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甜妻有毒:首席请入瓮

第42章 陌家撕逼大战(2)

甜妻有毒:首席请入瓮 沈薄荷 2710 2016-06-06 17:17:07

  我把头撇向窗外,嘴角却挂起一抹难以言语的笑。嘿嘿嘿,男神没有女朋友,他亲口告诉我的。嘘,不能让男神发现我在窃喜。

“喂?”穆烈的手机亮了起来,他按了一下蓝牙耳机接听,“祁总,我送陌小姐回家,会尽快赶回来。”

祁尧丞坐在电脑椅上,打了个转儿,困惑道,“哪个陌小姐?”

“陌闫朦小姐。”穆烈看了一眼将视线往外看的陌闫朦,回答道。

“快点回来。”祁尧丞说完就挂了电话,猛地一摔手边的鼠标,这个女人,这么快就对T穆投怀送抱了。岂有此理,这个没有男人活不下去的劣女!

“啊!”我拽了拽安全带。

“怎么了?”穆烈被突然的惊叫吓得右转方向盘,猛踩煞车。

“有人撞上来了。”我指着车的前挡风玻璃说道。

“不可能啊。”穆烈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查看。可他在车的四周走了两次,甚至连车底下都看了,就是没有女人口中所说被撞到的人。

“陌小姐,没人啊,不信你下来看看。”穆烈敲了敲我这边的车窗玻璃,神情有些凝重。

“真的有人撞上来了。”我紧贴着座椅,蜷缩成一团,“他的脸直接铺在了车玻璃上面,他的脸比番茄酱还红灿灿的……”

“真的没人。”穆烈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猜测道,“可能你没睡醒,看错了吧。”

“或许吧。”我伸头又看了一次,可能我真看错了,“算了,穆烈快上车,我急着回家。”

穆烈上了车,他询问我,“我听会儿交通广播,你介意吗?”

我直摇头,“我怎么会介意,你送我回家,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

“提醒广大路上的朋友,市中心路段一辆大货车追尾一辆面包车,面包车车内男司机当场死亡,希望广大路友文明开车,注意行车安全……”交通广播里男主播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我想,我应该是碰见了刚死不久的面包车司机。

我转头看向穆烈,脑子里想:不知道触碰他会不会我就看不见鬼了。

这么想着,我的左手手指就触碰到他的右臂。

“嗯?”他转过头来看我,又纳闷的看着被我戳着的手臂,“你戳着我的肉是测试它的弹性吗?”

我摇头,甜甜地说,“在我的心里,你的皮肉不用触碰就很有弹性。”

“你说话真好玩。”穆烈轻笑了一声,专心开车。

呼,刚才我余光瞄到了秦龙都,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后座。

一,二,三!

我闭着眼睛转头,心里祈祷了几秒钟,好了,见证奇迹的时刻……

秦龙都坐在后座侧着头对我笑,好像在对我说,这辈子你都别想摆脱我。

晴天霹雳!男神不是护身符,更不是我的护鬼体。

我悻悻收手,为什么是这样?难道注定了我和祁尧丞要凑一对?不不不,我怎么能亏待自己,成全祁尧丞的私欲呢!他明明喜欢的我紧,还非对我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切,我才不会上当呢!

“穆烈,你相信世界上有鬼,相信世界上有人有阴阳眼吗?”先给男神打一剂预防针。

“鬼神之说,荒诞之言,不足以信。”穆烈想都不想就回答了我的话,而后又一本正经地说,“若真有人能看见鬼,那这种人估计脑子也不正常。”

……

“我家到了。”我指了指我家的房子,此时恨不得赶紧跳下车去,免得被他误会我是个脑子不正常的人。

“我还有事,就不进去拜访伯父伯母了。”穆烈略微低头,通过副驾驶的车窗看疾走的女人,说道。

“恩恩,再见。”我小跑起来,头也不回,只伸手跟他拜别。

穆烈看了一眼跑得飞快的女人,暗笑,腿长的女孩子走路速度就是快。

“鬼?阴阳眼?”穆烈将车掉头,又开始认真思考刚才女人问他的问题。

“我本来就说,小三能扶正,魔鬼就能长出天使的翅膀。欧罗娜,你以为你长出天使的翅膀,你就是天使了吗?好端端的,我的张妈妈怎么可能会想走!是不是你搞的鬼!”我还没有进家门,嘴巴就开始喋喋不休的工作了。

我猛的一踹门,看着欧罗娜又接着骂道,“欧罗娜,你给你的儿子积点德吧。”

“陌小姐,你的手机落在我的车里了。”穆烈站在门口,举着我的手机,表情有些窘迫。

我一定是被下诅咒了:男神,你为什么要挑这种时候进来?

