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我咋就穿反了

第七章 豆蔻姑娘

我咋就穿反了 桃花扇上的叶 2834 2017-07-26 14:47:53

  瑶歌坊是扬州最大的歌舞坊,是扬州男人们酒醉金迷风花雪月的港湾,里面的姑娘有卖艺的,也有卖身的……

  瑶歌坊的老板是一个叫绿姑的女人,三十来岁,生得妩媚动人,走路摇曳生风,说起话来柔媚入骨,绝对是混迹风尘的情场高手……

  绿姑身穿一件大红的外挂,内里紧致的小衣都是鲜红的,玲珑有致的身段,简直了……那就是怒放的牡丹啊……

  为啥叫绿姑?叫红姑才更配……

  当他们四个进到瑶歌坊内,绿姑眼尖的离老远就发现了他们,也不能怪绿姑眼神好,实在是他们四个也太抢眼了点,虽然身份各不相同,但都是年少英俊,虽然性格各不相同,但都才华横溢,在扬州,谁不认识他们……最最重要的是,他们各个都是大金主啊,哪个来的时候不是挥金如土……看见他们就是看见银子啊……

  “呦……什么风把您四位爷给请来了,刘大少爷,好久不见啊……”

  刘亦珅大手一挥,眼都不甩她一下,奔着楼上的包厢就走过去了,可见人家对这里是多么的熟悉啊……

  刘亦珅自己也纳闷,嚓,这个地方,怎么闭着眼睛都知道哪是哪呢……

  老子前世与这里得有多大的缘分……

  绿姑当然不会在意他的不理不睬,因为她知道,这位小爷肯定是被上面的那位吸引了……

  看他的眼神就知道啦……

  打这位刘大少一进门,眼睛就没离开过那里……

  …………………………………………………………………………………………

  是的,刘亦珅刚进到内堂里,就听到一股清音飘进耳中,在这嘈杂的大厅里,她的声音犹如一股清流,钻进他的心田,在他浑身每个角落都熨帖一遍,那么悠扬舒适,满心的暖啊,叫人精神为之一振……

  So,咱刘大少毫不犹豫的寻着声音而去……

  其他三只小兽在他耳边说什么他已经完全听不见了……

  暖香阁内……

  四个花季的少年都带着神魂颠倒的痴相聆听不远处的歌声……

  只可惜看不到歌者的模样……

  单是这嗓音,也够叫人醉了的……

  为啥看不到腻?

  当然不是因为瞎啦……

  红姑娘嘛,自然架子大,像她这样的巨星级的姑娘,更是有银子也难求真容……她都是在青纱后抚琴清唱,那天赖的嗓音,那朦胧的若隐若现的精美轮廓,已勾去了这些迷途男人的三魂七魄,若是再得见真容,那还了得……

  这也是绿姑的手段,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欲隐欲现才最有魅力,她大把白花花的银子砸在她身上,不就是为了赚更多的银子嘛……

  看着那青纱帐后若隐若现的脸庞,刘亦珅突然一股电流直击心间……突然有种老子是真男人的感觉了,因为此刻,他竟然对女人产生了兴趣……这是多大的转变啊,要知道最初他可是打着出来泡帅哥的心态出来玩的……

  诶呦不得了啊……人心还真是会变啊,成天老子老子的自居,潜意识里竟然把心性给扭转了?可怕……

  事实胜于雄辩啊……他活了15年了,不对,应该是18年……这还真是头一次对雌性生物产生了莫大的兴致……这种感觉很怪异,也很刺激……

  古代人啊,忒会玩,处处是陷阱,处处是诱惑啊……

  只是那若隐若现的小妮子……

  三生石旁奈何桥边,你我可曾见过?

  为何单单一个轮廓,就让人感觉如此熟悉?

  她是谁?

  会是谁?

  一曲唱罢有种意犹未尽之感,那绕梁的余音一直在刘亦珅的耳朵里厮磨着他……

  “老大…大…大…大………”

  突然被拽回现实来,看着眼前的三只怪兽……好吧,一个个在他面前瞪大双眼,张牙舞爪的不是怪兽是什么?

  “嚓,干啥?”略怒……

  “老大,你怎么了?”

