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咋就穿反了

第八章 初相见

我咋就穿反了 桃花扇上的叶 3024 2017-07-26 15:10:33

  心涟漪,情氤氲,在这虚妄的人世间,我想许你一如初见……

  那年初见,他15,她14……

  暖帐香阁内,淡淡的香薰味道,让人精神舒缓轻松,很容易就卸下防备……心,放空了……什么古代现代,什么男人女人,什么蕾丝基友,统统去他娘的……老子就是老子,老子就要活在当下,老子就要随心所欲,老子就得敢爱敢恨……

  嗯,这才是刘家大少,好样的!

  只见绿姑走进内阁……与里面的姑娘低语一番……

  刘亦珅不急不躁,耐心的等待……

  他没有特意的去听里面的人在说什么,忽略偶尔发出的奇怪声音,他只是将自己放空,只是静静的等待,因为他知道,里面的人值得等待……

  好久,好久……

  当火红身影后的一抹绿出现在他视线里时,他瞬间石化了……

  只见那抹绿的主人,一头乌发单用一个翠玉簪子高高挽起,由于刚刚出浴,那头乌发中透着浓郁的湿意……发髻两侧自然下垂的黑丝如巧克力般顺滑,细碎的刘海随意的别在耳后……一身淡绿色的纱裙,衬得皮肤愈加的白皙,那薄如蝉翼纱下依稀可见内里白色的束胸小衣,更是引人遐想……只是一瞥,已经惊艳无边……

  虽出身风尘,却没有沾染半点胭脂俗气,难得出落得如出水莲花般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额……人家不是风尘出身的好不好????…………

  待她走近,更给人一种呼吸困难之感……柳叶弯眉下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没有那些庸脂俗粉的楚楚可怜,却带着骨子里的傲气,眼角下方如有一枚褐色浅痣,丝毫没有影响她的美感,反尔增添了神秘的气息,娇挺的鼻子,彰显了她独立的个性,樱桃小口上那浅浅的一抹红晕,像娇艳欲滴的水仙,诱人至极……

  他没想到会在这种烟花之地遇见如此清明的她,你我从前是否遇见过?

  为什么眼前的绿衫姑娘会如此的熟悉……

  是前世过奈何桥时孟婆汤喝的太少?

  还是三生石旁你我留下的印象太深?

  为什么前世的记忆在今生还会有片段的残留?

  他描绘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是喜欢?是惊艳?是熟悉?

  不是的……不是的……

  在盯着眼前姑娘看了几秒后,突然一道闪电划过他的大脑,他知道了答案……

  那不就是曾经的自己嘛,是赵新一,有着十分相似的脸,难怪如此熟悉,感觉又如此怪异,唯一不同的只是眼角下多了一颗痣……

  原来少女时期的自己五官这么精致吗?

  原来少女时期的自己也可以这么有女人味吗?

  不管怎么想怎么说,古装的她非常的漂亮……

  那是怎样的一种美呢?

  淡然纯粹,不经过任何打磨,璞玉一般,令人心向往之……

  可是她的美为什么会如此的凄苦?

  她动人的眼眸里有种叫人摸不透的哀伤……

  不知不觉间,有种莫名的冲动在胸间流淌,他想去保护她,想要听她倾诉,那种感觉,是最初男人见到心仪女子的蠢蠢欲动,是他不曾有过的陌生感觉,却又如此美妙……

  看来赵新一不单单接受了刘亦珅的身份,接受了男人的事实,同时还接受了刘亦珅的身体!>o<

  他的灵魂和身体已经在慢慢的统一了……上帝啊,你是事先准备好了这个姑娘让他来练手泡妞吗?

  …………………………………………………………………………………………

  天呐……

  这是怎样的一种缘分?

  老天爷到底对我是怎么打算的?

  让他稀里糊涂的来到这个时代,迷迷糊糊中就变成了男人,而如今,又遇到了古代的少女时期的自己?……

  他知道了这个时代大多数人的命运和方向,却唯独不知道自己的!

  命运啊,不要再和我开玩笑了……

  但是他知道,在这个时代里,注定他与她会牵扯不清,因为命运的手已经撕扯成网,将他们牢牢的罩住,闯也闯不出去了……

  刘亦珅思想放空,根本就没有听到绿姑说了些什么,只知道有个红影飘了出去……

  他越想越不对,总觉得他们之间有点什么……

  难道我的灵魂和身体是分开穿越的?

  灵魂跑到了刘亦珅的身上,而身体却时空错乱的流落风尘跑到了瑶歌坊?

