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咋就穿反了

第十九章 乔装进城

我咋就穿反了 桃花扇上的叶 4245 2017-08-13 13:05:00

  是啊,无论如何不能连累豆蔻,他本该护着她,陪着她,爱着她,可如今自身难保……唯一的选择,忍痛割爱……

  咳咳,暂时的,暂时的分离……真让他割了他哪舍得啊……

  “丫头,你先和老张去南京,等这边事情一了,我就去找你!”

  正在思索的小丫头闻言,脸色立马就变了,她当然知道他的心思,他怕她受牵连,但是她能离开吗?舍得离开吗?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她哪里能为了自身的安危舍他而去,那还是人吗?还配得起他妈?……

  此时豆蔻的心里就一想法,我得在珅哥哥身边……什么灾星克星,通通去他娘的,她这时候必须在他身边帮助他,毕竟一人计短,二人计长……

  “珅哥哥,没有人见过我的,我不怕……”

  “不行,坊里难保有人不会泄露消息,你必须走!”

  口气异常坚决……

  “就不走!”

  好家伙,小丫头也是个硬气的主……

  “老子说话你必须听!”

  “凭什么?”

  凭什么?侃侃而谈的珅少一时语塞,是啊,找什么借口呢?

  “你是老子的女人,出嫁从夫,懂吗?丫头!”

  咳咳,夫纲都搬出来了……

  “哼,我还没嫁呢!”

  嘿呀,小妞儿,长脾气了……

  刘大少抬手捏起她尖细的下巴,瞪着她,“给老子听话,乖乖去南京……”

  “珅哥哥,你不能这么霸道,我可以帮你的,你相信我!”

  他当然相信她,但是却哪里舍得让她涉险……通缉犯,还是反清复明的逆犯,开玩笑,谁沾上谁死……

  “你在这里我得分心照顾你!如今我都自顾不暇,不想带个拖油瓶!”

  “我不用你照顾,而且我还可以照顾你!”

  你看看,珅少连嫌弃的辙都搬出来了,但是……没好使……

  “说什么也不行,马上给老子走!老张……”

  额,珅少急了,直接下达命令……

  但是……那也得看谁不是……

  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豆蔻使不出来,但是对付他……

  豆蔻努力挤了挤眼睛,噙着水雾的美眸痴痴的望向他,咬咬下唇,二话不说的就向他压了过去,粉嫩的唇挤上他的凉薄两片,啃咬着,进攻着……

  某少防守再防守……某丫进攻再进攻……

  不管处在什么情况下,人的反应是最原始的,骗不了人的……

  但是,只要头脑还有一丝清明,他就不能屈服于她……

  可是,再百炼的刚也没能化开这绕指的柔,终于的终于,刘大少还是屈服在她猛烈的攻势下了……咳咳,某少情不自禁的反应着,配合着,一点点的反守为攻……

  咳咳,小妞儿挑逗的本事越来越在行了……虽然这次比以往的时间要长上好多好多……

  就在刘大少欲罢不能想要得到更多的时候,豆蔻死死按住了他作怪的大手,同时解脱了自己惨遭蹂躏的双唇……

  听着刘亦珅呼呼的喘息,看着他发红的双眼,豆蔻心底暗笑,丫活该……

  豆蔻凑近刘亦珅的耳边,软软低低的说,“珅哥哥,不要撵我走……让我陪着你……嗯?”

  诶呦,心啊肝啊肺啊,全都颤了……这哪里是个小丫头啊,分明就是一只活活的妖精啊!

  刘亦珅恨得牙痒痒,扣过她的头,埋首就是一顿亲,不管不顾的亲,亲到够为止……

  良久,良久……

  “娘的,老子真是欠你的……”

  是的,他就是欠她的,她这招,百试百灵……

  明知道赶不走她,那他就跟她从长计议吧……的确,他也是真舍不得这个小妖精……让她独身一人去那陌生的城市,他还真就不放心……罢了,目前还不知道城里的具体情况,暂且放在身边也好……

  豆蔻有句话说的很对,的确没有几个人见过豆蔻的样子,她暂时还是安全的……但他不知道坊里什么情况,坊里还是有几个姑娘认识她的,是呀,平时保护的再好也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而且那张出落得天仙似的容颜肯定会惹来不少非议……女人嫉妒起来,再加上金钱的诱惑,任何事情都可能会发生……