  “怎么样,没骗你吧,没让你白来吧……”

  “她是…………?”略迷茫……

  “就是和你说的新来的姑娘,叫豆蔻……”

  “豆蔻?”略惊喜……

  豆蔻……

  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

  好个豆蔻年华的豆蔻啊……

  在刘亦珅呆愣出神之际,绿姑人未到声先到的婀娜如细风般飘进暖香阁……

  “四位公子,感觉如何啊?”

  绿姑知道,这包厢里的四位小爷,她一个也惹不起,待豆蔻曲罢立马就进来巴结……其实她一直就等在包厢外,察看他们的反应……

  她看到刘亦珅呆看豆蔻起身离去的眼神,就知道他注定被她吃定了……

  为啥绿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刘亦珅身上呢?

  第一,她知道他们三个以他马首是瞻,这个刘亦珅年龄虽然不大,他们却对他惟命是从,几乎到了崇拜的地步……

  第二,她们这一行最注重的就是穿衣打扮,她知道刘家经营的绫罗绸缎分上中下几大等级,想要优品上品却想省银子……嗯……你知道的……而且亦珅堂的面膜,简直了,太抢手了,现在是一膜难求啊……

  第三,也是最最主要的,她不瞎,他们四个虽然都是风流俊雅的人物,但是唯有他,才可能入得了豆蔻的法眼……

  ……………………………………………………………………………………

  当绿姑第一眼看见豆蔻的时候,她就知道她不同于别的姑娘,她特立独行,桀骜不驯,非常有自己的见解,本是出身书香名门,但是由于家中突变,才带着她的贴身丫鬟微微委曲求全来到绿姑这——这个算是她远房姑姑的地盘,以求个安身之地……

  她本不想抛头露脸的出来卖唱,只想让绿姑给她找个差事可以安身,但是绿姑是什么人物?怎么能放过这天生尤物,好说歹说的劝动了这位小姑奶奶……

  但是,条件有三……

  第一,她豆蔻不属于瑶歌坊,本是自由身,不存在买与卖,只是在这抚琴演唱,算是换取她和微微的一日三餐及居住的资本……

  第二,要绝对保护她豆蔻的隐私,不能把她的身世说给任何人知道,对外可以宣称是瑶歌坊来的新人,但是绝不接客……

  第三,要是遇到自己心仪之人可以随时走人,不可强求……

  绿姑只要她答应出道,条件还不都是任她开……

  那时绿姑看着年纪虽小但是眼神坚毅无比的小娇娃,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如果她像她这般大时能有如此主见,也不至于到如今还孤身一人……

  不禁对她多了几分怜惜,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绿姑的身世其实也挺可怜的,是啊,风尘女子哪个不可怜呢?

  坊里的姑娘们都是同她一样的可怜女子,她能拯救一个是一个……

  当时她一女子孤身在扬州城闯荡,身边也没有一个亲人可以相助,她不过是靠着她的容貌和手段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好歹眼前的小姑娘也算是她的亲戚,她非常贴心的给了她一笔不菲的安置费,但是豆蔻只是让微微简单地收了,波澜不惊,因为从家变的那一刻起,她心如死水,从那个调皮捣蛋,整天寻思鼓捣人的爱笑的小丫头变成了沉默寡言,心如止水不苟言笑的沉默少女……当然,钱财这些身外之物她早就看得云淡风轻了……

  绿姑看着她脸上写着与年龄不符的淡然孤寂,心里不禁一疼,不由得想好好保护眼下这个唯一的亲人……

  …………………………………………………………………………………………

  她在包厢外面,一面观察着豆蔻抚琴清唱,一面琢磨着里面四位爷的耐人寻味的表情……

  除了刘亦珅外,那三位爷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就连一向冷静淡定的熊代云熊大少爷都免不了痴痴傻傻……

  但是刘亦珅的表情非常的与众不同,耐人寻味,那是一种惊天霹雳后的诧异,一种风云雷动后的淡定,波澜不惊后的迷茫,又有种风雨彩虹后的惊喜……

  她往往洞穿一切的眼睛,读懂了豆蔻转身离去时的小慌乱,却越来越读不懂他……

  于是……

  绿姑婀娜的来到刘亦珅的身边,与四人寒暄后,在他头侧耳语,“要不要见她,想见她就随我来……”

  她这是一种成全,也是一种拉拢……

  刘大少着了魔般,不顾后面三只小兽的嘶吼,只是摆摆手,毫不犹豫的尾随绿姑而去……

  悬乎不?帅哥都不理了,奏耐美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