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咋就穿反了

第十章 身世之谜

我咋就穿反了 桃花扇上的叶 4002 2017-07-28 13:15:34

  爱离别,怨憎会,在这纷扰的人世间,我想许你一怀温暖……

  被推出门外的刘亦珅一下就懵B了,不知为什么前一秒还好端端的,后一秒竟然被赶了出来,难道是自己太着急了?老子也没说什么啊?诶妈呀,女人心啊,他也有过的啊,没这么矫情过啊……

  我了个嚓,没经验害死人啊……首次出手体验泡妞,竟然是这样的结果?悲了个催的……

  将耳朵贴在门缝处,听到了豆蔻隐隐的哭声……

  到底咋地了?……NMD,要疯了……

  他必须要弄清楚……老子人生第一次泡妞啊,竟然是这个结果,真心对不起老子这个生在21世纪的大美女啊……

  绿姑,对,绿姑一定知道怎么回事……

  刘亦珅跟得了失心疯似的,连后面那三只小兽叫他都没听见,只是一心要找到绿姑问个明白……就不信这个邪劲儿……

  刘亦珅一眼就发现了那个游走于各大公子间的火红身影,二话不说的把她拽到楼上的暖香阁……

  “诶呦,我的刘大少爷啊,有什么话您就好好说啊,你看看这衣服被你扯得……”

  刘亦珅看她被自己拽的外套几乎都快掉了,连里面的小衣都快滑下来,露出了小半截香肩……

  刘亦珅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心想自己反正曾经是个女的,也不稀罕看你……

  “老子问你,那豆蔻到底是怎么回事,正说着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哭了,哄好了怎么又把老子给赶了出来?嚓!”

  绿姑被他急火火的拽上来就知道他要问她关于豆蔻的事……

  “刘少爷有所不知,这事说来话长,豆蔻……她实是个可怜的孩子……”

  于是,刘亦珅无奈化作听故事的乖宝宝,瞪大双眼,虽是气急败坏,但还很耐心的等待绿姑的娓娓道来……

  绿姑拿腔拿势的说了一堆废话,终于在刘亦珅答应给她一批抢手面膜的时候道出了事情的真相……

  …………………………………………………………………………………………

  苏州有名的常青书院,院下学生三千,每年都会出几个乡绅名士,偶尔还会中有科举榜首,一个书院,出一个状元榜眼啥的就已经很牛B了,更何况出现过不止一个的常青书院……SO,它的口碑非常好,是十里八乡莘莘学子们的求知天堂……

  常青书院的院长,虽是为人古板严厉,却是博学多才,根基深厚,立己达人,桃李满天下之人,是文人雅士争相结交的对象……

  这位院长就是豆蔻的亲爹豆先觉,虽是一介文豪,却没有传统印象中文人的弱不禁风,却生得威武不凡,娶了位同是书香世家的千金美女当媳妇,给他生了一女后不久就离世了……豆先觉一直对媳妇念念不忘……

  可是在家里长辈的劝说下,终于9年后才续弦,又得了一个儿子……

  于是豆先觉完美了,有儿有女,有房有地有工作……

  大女儿就是豆蔻,小儿子乳名豆芽……

  那年豆蔻13岁,小豆芽才3岁……

  豆蔻虽然年幼,却生得美貌异常,是苏州有名的才貌双全的美女,打从去年起就陆续有来豆家提亲的……

  话说古代人都早婚的说……额……

  豆先觉自是不愿意,自己宝贝了十多年的闺女怎么舍得这么早就让她出嫁……于是……统统回绝……

  这不,就得罪了当地的土豪恶霸,恶名昭著的土财主宁明远……

  这个姓宁的老家伙已年过半百,半个棺材瓤了,娶了20多房妻妾,去年刚纳了个16岁的小姑娘……这不,不知道打哪听到了豆蔻,还没见着人,就非得强抢……

  豆先觉也不是白给的,也是有点势力的,自是不怕他……

  可是,豆老先生您为人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可是那位宁财主就不是了,那是真正的恶霸,做事不择手段,而且背后还有黑帮给他撑腰……

