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甜妻有毒:首席请入瓮

第48章 失去左腿的女鬼(3)

甜妻有毒:首席请入瓮 沈薄荷 3430 2016-06-11 13:02:03

  “舅舅,要是今晚蕾蕾还不回家,我会向黑道上混的人问问。”

祁尧丞挂了电话之后,神情就有些变了。

“怎么了?”我担心的问,“你舅舅跟你说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没事。”祁尧丞正要把手机放回口袋,陌雅西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喂?”他看着眼前的女人,竟有些不情愿接,可……他还是接了电话。

“老公,怎么还不上来?”陌雅西的声音有些颤抖和无助,“护士要带我去做脑电治疗,我不想去,我不想靠那些仪器过日子。”

“我们已经分手了。”祁尧丞叹了一口气,“往后别再这么叫我。”

“我反悔了老公。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去美国那么远拍戏了,我会让吉姆给我接在S城的通告,你别不要我。呜呜呜,我们复合好不好……”陌雅西的哭声让祁尧丞心软了不少。

“我知道了。”祁尧丞挂了电话,陌雅西虽说了要和他复合,可他为什么没有兴奋感?

是拜眼前这个女人所赐,还是他对陌雅西的感情淡了?

“我去一趟精神科。”祁尧丞拉了拉我的手,问,“你要跟着去吗?”

“是去见你的前女友?”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好心问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去。

“是,你等一会儿就在病房门口等我。”祁尧丞向罗薇薇告辞,带着我坐电梯。

电梯里人太多,我一下子被挤到了祁尧丞的怀里。

“大叔,你别挤了。”我转身抱怨的看了身后的大叔一眼,他一直用力推挤我,好像恨不得把我推出电梯似的。

“不好意思,后面的人推我,我也不想的。”大叔也没有办法,地方就这么大一点,后面的人推上来,他也没地方躲啊。

祁尧丞破天荒地将我搂进他的怀里,还说,“人家大叔也是一片好心。”

“额?”什么意思?

“啊!”电梯里有人痛苦吟叫。

我听见声音又本能地转过身,却看见祁尧丞正抓着一名男子的手,那男子表情害怕极了。

“祁尧丞,你抓着人家的手干嘛,你还不快点放手。”我正要替祁尧丞鲁莽无理的行为向男子道歉,就听见祁尧丞威严的声音从他的喉咙里出来。

“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我祁尧丞的人都敢动。信不信我让你一辈子都踏不进S市。”

“哦,是祁总啊。对不起,对不起,是这位小姐太漂亮了,我情不自禁……”男子没想到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祁尧丞,完了完了,这下真完蛋了,惹了S市最大的一只老虎。

可他这一次不是摸老虎的屁股,只是摸了摸母老虎的屁股而已啊,不值啊!

“我现在只想把你这只玷污她屁股的手给剁下来扔海里喂鲨鱼。”祁尧丞君王气质指数爆表。

“祁总,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妻子要生了,你饶了我们家吧,我们家还靠我养家糊口呢。”男子这不是长时间没有夫妻生活,一时之间犯了错,罪不至死啊。

本就拥挤的电梯加上现在的高压气氛,更让人喘不上气来。

“你摸我屁股了?我还以为是谁不小心撞了我一下,奶奶的。”我才算听明白了,光天化日之下,你个色胆包天的臭男人竟然亵渎我陌闫朦的……屁股!

“祁总,饶了他吧。”

“祁总,从他媳妇那里摸回来,嘿嘿。”

“这祁总的小秘书确实不一样啊,搁在古代算不算第五大千古美人儿。”

在大家起哄的纷纷议论声中,电梯门开了。

“放我下来,我跟他没完!死男人,臭男人,不要脸,什么玩意儿!我要往死里踹他的爆爆蛋。”祁尧丞扛起比他火气还要大的女人,踏出了电梯门。

“人家媳妇要生了,看他穿得穷酸样,反正他也没有摸到你,小事化了吧。”他不见了刚才的怒火,说话十分平静。

“那我怎么感觉有人碰我屁股?”难道是我感觉出错了?

“我替他摸的。”他回答说。

“……”我不省人事的晕一秒钟。

“在门口等我,我进去五分钟就出来。”我看了一眼,他前女友肯定很有钱,不然怎么会住在单人套间病房呢。

“快点啊,秦龙都指不定会冒出来。”我恋恋不舍地看着他。

“屁话真多。”他开门而入,门没关紧,只紧密地虚掩。

要不要偷听他们谈话?算了,太缺德了。

三个月不见,祁尧丞看见陌雅西还是莫名的心疼。她就像一个忧郁的公主,让他忍不住想把自己的温暖送给她。

“你是傻瓜吗?怎么不让保镖在门口守着你,万一粉丝进来,你怎么办?”他教训道。

陌雅西听了他的话,却暖暖的哭了。

“是我语气重了。”他率先道歉。

“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陌雅西抹了一把眼泪,“我不在乎,只要你现在和她断绝关系,我可以和你重新开始。往后,你不愿意我飞出国我就呆在S市。我想明白了,女人还是有个家最可靠,我们去领证结婚吧,我们再生个娃娃,我就在家相夫教子,做全职的祁太太。”

如果是以前,祁尧丞听工作狂陌雅西说这一番话,他会毫无犹豫地从口袋里掏出准备了多次的钻戒求婚,可是……他退缩了。

病房里的声音有些熟悉,怎么那么像陌雅西的声音?不,怎么可能呢。

原谅我忍不住缺德的听他们谈话。

“我会看着安排,你好好养病,我先走了。”祁尧丞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陌雅西。

“一个拥抱,一个Kiss都不给我,你变了。”陌雅西没想到自己的求婚被他给无视了,就这么不想看见她吗?她连心爱的演员职业都可以不要了,他难道不感动吗?

