博这么一个儿子……

  所以传来传去,家业都落在了和文博的身上……

  到了和文博这一代,家族虽不如康熙帝时期那么繁盛,但他这买卖做的倒是风生水起,也算是家大业大了,在京城的商业圈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虽然当时的大清朝不是经济体制社会,但是经济永远都是一个国家的命脉,古今如是……

  京城和家的和文博虽然不做官,但多多少少的还是可以左右朝廷的决议和发展态势……

  和家与扬州刘家算是世交……

  打从和文博的父辈起,就与刘家有着丝绸贸易的往来,一来二去,性情相投,父辈开始就交起了朋友……由于父辈的关系,和文博与刘见行也是打小就相识,虽不能时常见面,但真正的朋友贵在神交……不算父辈,二人交情也已有三十多年……额,也算是开裆裤的交情了……

  每年春节期间,无论和文博多忙,都会找机会南下扬州,一来找刘见行谈谈来年的丝绸交易,更主要的是与相交多年的老友叙旧……

  也是赶巧,就在刘见行夫妇被抓的当天中午,和文博到的扬州……一进城就发现大街小巷到处贴满了通缉令,通缉的正主并非别人,正是他十分钟爱的干儿子刘亦珅……

  是的,和文博非常喜欢这个刘家的少爷,哪怕他调皮捣蛋惹是生非不学无术,但在他看来那都是少年心性,谁家年少不轻狂?谁家少年不叛逆?再想着自己的妻儿,想着那些痛苦的过往……孑然一身的他对待这个刘亦珅简直犹如亲生……

  当他看见干儿子成了通缉犯,脑袋咔擦就嗡了……

  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白底黑字,画中之人还栩栩如生,想不相信都难……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和文博百思不得其解……堂堂扬州首富的大公子竟成了通缉犯?知道他那干儿子喜欢胡作非为,但是,反清复明?造反的逆贼?怎么可能……

  于是他带着疑问也不打算先找地方落脚了,直奔刘家大宅……

  他到的时候,刘家正在被扫荡,家大业大,怎么一时三刻能扫的干净?

  那一群群官兵,一个个箱子,一辆辆车……围观群众里三层外三层……

  和文博就扎在人墩里,听着风言风语,知道了个大概……

  反清复明?文字狱?和文博惊的不轻……听说上午人才被带走,怎么也不过堂审问立马直接就抄家了?都不带停顿的?

  这刘家虽是富甲一方,但从不苛刻下人,对待邻里百姓也是十分亲善,从来不曾作威作福,逢天灾人祸之时还会布施粥饭,如此善良之家怎么就造反了?

  和文博知道这其中肯定有猫腻,想必是刘家得罪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想那刘家上下应该都锒铛入狱了,为什么刘亦珅成通缉犯了?

  难不成是那小子在外面胡作非为连累了刘家?还是他年幼被人利用遭受蒙蔽?还是他本来就一概不知?还是刘家父母见事情不对事先让孩子离家逃难?

  想的他心烦意乱……那小子如今人在何处?他是既想见到他又怕见到他……

  以他对刘家的了解,想都不用想他们肯定是冤枉的……可听说案子已经宣判,三日后就处决……

  不经审理直接宣判?这里面猫腻大了……

  明知是冤案,但是明显是上面有人镇压,有人使绊……三日,别说回京招人来,就是飞鸽传书也来不及啊……

  于是他想到了扬州知府李向秀……他自然知道刘李两家素来交好,也跟这李知府有过几面之缘,且这案子必定是经知府衙门的手去办,为什么这李知府不能宽容拖延,反而不经审问直接抄家?刘家出了事对他这知府有什么好处?还是,李知府也被牵连?

  想也想不明白,索性转身奔着知府衙门就去了……想着现在青天白日的又发生这么大的事,知府大老爷肯定得坐镇厅堂,审理一干人等……可是他到了衙门口,红黑的大门紧闭,别说官老爷了,连个衙役的影儿都没见着……

  他哪里甘心,在门口的喊冤鼓上奋力敲了一会儿,依然悄无声息……

  大白天的,见了鬼了……

  心里腹诽着,觉得这事蹊跷太大,知府的做法大有文章……于是奔着李向秀私宅方向而去……

  不出所料,李府依然大门紧闭……敲门……倒是有人应了……

  一问之下,说是老爷不在府内,直接把人搪塞回了……

  这李知府肯定有问题,但料想他只是小小知府,必是受命于人……

  那到底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

  哪怕只是普通的一件小案子,都得过堂审问,人证物证,立案进卷宗……如若涉嫌人命官司,更是得经过会审,逐级向上呈报,再来个秋后处决什么的,其间也会给人上诉的机会……

  可这个牵连如此广的文字狱,别说过堂了,就连上诉的时间都不给,三天后直接处决,且是斩首示众……

  这么多人被牵扯进来,其中不乏有真的谋逆之人,按律当诛……可这么多人,怎么可能都是逆贼!