  于是刘大少观片不下千的大脑搜索到了最简单的办法——易容……

  易容术古老又复杂,但是他们要面对的只是普通官兵,并非什么懂心理战术的国际间谍,所以,乔装一下就ok了……

  这种乔装易容的想法在现代人眼里,那就跟吃豆腐似的,太小儿科了,多锉的桥段呀……但对于清代的豆蔻和老张来说,娘呀,他刘大少的点子简直了,太霸道了……小丫头对他的敬仰之情又加深了……那滔滔江水泛滥的,拦都拦不住……

  某少心里只能呵呵了……

  想要乔装也得准备准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是……

  刘亦珅由于被通缉,不能出面……豆蔻由于长得太美太不安全,不能出面……所以,就得他老张出马了……反正没人认识他……

  放老张走,刘亦珅的心里其实是忐忑的……是呀,有钱能使鬼推磨,谁知道这个老张靠不靠得住……

  但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选择相信他……因为他也确实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这老张还真算个人物,并没有因为高昂的悬赏奖金出卖了刘家大少,也没有说是怕受牵连而离他远去……他不仅按刘亦珅的吩咐购置了他需要的全部用品,还把城里的最新消息给他们带回来了……

  人到用时方知好……就冲老张这人品,刘亦珅算是记住他了……日后必定飞黄腾达了……

  “老张,到底出啥事了?”

  “哎,具体的我还没打听到,只是听说抓了几千号人,而刘家也在其中,说是什么反清复明的逆贼……”

  “什么?怎么可能?”豆蔻惊得眼睛瞪得溜圆,得回有眼睑,否则那大眼珠子不得掉下来?

  真的太吃惊,太意外……相对于大概知情淡定的珅少,豆蔻懵13了……

  刘亦珅就像听笑话一样,我靠!反清复明?在拍电视剧吗?喵了个咪的……

  刘家反什么了?又复什么了?

  还有比这更搞笑的事情吗?

  “刘家怎么可能?”豆蔻再一次质疑……

  “谁说不是呢,我也觉得事情太过蹊跷,可是官府说是找到证据,二话不说抓了人,封了宅子,还到处在通缉刘少爷,如今……”

  这打探到事实和猜想毕竟不同,老张的话彻底粉碎了他所有自我催眠的想法……娘的,什么狗屁神明,都尼玛在那挂牌子骗香火的……

  某少又把古今中外的各路神仙问候一遍,当然,这次问候的内容自是与之前的祈祷不同……

  喂喂喂,您了没进香,不要乱说哦……

  某GOD:咳咳,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计较吧!?

  “证据,什么证据?”刘亦珅突然瞪大眼睛死死的看着他……

  老张被他看的一阵发毛,这眼神,像是要把人吞了……

  “说是一首诗还是字画什么的,反正就是反清复明的逆诗,就在刘宅大堂中搜出来的”

  “好笑,哈哈,实在是好笑,我家那老爷子,向来不喜欢诗词字画,只喜欢山水人物,我家大堂何来字画之说”,刘亦珅被气得快乱了神智,“不行,老子得找他们理论去,妈的”

  刘亦珅毕竟是少年心性,但老张毕竟是长者,不似他这般冲动,“刘少爷,稍安勿躁!”

  是的,着急有毛用?他现在进去,不就是待宰的羔羊吗?老张看他喘着粗气,显是怒急了……

  “刘少爷,今时不同往日,你现在是待罪之身,到处都在缉捕你,你的画像被贴的满大街都是,且别说有没有画像,单是这扬州城里,有几个不识得你刘大少爷的啊,悬赏捉拿,在金钱的驱使下,谁都可能把你卖了……”

  豆蔻深知其中的道理,死死的抱住发疯的刘亦珅,不让他冲动……

  一秒……

  十秒……

  一分……

  刘亦珅呼呼的喘着粗气,额头青筋都鼓了起来,眼睛都红了……妈的,气死老子了……啊~~~~~~~

  但是,生气着急有毛用?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嗯,老张,打听到怎么判的了吗?“

  “这批抓起来的人据说都有真凭实证,说是三日后……”

  诶嘛,真让人着急……啥节骨眼了还吊人胃口……

  看着两双牛般的大眼睛瞪着他,老张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咳……

  “三日后便集体处决……”

  “什么?”