“想吃什么吗?”他看了看陌雅西露出来的半截小腿,“看你又瘦了,剧组都不给你吃饭吗?

“只想吃你做的东西,别人做的,我吃不了多少。”陌雅西总算开心的笑了,祁尧丞还是关心她,在乎她的。

“老公,我要是没有你,一定会活活饿死的。”陌雅西又补了一句,她从病床上下来,环住了祁尧丞的腰身,闭上眼靠在他的胸膛上,“我做梦都想这么抱着你,太好了,你现在又回来了。”

可恶,你们都分手了,凭什么要祁尧丞给你做厨子!他做的东西只有我能吃,你给我弹开!

“好,我回去给你做。”祁尧丞拍了拍陌雅西的后背。

祁尧丞竟然答应她了!给我玩什么藕断丝连,难舍难分!

“啊!鬼!”我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这是……刚才死掉的那个失去左腿的女孩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可怜她,我没了一半的害怕。她凑近我的耳朵里,把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我。

“丁奎?中国酒业协会调酒师?”我又念叨了一遍,这只女鬼说他还杀了很多女人。

“说什么呢?”祁尧丞打开病房门的时候,看见女人若有所思,心不在焉地动着嘴巴,开着玩笑说,“不会真得了精神病吧?”

“祁尧丞,我有重要的事情想告诉你。”我愁着两眉,苦着一张脸,颤抖着唇,作悲伤状。

“说吧,这么凄凄惨惨戚戚干嘛!”他受不了这么神经兮兮的女人。

“你别哭出来,这件事情,我很伤心,我也很遗憾。我伤心你的伤心,遗憾你所失去的。”我又拍了拍我的肩头,郑重其事道,“有我在,肩膀借给你,你想怎么哭就怎么哭。”

“陌闫朦,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什么时候改行做演员了?”这女人不是缺一根筋,是没筋吧。

“祁尧丞,你是个男子汉,你一定要挺住。”祁尧丞,为什么我有一种悲伤到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你的心情,我真的很害怕你难过。

“神经病,懒得理你。”他以为女人是在玩儿。

“你表妹死了,我看见她了。她好像没脸见你,看见你她就消失了。”我恢复正常地说,“你也别太难过了,赶紧想想怎么跟你舅舅说吧。”

“哦,对了,杀人凶手是个叫丁奎的人,就是刚才我们见到的那个人。”我又想起什么事,急忙告诉祁尧丞。

“祁总,您看见罗薇薇小姐了吗?”赵医生跑了过来,喘息了一口气说,“本来罗小姐是要去抽血的,可是只看见了罗薇薇小姐的包和里面的东西洒了一地,我担心就连忙上来问问。”

“薇薇不见了!糟了!”祁尧丞听见赵医生的话,急忙打电话,“T穆,帮我查查一个叫做丁奎的男人,身高大约一米七八,长相一般偏上,年龄三十到三十五岁之间。”

“欧鳞旭,薇薇可能有生命危险,我要你马上问问你黑道上的朋友,一个……”祁尧丞又拨通了欧鳞旭的电话号码。

“何蕾说他的名片上写着中国酒业协会调酒师。”我急忙补充道。

“查查中国酒业协会调酒师丁奎,赶紧的!”祁尧丞跟欧鳞旭一说完就挂掉了电话,快步往电梯口走去。

只是电梯还在往上升,他等的烦躁,往楼梯口跑了下去。

“祁尧丞,你别着急,啊……”我走得急,不小心扭到了脚,一屁股跌在了台阶上。

我真是恨死我自己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么关键的时候帮不上忙也就算了,还给他扯后腿。

“别管我,你先去救人吧!”我见祁尧丞回头看我,连忙说道。

“那个男人就喜欢找漂亮的女人下手,我可不想救不回薇薇,还把你给搭进去了。”他又跑了上来,在我面前蹲下,“我背你,你上来吧。”

我飘飘欲仙了。

“祁尧丞,谢谢你。”我圈着他的脖子,慢慢爬上了他的后背。

在他背后,我偷偷笑得合不拢嘴。

“恩。”他淡淡的应和了我一声。

奇怪,背着我还感觉他健步如飞,他的体格一级棒。

“祁尧丞,你要娶你前女友啊?”不行,我还是想问问。

“有事?”他敷衍反问。

“我就是随便问问。”只是他不否认的态度真是让我不爽。

“爱上我,你只会受伤。”

他却好像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似的。

“谁爱上你了,搞笑。”我不想再说话了,有一种被一层一层剥开的感觉。

我早说过,祁尧丞是不可触摸的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