  于是某天夜里,杀进来不少黑衣打扮的土匪……连杀带抢……然后……豆家大宅起火……豆家上下二十多口的人,连老带少的,无一幸免……

  当时豆蔻和微微正在地窖偷偷的品尝陈年的佳酿……当年她还很小的时候帮奶奶一起酿的……准备明日爹爹生辰的时候送给他,给他个惊喜……谁知这一拿……就是一生……

  偷尝禁酒的小丫头们果不其然的醉倒在地窖……

  酿酒的地窖十分严密,除了远端两个小小的通风口,几乎是密不透风的……这样才能酿造出好酒……

  也是因为地窖的门是从里面开的,地面上根本什么也看不出来……

  所以,那些凶神恶煞的黑衣人们到最后也没抢到传说中的美娇娘……

  …………………………………………………………………………………………

  豆家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废墟……还连累了左邻右舍……

  好在邻居们发现的及时,没有被殃及太多……

  可是豆家……全没了……

  这在苏州城成了名震一时的一桩悬案……

  由于豆先觉平时为人谦和大方,教书育人,在苏州城里备受好评……看着一片废墟的豆家,邻里乡亲们都发出很同情的目光,也都替他家感到惋惜……可怜他家那一双儿女……可怜一位立己达人的先生……

  人们猜测各种起因,有的说豆家得罪了江湖草莽被追杀全家,有的说祸起萧墙被小孩子家不小心点着了火,有的说豆家的闺女是灾星,长得就不像人间的人,刚出生就克死了亲娘,如今又克死了一大家……流言蜚语,褒贬不一……

  当豆蔻和微微醒来时,外面大火已经全灭了,隐隐的只能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

  当她俩一人抱着一坛美酒出来时……

  全傻了,呼吸都停住了……

  一眼望尽,黑乎乎一片,余烟都还未散尽,空气中弥散着焦灼的气味,闻之欲呕,分散焦黑的尸骨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邻居家的王程,是个比豆蔻大两岁的少年,眼尖的发现了她们两个,趁着别人不注意,跑到跟前捂住她俩的嘴又把她俩拖进酒窖,关好地门……

  这个王程是豆先觉的得意弟子,人生得聪慧敏锐,有着洞察一切的大脑……

  当时他看到火灾就知道是有人故意为之,非普通失火可比,很明显之前被人喷了火油之类的易燃之物……要不不可能烧的这么大,这么快,而且还把一大家灭的这么干净,一个活口都没有……

  念及平时,偶尔听过豆先生跟他念叨宁财主向豆蔻提亲被拒之事,他猜想此事八层与宁财主有关,因为苏州城里没人不知道宁财主的恶名昭著……

  但是没有证据,那些人做事干净利落,怎么可能留下证据……但眼下不是调查的时机……豆蔻才是最重要的……

  豆蔻痴傻一般的被拖进酒窖后才反应过来,哇的一声扑到王程怀里嚎啕大哭……

  豆蔻和王程是青梅竹马,年龄只差了两岁,一同长大,一同上学堂,都是豆先觉一手教出来的,感情好得很……而且这个王程,心里一直很喜欢豆蔻,只是还没有表白……他对她向来谦和大度,豆蔻的小性子小脾气他一直都惯着,宝贝似的一直宠着她让着她……这些豆蔻不是不知道,但也只是一直拿他当兄长看待……

  王程心疼的扶着她的头发,拍着她的后背,任由她在他怀里哭泣,嘴里还念叨着“哭出来就好,哭出来就好……还好你还在,还好……”

  一边的微微也是止不住的哭泣……

  良久后,待豆蔻发泄的差不多了,王程才开口问她,“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豆蔻那红肿的眼睛,一点星光都没有,一潭死水般的怔怔的看着他,像是在看你,然而却没有聚焦,傻傻的摇头……

  “豆蔻,你听着,此事非同小可,他们的目标可能是你……所以,你不能让人看见你还活着,懂吗?”