  “什么?”

  二人异口同声……

  乖乖隆地咚……

  “操,这么快?”诶呀,这平日里人模人样的大少爷,这一急,粗话都爆出来了……

  这不合常理不合规矩啊!

  事出有异必有妖,到底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这么大的案件,牵连这么广,都不公开审理直接处决?

  操……

  老张粗人一个,对着大少爷爆粗口自是毫不意外,“听说这次事件惊动了上头,江南好多才子秀才都被牵连了,而且都是牵连九族……哎,只要是关乎皇家声誉和命脉,他们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漏网一个啊……”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文字狱?嚓……

  刘亦珅想起中学历史学过的,乾隆时期的文字狱,冤死无数……怎么会?这不是真的吧?真这么残忍?……就因为一首无关痛痒的诗?妈的,真要是念首诗就能造你的反,老子他妈的天天念,念死你,你个王八蛋的大清朝早都反到你姥姥家了,早就滚回你的盛京去变成你的大金狗了,嚓……

  皇室?乾隆?娘的,你给老子等着,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劲了,老子这个21世纪的现役军人玩不过你?

  某GOD:喂,你就是个军校大一新生……咳咳……

  某新生:老子乐意这么自居!

  刘亦珅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更不可能眼看着刘家二老含冤惨死,还有刘家上上下下三十几口子的人……

  怎么办?怎么办?

  刘亦珅一直在让自己冷静,冷静……

  第一步,得先混进城去打探最新进展,否则在城外光是等也等死了……

  于是刘亦珅和豆蔻开始乔装打扮……

  豆蔻把脸色打暗,盘起长发,戴个小帽,反正冬天穿得多看不出身材,将自己打扮成一个小伙计的模样,,算是老张的跟班学徒……

  刘亦珅乔装起来有点难度,一是因为他的身材太少有,那种高度,那种肩宽腰细的身材比例,让人见之不忘……再就是他眉间那颗红痣,太显眼……要是能剜去他会毫不犹豫的将它剜去,可是剜去了疤会在,无奈只能将它涂成肉色后再伪装……

  他也将脸打暗打黑,然后在脸上贴满络腮胡子,再垫宽肩膀,增厚了腰身,穿上武行的短打,系上腰带,腰间再配把佩剑,大辫子往脖子上一缠,摇身一变成了虬髯大汉……

  就是看上去有点臃肿,但是安全,安全第一嘛……大冬天谁不这样?

  即便气质变得粗犷了,那眼,那鼻还有糟乱虬髯下薄薄的唇,依然那么有吸引力,依然迷得小丫头心肝乱颤……

  豆蔻一下扑进他的怀里,流连的扶着他的双唇,“珅哥哥,你变成什么样子都那么迷人……豆蔻舍不得离开你……”

  “乖,你先跟老张进城,随后我就来找你……”

  是的,为了安全起见,他决定跟他们分开进城……没了刘亦珅,他们自是安全的……

  “珅哥哥……”她舍不得他的怀抱,哪怕里面塞满了鼓囊囊的东西,她也留恋他的温度……

  拍拍她的小屁屁,他故意粗声粗气的说,“去吧,乖乖等老子的临幸……”

  是的,虬髯大汉说话就得粗,就得糙……但是临幸?算拽文不?咳咳……

  变了装的刘亦珅眼看着老张赶车带着豆蔻顺利进城了,算是安了一下心……他并没有急着进城,因为时机还不到……

  他进城的目的,就是探视刘府,那个打从他来到这里就称之为家的地方……

  天色入黑后,只见一相貌粗犷的虬髯大汉晃晃悠悠的,一手提着酒坛子,一手握着腰间佩剑,大步流星的,堂而皇之的,过了“安检”进城了……

  路过城门时,虬髯大汉指着画像粗声粗气的问官兵画中人是谁,由于他的气质豪迈,举止大方,态度傲慢,看上去绝非等闲之辈……

  那些官兵们在这已经守了几天了,警惕心自然松懈了不少……而且官兵大多都是欺软怕硬的主,看他一挥手居然有着指挥江山的气度,哪里敢得罪,客客气气的给他简单的解释了两嘴……

  刘亦珅心里暗笑,脸上却毫无表情,甩了一个眼神,带着鄙视的内心暗骂,“一群傻逼,老子在此,来抓我呀……”

  欠揍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