  但是当今天子的为人他还是了解的,宁错杀一千,不漏网一个!

  难道真的是皇上下令?

  他刚从京城来,事先并未听闻江南一带有谋逆作乱之事……此事牵连如此之广,京都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且这刘家也并未与上面有过任何牵扯……不是皇上,那肯定就是中间有人作梗了……

  会是谁呢?

  这一天他不远万里来到扬州,一进城就来了这么大的刺激,到现在除了不知道刘亦珅那个小子身在何处,对目前的情况倒是都了解了……人一旦放空就颓废下来,叹了口气,身子也软了……

  身边一直跟他的和忠看着心疼,就劝他早点歇息,从长计议……

  这个和忠是和府的管家,也是和文博贴身贴心的人,知冷知暖,察言观色,无不体贴周到……

  和文博有气无力的抬眼看着他,苦笑摇头,由着他安排……

  回到客栈后已经入夜,但他如何能睡得着?事情一件件的在脑海里徘徊,可也没找到个头绪,不管怎么样,得先把人救出来,抢也要抢出来……

  但是时间太短了,他来不及调查,来不及部署……他的人和势力都在京城,他这次来的目的是访友,哪里会做这方面的准备……

  官面行不通,只能靠黑道了……

  他最不想找的人就是他,但现在唯一找的人也只能有他……

  想到他,和文博的心就狠狠的痛,那些曾经的往事一幕幕的往外串,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在他脑海里回放,他恨,他痛,他悔……

  可是,所有痛苦在人命面前都不值一提……

  “伯文,希望你还能念一点当年的情谊!”和文博心中默默念着……

  于是叫来和忠,展纸碾墨,给那个叫伯文的去了封信……

  信是由飞鸽传送,先送至京城,在有人安排转至伯文手中……因为即使这样折腾也比快马加鞭送信要快得多……

  他们之间必然有一些暗自的联络方式……哪怕十几年不联系……

  一切交代好,就等待结果吧……也许,可能是毫无结果……

  一夜无眠……转天天一亮他就起身了,想去探监,不去看看他怎么了解情况,怎么想办法救他们……

  可天不遂人愿啊,他根本就进不去……这些文人们都是举家被牵连的,所以并没有亲人探视,若说是逆犯的朋友来探监,肯定被视同逆犯一伙儿的,也跑不了一个被抓的命运……所以人人都是远离这里,生怕受到牵连……

  所以别说刘家人了,所有被牵连的文人墨客都没人敢去探视……但和文博哪里肯甘心,拿出大把银票,终于在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驱使下,背地里找了个敢说话要钱不要命的官差打听……

  结果可想而知……他之前也知道此事牵连甚广,哪里知道会这么广,别说方圆百里各大州县,单说扬州这小小的一方天地,牵连就达上千人……这衙门口的监狱早就人满为患了,那些老弱妇孺无足轻重之人甚至只圈禁在院内,反正他们跑不了……

  至于刘家二老,那就是VIP待遇了,独门独户的房间,加固加粗的手铐脚镣,还加派了看守人员……嚓,这是犯了多大的罪?听的和文博牙根都快咬碎了……

  看着和文博面色不善,因为收了人家的钱,那个官差还好心提醒他远离这是非之地,否则必会无辜受累……

  是的,这里都快成瘟疫集散地了,人见人躲……

  无奈之下,和文博想联系当地的小混混,还有与刘家有着同样势力的柳家,看看能不能借助他们的势力尽最后一搏……可惜,再多的钱也没有命重要……此时的小混混都知道,跟他们牵扯上关系,不止是家破人亡,还株连九族……

  但他还是见到了柳金石……

  二人是通过刘见行而相识,都是商场打拼之人,自然志趣相投……

  柳金石见他到来先是一怔,随后就知道他为何而来……

  见和文博要开口,他先一步说道,“和兄远道而来,不如我们先杀三盘如何?一年未见,和兄风采依然啊……去年和兄给柳某留的残局我是绞尽脑汁也只想了三步,但和兄设的局处处抢占先机,步步为营,且十面埋伏,在下实难破解啊……”

  和文博是何人,一句话便知道了柳家的处境……

  柳金石借棋局说了如今柳家的情况,是的,说是十面埋伏一点也不为过,柳家所有的酒馆赌场钱庄通通被暗地里监视起来……

  “柳兄说笑了,我们再切磋切磋如何?”

  “还望和兄教我……”

  说着领着和文博进入内堂,“我要与和兄切磋棋艺,没我的吩咐,谁也不许进来打扰……”

  一声令下,小厮备好棋盘茶点,全都退了出去……

  下人们都知道柳家老爷一好棋,二好茶,品味很高雅,但为人却狠厉霸道,说一不二,有人逆了他,指定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见四下无人,柳金石带着和文博步进卧室,在一侧小几中间向下一按,出现了一道暗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