  不行,我得问个清楚,必须问!

  …………………………………………………………………………………………

  (我是刘亦珅与豆蔻的分割线)

  豆蔻在青纱帐前正抚琴清唱,突然一抹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落进了她的视线,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遇见这种人?

  为什么在万千身影中她独独会注意到他?

  他是那样的清新脱俗,尤其在这灯红酒绿的歌舞坊,显得那么的出尘不染……一身月白的长袍,清瘦高挑,玉树临风,犹如夜空中最亮的星……

  不知道是因为距离还是因为眼前的纱帐,他的面目看的并不是很真切,单单是身形和傲骨,已经叫她心如鹿撞……

  一曲唱罢后她只能用落荒而逃来形容,她有点期待,又有点害怕,这种莫名的恐慌全是因为遇到他……

  在经历家中变故后,如今的她心如死水……她觉得自己就是个灾星,是她害了一大家人,所以她远离尘世,远离一切……当绿姑让她出来献唱时,稍做考虑后就答应了,因为她已经不知道要如何自处,她要沉迷,要堕落,要麻醉自己,只有这样才能忘了梦中那血腥的事实……

  可是,她居然遇见了他,那个让她想要依靠的人,那个让她想化作小鸟飞奔到他怀里的人,可是她又害怕自己会连累他……

  …………………………………………………………………………………………

  (我是豆蔻与绿姑的分割线)

  绿姑看她慌乱的回房就知道她对他不同了,所以自作主张的带了刘亦珅来见她,有句话怎么讲来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是你的缘分就是你的,躲避是徒劳的……

  子遇避之,反促遇之……既来之则安之……

  经过这阵子的相处,她算是对豆蔻有了一定的了解,她是什么人物,什么没经历过,在她的眼里,豆蔻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单纯透明,很容易就读懂她的心思……

  她明白豆蔻的顾虑,所以趁着豆蔻沐浴时,给她讲了一堆大道理,因为也只有这时候豆蔻才不会拂袖而去……

  …………………………………………………………………………………………

  (我是绿姑与豆蔻的分割线)

  绿姑说了一大堆,但是只有一句话说进了她的心里,子遇避之,反促遇之!

  是呀,该来的总得来,既然躲不掉为什么还要躲呢?

  是想躲吗?还是……其实是想见见他的……

  想知道那样的身姿下是怎样的一张脸?

  是失望还是惊喜?

  哈哈,我们刘大少自然不会叫她失望,白皙的皮肤,俊美的五官,让人见了为之娇羞,眉心那颗红痣,使得那张俊美的脸多了几分妖娆,更是叫人见之不忘……

  为何如此熟悉的感觉?

  只是眼前的他痴痴的看着自己,豆蔻害羞的低下了头,只见一双薄底靴缓慢的向自己靠近……

  又近了……

  又近了……

  她闻到了他身上清新的味道,那么好闻,从来没有过的舒服,感受到他的鼻息缓缓喷在自己的颈间,酥酥痒痒的清流直击心尖最柔软的地方,她快不能呼吸了,他要干嘛?

  …………………………………………………………………………………………

  他能干嘛?

  刘亦珅只是想知道,眼前的这个姑娘是不是穿越过来的!难道是灵魂在指引着他找回自己的身体?难道一切都是注定好了的?

  于是,他在她耳边来了句很经典的台词,“天王盖地虎”……

  然后……不等看她的反应……迅速向后一跳……做好了各种被雷的准备……

  只是……一秒,两秒,三秒……

  只见伊人缓缓抬头,然后他发现,对面小美眉的眼神,就跟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自己,突然痴痴的笑了,嘴角勾起了浅浅的梨涡……

  那一笑,沉了鱼,落了雁,淹没了黄沙,截断了溪流……

  娘诶,原来笑都能这么有魅力?竟勾得他三魂不见了七魄……妈妈咪啊,他何曾有过这种体验?

  “公子言出为何?”

  软绵绵的话一出口,他的心啊肝啊就开始颤了,诶呀妈呀,南方小姑娘说话太酥了……但同时也知道了,眼前的女子不是曾经的自己……

  你傻啊,你的思想和灵魂在刘亦珅身上,即使眼前的身体是你赵新一的,难道思想也会分裂?

  那也不一定啊,有多少精神分裂的说……

  好吧……

  那动听犹如天籁般的嗓音绝对不是老子曾经有的,但她和老子是什么关系呢?

  我的祖先?我的太太太太奶奶?

  妈妈咪啊!

  不能胡思乱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