“陌闫朦,你昨晚在这个男人家过夜了?啧啧。”欧罗娜上下撇着穆烈,“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个男孩子,怎么就看上了你。”

“罗娜,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陌上冀推了推欧罗娜,“说不定他是朦朦的男朋友,你这也太让人家难堪了。”

“欧罗娜,你大便吃多了,嘴巴这么臭!”我走到穆烈的跟前,把他护在我的身后,“穆烈,你快点走吧,这女人的嘴巴可缺德了。”

“叔叔,阿姨,初次见面,我是穆烈。还有阿姨,陌小姐要是能看上我,那真是我的荣幸。我还有事,先告辞了,改日再登门拜访。”穆烈走到女人的身前,对着欧罗娜和陌上冀礼貌道。

我好像坠入了爱河,无法自拔,对男神就像有露丝和杰克那种“你跳,我就跳”的爱情。

……

“宝贝儿,乖乖的说。”丁奎咬着何蕾的耳垂,拨通了何蕾手机通讯录里的一个电话号码。

他手里锋利的斧子正划刮着她细白的左腿。

“爸……”何蕾两眼充血的盯着丁奎手里锋利的斧子,吓得声音都在发抖。

市长一接听到何蕾的电话,松了一大口气,“蕾蕾,你又上哪里调皮去了,还不赶紧滚回家来看书。”

“爸,我去国外了,这几天都不回家。爸,我被……爸……”何蕾照着丁奎的意思说了几句话,可她想侥幸再说两句,却被他眼疾手快的挂了电话。

“何蕾宝贝儿,你不乖,对不乖的宝贝儿是要惩罚的。”丁奎举起右手的斧子,朝着何蕾的左腿砍了下去,就像屠夫砍肉一样,熟练,精准。

刹那之间,何蕾的左腿血肉模糊,左腿从她的肢体上掉了下来。

何蕾的尖叫让丁奎异常兴奋,他望着源源不断的血从截断处飚溅出来,笑得尤其绚烂。

早已经准备好的盆接着她的血液,他伸出手指抹了一滴,伸入自己的舌尖,赞美道,“比其他女人的血味道更美味,本来我的猎物是白艺兰,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

“你尝尝。”丁奎又沾了一滴何蕾的血,强行撬开她紧闭的嘴唇,手指探了进去,“你的血,美味的让人上瘾,我再来一两滴吧。”

“魔鬼,魔鬼——”撕心裂肺的喊声之后,何蕾痛得晕死了过去。

“舅舅,知道了。”祁尧丞挂断了市长打来的电话,好在何蕾打电话报平安了。

“喂,T穆,你不用来了。还有,把陌闫朦给我带回来,她穿走了我的衬衣。你跟她说,要是半个小时我看不见她人,我就去警察局告她偷窃!”祁尧丞不给穆烈回应的时间,径自挂掉了电话。

我像一朵含苞怒放的花儿仰望着男神这颗炙热的大太阳。

“祁总说,你偷他的衬衣,让你半个小时回去,不然就报警。”穆烈看着我,道。

我刚才还告诉男神这衣服是我自己买的。

我现在就像一朵还没盛开就阉掉了的花儿。祁尧丞! 我就知道他不是省油的灯!

“穆烈,你听我解释,我就是怕你误会我才骗你,我……”我跳进两条黄河也洗不清了。

“陌小姐,你不用和我解释的。”穆烈笑了笑。

“呵,我就要让T穆误会你。”祁尧丞翻滚着手机,自言自语道,“陌闫朦,现在我单身了,我倒是要和T穆比比。要知道这世上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够越过我,看向别的男人的。”

陌雅西吃了药之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祁尧丞的电话。她想告诉他,她后悔了,她想挽回她们思念的感情。

祁尧丞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关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