  因为昨天夜里,他清楚的听见有刀枪互砍的厮杀声,隐约听到有人提到豆蔻的名字……但当时太混乱了,他不敢确定……但只要存在这种可能,他就不允许豆蔻再涉险……

  想到灾后现场,真是惨不忍睹……他翻遍废墟,都辨认不出谁是谁,心里默默的念着豆蔻的名字,一遍一遍发疯似地寻找……心里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心尖犹如被银针刺穿,揪揪的疼,疼得几乎无法呼吸……

  就在最绝望的档口,她俩就那么突兀的撞进他的视线里……整整担了一夜的心,此刻见到她方才落下……

  …………………………………………………………………………………………

  听王程说他们的目标可能是自己,她突然想起以前曾听人说过她,“生下来就是灾星,没多久就克死了娘亲……”

  灾星……

  是啊,一大家的人,就活了自己和微微,不是灾星是什么?

  “呵呵……灾星……我果然是灾星”

  看着突然发笑的豆蔻,王程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灾星,哈哈……灾星……我是灾星……哈哈……”

  “豆蔻……豆蔻……”

  看着那个平时嬉皮笑脸,调皮捣蛋,没事净整幺蛾子出来的女孩,突然痴痴傻傻的大笑,嘴里还念念有词儿的……心尖像是被人拿刀剜了一下,一时忍不住的给了她一巴掌……

  豆蔻一愣,又哇的哭了出来,王程又心疼的将她揽进怀里……

  “豆蔻,哭吧……哭吧……”

  “豆蔻,你听我说,你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今天哭过之后,就不要再哭了,记住这一天……我会帮你的,不会让先生枉死,不会让你一家枉死……”

  是啊,豆蔻怎么可能忘记这一天……

  这一天,原本是爹爹的生辰啊,她准备给他惊喜的啊……

  也就是这一天开始,她变了,寡言了,不笑了,心里多了血海深仇的同时,心,也随着家人,死了……

  在王程的帮助下,她们主仆身份对调……豆蔻乔装打扮成穷酸的书童,弄的丑丑黑黑的,而微微则扮成了赶考的文弱书生,毫不起眼……

  也只有这样,她们才能逃过此劫……

  豆蔻记得奶奶曾和她说过扬州有个姑姑,经营歌舞坊,她记得她的大名,豆茹芳……

  …………………………………………………………………………………………

  “当两个穷酸小子站在我面前说出我名字的时候,我也很诧异……但既然知道我的大名,肯定不是外人,于是我就收留了她们,后来才发现,豆蔻她……豆蔻小嘴紧的很,问什么也不说,微微听命于她,更是不敢开口……豆蔻这丫头整天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的,平时看不出丝毫的情绪,也只有在弹唱时才会显露出那么一点悲伤……我觉得事出有异,便差人去了趟苏州打探情况,但据说这是一桩悬案,毫无线索,更是没人敢提及,所以我所知有限……具体的事情,你还得亲自问她……”绿姑说完,也抹了抹眼角的泪……

  是啊,这种伤心的往事,谁提起来不心疼……

  绿姑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刘亦珅听得额头青筋都爆了出来,双拳紧握,骨节捏的都发白了,发出嘎吱吱的声音……满腔的愤恨无处发泄,只是呼呼喘气……

  同时也是满心的疼惜,小小的年纪,怎么背负了那么多?

  “难怪她对我这么若即若离,难怪她总是无故哭泣……她是在怕吗?她怕会连累我?”刘亦珅自嘲的喃喃自语……

  笑话,他要是相信这些,那还是21世纪社会主义国家培养出来的小军人吗?

  可惜,为什么不早点遇到她……

  仇,得报,但是眼下,他得安抚她,让她接受他……

  既然不能挽回她曾经的痛,曾经的噩梦,那就用现在的爱来一点点填补她吧,那个受伤的小精灵……只是,她会接受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